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学家怪奇之夜 - [存在感]

    2010-12-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86382107.html

      我博客上有一个分类叫做“科学家”,当然我不是,我那些都是三脚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认识很多科学家,因为他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我高中是理科,所以他们都成为了科学家,在美欧各国拿了无数个硕士博士博士后,他们主要是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化学家,也有几个是会被Shelton鄙视的Howard Wolowitz那种只有两个硕士学位的工程技术人员。他们有研究理论物理的,有研究流体力学的,有研究物理化学的(我问过,物理化学的确是一门学科,不是两门学科连写),有研究催化的(我没细问是什么。。。。),有研究药理学的,有研究电子学的(但他说不是计算机,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总之,就剩下我一个怪胎,在世间苟活。
      毕业之后,我和好些同学就没见过面了,因为他们都出国当科学家去了。所以,当听说有同学要来广州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有空和我吃个饭,我有多么的激动。我是多么想知道科学家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
      刚一见面,男科学家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们说,我们三个的头发谁最黑呢?”我顿时一脸的汗,这个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男科学家已经白头了,女科学家发色偏浅,而我,根本就是红头发嘛。。。。这个问题在科学家们谨慎的微笑之中就无疾而终了,我至今没搞懂这个问题是为什么。
      然后,女科学家提议喝一杯,庆祝我们十多年后的这次见面。女科学家同时提出一个疑问:“科学家可以喝酒么?不是会损伤大脑吗?”我擦,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你在说什么啊。。。。虽然我不爱喝酒,可这不算什么喝酒吧,损伤大脑什么的要马修·斯卡德那种级别才会考虑的吧。。。。
      可是,男科学家回答了:“实际上,你知道,乙醇分解后其实也只有二氧化碳和水,它主要作用还是扩张毛细血管,使血液循环加快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损伤的。”
      为什么你们不让我磕死在这张桌子上呢。。。。
      最后议定的结果是先要一支啤酒,看看情况再说。当然,服务员很聪明地拿了三只高杯子,这样,情况就是我们要了第二支啤酒。我想,如果我的朋友猫三哥哥在场,他一定会掀桌子的。。。。
      喝了几口酒,女科学家来了兴趣,问我手头有没有现成的剩男,说是有个剩女要介绍。

      什么情况啊?
      39岁。
      额。。。。
      从来没谈过恋爱。
      啊。。。。
      要求找个没结过婚的男人。
      靠。。。。

      对不起,我绝对没有对剩女不敬的意思,我只是被震精到了。这样一个39岁的、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又非要找没结过婚的男人的女科学家,她的结婚欲望是有多强烈啊。可是结婚不是一个关系成熟到一定程度自然形成的结果吗?谁敢惹这种绑着炸药包、抱着必死决心的女人啊。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肥沙被摁倒在地的场景。。。。
      当然此话题又无疾而终了。
      饭后我们去酒吧坐了坐,其实不算酒吧啦,就是安安静静喝茶、喝咖啡、有点乱七八糟的简餐加调酒的小清吧。科学家感叹,这是他第二次来酒吧,上一次是在一个闹得听不见说话的地方,每个人都在玩骰子。我继续领悟结界的存在。
      刚一坐下来,我就发现,我的坐姿实在是不符合规范。我一坐下来,就架着腿,身子完全摊在沙发上,几乎变成水平的。可是科学家是坐在沙发里,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上身笔直。我感到无比的羞愧,我真是被社会大染缸给污染了。
      之后就是无尽的课题、项目、导师、资金的话题。我打算转转话题,于是问:“嗨,贺岁片你们要不要看的啊?”
      猜,猜猜科学家怎么回答我?
      科学家沉吟一会,转过头对着我说:

      “这是很好的放松方式。。。。”


      我擦,你们是不是想我死在你们面前啊。。。。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今晚主要的话题就是:结婚。生育。实验。资金。老板。(科学家所说的老板是什么,你们懂的)
      哦,对了,女科学家还回忆了当年做药理学实验的时候她切掉了多少小白鼠和兔子的头,并将它们做成切片来培养,还有,导师接了一个药物临床试验的项目,于是要求他们这些研究生每个人吃药以供观察反应。。。。

      我绝对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他们是我的同学,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而现在我们成了完全不同的人,我只是对他们的世界感到万分的好奇,并由此感到生命的无常。我们彼此的生活境遇和人生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分路,完全成了两个世界里的人。
      当然,我也有几个科学家同学至今仍然有共同的话题,比如在新加坡的一个继续在切兔子头或者搞离子对撞的同学(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我们可以聊点政治、社会和终极问题;比如在香港的一个搞力学研究的,我们可以互相对骂两个小时不重样。但大多数同学,在高中时候我们还没有培养起共同的爱好,之后就去了不同的环境,现在就完全被结界所隔绝了。
      至于,我的小学、初中同学,那更是在阶层上被隔绝开了,有的甚至就此消失,从精神和肉体上都不可能有联系了。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或许,他们才觉得我是最大的怪胎呢。
      对了,我回家之后想起,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他们:“嗨,你们有没有看过《生活大爆炸》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跟同学联系不多,不过按照我们这种类型的资质,出科学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性。出公务员的可能性倒是有几米……关键在于这群人跟我是很没有共同语言的……我不知道我大学为啥要学这么一个傻兮兮的专业,在大家都忙着写入党申请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夹在里面的一只怪鸟,入党申请是神马玩意,跟我有啥关系……
  • 真不错,看得挺轻松的,哈哈。
  • 我一直在想 中国要是这样的科学家多一点 中国真的有希望了 可惜他们都去了美帝 英帝. 正如赵传唱的 : 谁能告诉我答案 我的心好乱.
  • 怎么能把谢耳朵童鞋拿来和他们来比较呢...............
  • 高商低能的世界我们常人无法理解~
  • 被震精到了。汗颜! 生活大爆炸,很有意思
  • 哈哈哈~~原来生活中真的有sheldon一样的“怪胎”物种的存在..
    我也好想见识一两个啊~
    因为看着TBBT里sheldon的行为实在是笑的我肚痛~
    原来人与人的境界真的差别那么大~>_<~
  • 现实版TBBT啊,看得好欢乐~~
  • 老子看到“一支啤酒”四个字就愤怒了!!!!对酒缺乏起码的尊重!酒是有自尊心的!

    PS:肥沙……祝福他,愿他平安,尘归尘,土归土……

    pps:你的中学同学还好,我的中学同学们,男的老是问我深圳这样那样,十个有八个强调他没有坐过飞机,然后就是麻将麻将麻将;女的就逮着我猛灌我酒,十个有八个都比我能喝,然后就是麻将麻将麻将……
    回复猫三哥哥说:
    跟贵州妹子喝酒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嘛。。。。
    2010-12-06 04:00:46
  • 哈哈,老同学可是一种特殊的物种哦~
  • 亮点是: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肥沙被摁倒在地的场景。。。。
    回复hekuan1019说:
    你是唯一一个看到亮点啊的。。。。
    2010-12-03 00:4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