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乐是什么时候离我而去的? - [逻辑帝]

    2010-12-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86811894.html

      今天下午,我在家听了一下午的歌,《黑梦》和《红旗下的蛋》。广东话叫做“听出耳油”,基本上就是这个状态。这两张专辑我听了十多年,也会永远地听下去。
      按照我的分类法来说,前者是自我的,后者是社会的;前者是内观,后者是外视;前者是阴郁,后者是愤怒;前者是疏离,后者是聚众;前者是呢喃,后者是呐喊;前者是哲人,后者是领袖。它们/他们怎会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呢,同时出现在那个激越的年代?
      这只是我的个人趣味,绝没有评判高下的意思。魔岩三杰中的张何我也非常喜欢,黑豹、唐朝等等也还不错,但终究比不上我心中的这两张启示录式的专辑。
      我感谢天下所有的摩西。如同我的电影阅历一样,我对音乐的了解也是有人带我入门。那时候,我正在青春躁动期,对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充满了愤怒感(当然,这个毛病到现在也没有改好过),我的一个同学扔给我听了《黑》、《红》,然后可以想象,我就沦陷了。
      我们当然到处去寻找秘密的打口带窝点(md,居然在搜狗输入法里“打口碟”是固定词组,而“打口带”不是),也曾被正义的警察叔叔连窝端过,也曾为了买齐三杰的磁带而存了很久的钱(8块钱一盒啊,3盒要24块!),也曾扒过蔚华解说的介绍国外摇滚乐队的合辑(都不知道翻录过多少手了,那磁粉用手指都能抹下来,白噪音比歌声还要大)。毕业后,他跟着一帮朋友拿着吉他去了北京,一年后就回来了,我没问他,想来那个年代的故事都是一样的。他现在在做鱿鱼零食制品的生意,好像生意不错,他结婚的时候我送了一张Wish you were here给他,此后再也没有聊过这些话题。
      回忆这些琐碎的事儿挺无聊的,我想知道的是,到底音乐是怎样进入我的生活的。但更重要的是,音乐是什么时候离我而去的?
      K房这东西,我不喜欢。K房里大多是流行歌,我喜欢的类似于《黑》、《红》这样的歌极少,每次去唱K都唱这个,我自己都要吐了。流行歌我其实也都听过,但坏在根本记不住,也完全没有欲望去买下它们来听。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
      现在流行的另外一种音乐,是民谣歌手或者地下乐队。他们带着吉他游走天下,他们歌唱生活、爱情、朋友、城市和乡村以及大自然。我尊敬他们,但我依然抓不住他们,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记不住他们样子,记不住他们旋律和歌词。我听过,觉得还不错,然后我就忘了他们。我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音乐。像我敬爱的老湿,他每天在办公室里放的那些古典音乐,我当然是高山仰止,他一定从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我从我的音乐里得到了什么呢?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仿佛觉得有条什么界限可以把我喜欢和不喜欢的音乐分隔开来。
      我喜欢的是思考者,而不是咏叹者;我喜欢的是批判者,而不是赞美者;我喜欢的是思想,而不是情绪;我喜欢的是乖戾,而不是和合;我喜欢的是撕裂,而不是治愈;我喜欢的是悲剧,而不是喜剧;我喜欢的是一个人在夜里听,而不是和一群人合唱。
      I`m an alien,I`m a legal alien,差不多就是这样。他们需要听众,而我只需要自己,我宁肯买张碟自己在家听,也不愿去现场。为此我有意无意地让自己错过了农夫、林狗、怒放,甚至窦唯。我居然错过了窦唯,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难道不是应该去对他打一声招呼,我难道不是应该激动地告诉他,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我是如何地热爱并崇拜他吗?
      当然不应该。我不需要偶像,他不需要粉丝。我可以为他写,那帮不上他什么忙,他也不会看到,那只是属于我的愤怒。我不想见到他,他需要安静地呆着,我也需要。
      你改变了我,你不需要知道。

     

      P.S:顺便推荐一张奇怪的专辑,金武林的《严肃音乐》。当年我的这盒磁带放在同学的随身听里,他搞丢了,说:“金城武?金城武的磁带有什么好保留的?”这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网上搜到的。奇怪的音乐,真正的诗/歌。

      啊哦,大巴的上传功能故障,以后再传吧。

    分享到:

    评论

  • 我跟你一样,感谢天下所有的摩西。
  • 陈老师这篇很好,难得见你这么抒发
  • 第一次和您说话,阅读您的博客和《新周刊》上的文章好几年了,最近在新浪微博里关注了您(我叫惬听疯吟,您不需要关注我),您总是在不同的领域给我完全不一样的惊喜,您太狠了!
    您不需要粉丝(这就是您不愿被认证的原因吧),您需要安静地呆着,您改变了我,您不需要知道。。。但还是忍不住和您说句话,感谢您和您的文字!
    回复惬听疯吟说:
    您太客气了。。。。
    2010-12-08 17:51:39
  • 妈的,会死人的。
  • 看得好想哭
  • 你龟儿才是排比帝。

    那些错过的理由,我和你一样。所以当年罗大佑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深圳我都没去。有富朋友一次过买了十几张呼朋引类去看,我却把票让给了一个艳羡的穷朋友。富朋友很奇怪,我答他,如果罗大佑给我唱堂会,我可能会看。
  • 陈老师为何最近如此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