• 圣诞快乐,劳什子先生 - [强迫症]

    2010-12-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92514333.html

      一过节事情就来了。

      眼下全球人民都在筹备一个巨大的生日趴踢,为一个从来没有到场的人,可能也永远不到场的人(后者我不确定,当我没说)。

      所以,这个生趴的主题要怎么定呢?

      “嘿,请带走我的信用卡并刷爆它因为我感到快乐”心理治疗后恢复期派对?

      “24+25+26到底会拆分成几个素数”全球数学家联合会议?

      或者

      “我都没有找你要糖我都没有找你要粉红色的兔子我都没有要找你火鸡南瓜饼甚至随便什么的”傲娇者同盟高层论坛?

      这些玩意总让我想起“伟大先知扎昆的第二次降临”教派,他们是多么的高雅、尊贵、从容啊,他们拒绝接受任何无情的大笑声浪,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先知只剩下八分钟了!

      随便吧。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贴一篇旧文,不过以前一直没贴过,所以现在贴出来也算应景:

     


      节日黑帮

      “别轻举妄动,我们只要钱”,当背后那个冷酷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正在本市最大的Mall里闲逛。

      那是12月24日的下午,一个全世界人民都High到不知所谓的温暖日子。之前我的朋友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一年中有两个日子,你必须要把卡刷爆才敢回家,一个是2月14日,一个是12月24日。我听从了他的劝告,可我没想到在商场里也会被打劫。

      我试探着看了看周围,一些戴着红帽子的人不怀好意地看着我,50米开外坐在收银台里面的那个家伙假装不知道这儿发生的一切,却挺直了身子听着这边的动静。冷酷的声音继续说:“往前走,走到收银台那儿,把你的卡递给她。”

      “我想你们找错人了,我不如你们想象中那么有钱。”

      冷酷的声音轻蔑地笑了一声:“少来这套,乖乖把你的钱交出来吧,我们彼此都可以有快乐的一天。”

      “我真的没什么钱,前些天一伙穿黑衣服、提南瓜灯的人才打劫过我。你知道,再过几天,那些在广场上放倒数彩灯的人的钱也是必须要给的。”

      “什么?倒数的那帮人现在就开始伸手了?”

      “我有什么办法?你难道没看见他们已经开始布置2009的数字符号了?嗯,你们不是一伙的?”

      冷酷的声音有点犹豫:“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一伙的,但我们又不完全是一伙的。你对我们了解多少?”

      作为一个长期的受害人,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这伙人以红、绿、白三色为标准色,以尖顶绒球帽子和红色外套为制服,白色假胡须只有部分人佩戴,不清楚其是否具有等级含义。他们的精神领袖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据说在芬兰遥控着这一切,而另一些证据则表明他住在小亚细亚、北极、丹麦、瑞典、挪威、冰岛或者格陵兰岛,连中情局也不知道他的确切藏身之处。一年里的大多数时候,他们隐忍不发,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12月24、25、26日这三天是他们的大日子,他们会从商场、餐馆、酒吧、广场、学校、街头等等所有你想得到的地方集体冒出来,让全世界陷入一片红色毛绒的恐慌当中。

      这是一帮最冷酷的凶徒,和之前我提到的那些穿黑衣服、提南瓜灯的人以及过几天将会出现的、喜欢在广场从10数到0的狂热者相比,他们都是最职业的、最有组织的。

      我战战兢兢地说完我的了解,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想冒犯你,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状况,我前些天甚至还被一帮喜欢吃火鸡的人威胁过。”

      “这我倒没有想到,那伙人现在也坐大了?那我们要更快才行。说吧,你愿意付出多少?”

      我觉得我开始掌握主动了:“我可不可以只买一些卡片?”

      冷酷的声音顿时愤怒起来:“卡片?你就只买卡片?你知不知道我们每年要砍伐750万棵针叶类乔木?这些树你都可以买回去放在你庸俗不堪的客厅里,而现在你就只买几张卡片?一棵树可以制造4000张卡片,剩下3900多张我卖给谁?”

      我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了:“那,我买点装饰品,像冬青环或者槲寄生枝条什么的?”

      冷酷的声音有点不耐烦了:“老兄,你我知根知底,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你在这层楼算你运气好,要是在楼上,1888元一位的套餐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你坐在那张一点都不舒服的椅子里,让服务员一小勺一小勺为你们分菜,直到所有的菜都凉到和室温一样。”

      他的话也对。“那我有什么选择?”

      “你应该选择一些有品质的。你想想看,两千多年前的今天,三位东方圣人送的什么礼物?”

      “乳香?没药?”

      “错了,这两样已经不再流行了,但黄金依然可以在周大福那里买到。我想你女友一定会欣赏你的选择。”

      “我已经买过了,上个月我们过生日。”

      “那香水呢?我们有各种香型,保证让今天晚上成为你最难忘的一个夜晚。”

      “今天已经让我很难忘了。对不起,香水我要留到2月份买,那也不远了。”

      冷酷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绝望了:“你难道就不想看场电影或者歌舞剧,我知道你平时看了会呕吐,但在今天你宁愿相信那真的是合家欢喜剧。我们还有彩条、喷雾、花环、塑料球和五角星、姜饼、糖棍、福娃……哦,对不起,福娃是另一伙人的。这些你难道都不愿意买一点吗?”

      我最终屈服了,买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随着我签下自己的名字,冷酷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我想我们合作得很愉快,你知道这是我们都逃不掉的规律。就算你有坚定的信念,捏紧了你的钱包蹲在家里,最后你还是不得不花上几块钱去发短信,假装自己很关心别人快不快乐。好了,我们明年再见。”

      冷酷的声音消失了,我只看见收银台里的那个家伙摆出一副仪式性的微笑:“祝您圣诞快乐!您需要办一张贵宾卡吗?消费800元就可以获得积分……”

      我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算了。”

    分享到:

    评论

  • 偶平平看过这篇啊,你明显发过一次吧?去年?前年?偶是蓬蓬嚓
    回复蓬蓬嚓说:
    我擦,你原地满血复活了?
    2011-01-21 02:19:34
  • 所有的节日都该死
  • 哈哈哈,太有趣了。今年我只被打劫了一顿烤肉。
  • 你的文总是这么有范儿。(我换了个浏览器上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