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谁 - [强迫症]

    2010-12-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86619452.html

      今晚(抱歉,我对晚上的定义和你们不同)所作的事情也就是把《失落的秘符》搞定,把《巨流河》开了个头。然后呢,我就来博客上逛逛,一不小心就换了个模板,重新调了一下配色,到处找找有没有合适的统计挂件,最后敲定了feedjit,然后又调了一下。最后是,整理了一下链接。
      删了很多友情链接,有的是因为链接失效了,服务商挂掉了,有的则是他们再也没有耐心写了,而我想想我自己,似乎也没有耐心看了。
      这个博客写了5年,最开初是被朋友强迫,那正是博客风生水起的年代。我其实一点也没有记录心路历程的欲望,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必要告诉别人。我经历过论坛的年代,对拍砖(居然这么古老的词汇我还记得)也没什么兴趣了,什么大虾、斑竹之类都是浮云。我还一直坚持认为沟通永远是不可能的,语言永远是不可能表达想法的——别相信摩托罗拉的广告语“沟通无极限”,那是骗人的。大先生的一句话一直对我影响重大:“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所以,在我这么一个顽固自我禁言的人手里,这博客一直写得磕磕绊绊。我居然写了5年,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不知道哪一年,我突然发现博客的一个用处:既然我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要依靠汉字来吃饭了,那么不停地写汉字是会对我有一些帮助的。它的确起到了一些作用,让我尝试了一些新的语感和说话方式。所以说,人类在放松状态下做的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往往就是最大的意义。
      我的朋友们呢?我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写博客,但似乎他们渐渐都放弃了,而我也似乎渐渐没有了了解他们博客的兴趣。这话说来恶毒,但我的确越来越觉得人和人的关系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虽然我自认为世界观坚定,但我每天都在自省,用时髦的人文术语来说叫做“内观”,就是想知道我是谁,将要成为谁,将去向何处。相比之下,通讯录里的一千个地址、手机里的五百个号码、博客上的一百个链接真的都是浮云。
      我时常幻想可以去到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正如我的旅游观一样——找个地方躺下来,这样我就可以让我心中的愤怒自由滋长,让它们自己找个出口离开。我就对它们说:嗨,该干嘛干嘛去吧。
      人和人之间的事也无非如此,该干嘛干嘛去吧。成为朋友的,终究也会消失;变成陌路的,过几天又重逢;你以为美好的,噗的一声化作了一团气;你以为凝重的,最后不过是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
      还剩下什么呢?无非就剩下你自己去面对莫名其妙的题目和不知所谓的答案——我是谁,将要成为谁,将去向何处?
      纽约的那个老头子说过:“我不知道天堂是否存在,不过我随时都带着换洗衣裤。”他是话痨,我是话寡,不过这一点我倒是和他观点一致。
      所以,事情的一个重点就是,做你自己的事吧。事情的第二个重点是,我居然可以不用四个点就写完这篇博客,这真是历史性的进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山寨也开心 2008-12-03

    评论

  • “人和人之间的事也无非如此,该干嘛干嘛去吧。成为朋友的,终究也会消失;变成陌路的,过几天又重逢;你以为美好的,噗的一声化作了一团气;你以为凝重的,最后不过是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

    这段话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