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迪弗的《石猴子》 - [逻辑帝]

    2010-08-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3403396.html

     

      失眠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看书,昨晚就看完了《石猴子》。迪弗我一直很粉的,不过这本书让我学到一个东西,那就是:永远不要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偷渡客们(是大学教授一家啊,大学教授啊)从爆炸的偷渡船里逃出来,游上岸,躲过海岸警卫队(哈,我刚买了一本讲海岸警卫队的书还没看,美国第五大武装力量啊),偷车,换车牌,偷第二辆车,偷油漆,粉刷车身广告语,偷树苗伪装成车上货物,混过收费站(和持枪的收费员交谈。。。。),来到唐人街,在街上通过直觉(我只能这么说了)找到当地华人黑帮,和黑帮老大谈判,达成交易,办到假身份,找到住处躲起来,十多岁的儿子在街头黑帮处买到了两支枪(分两次),并且已经受邀参加黑帮晚上的打劫活动,其父则通过当地华人工会社团找到坏人的住址,还亲身上门实施了一次未遂的枪战报复。。。。

      这一切都是他们在从海里游上岸的24小时内完成的。。。。这我实在无法接受。。。。迪弗,你给他们一年的时间好不好?不是每件事情都要一晚上解决的,反正他们又不赶时间。。。

      有很多逻辑,我觉得推不通。。。。

      我想不出一个福州大学的教授为什么要举家偷渡。我想不出一个国际偷渡集团的总头目,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那种级别的总头目,为什么需要自己去亲手举枪杀掉每一个人。我想不出一个中国派出所的警察为什么要自己偷渡去美国来达成抓捕总头目的目的。

      迪弗最后给出的答案是,那艘偷渡船上的二十多个偷渡客(包括教授一家五口)都是一个腐败官员的眼中钉,所以总头目执行这趟死亡旅程。。。。好吧,我原谅迪弗对中国现实的认识缺失(其实,把这个死亡旅程安排在国内要比安排在福州——俄罗斯威堡——布鲁克林要经济、方便、快捷得多),但我还是想不出,他们为什么要偷渡。

      不,书中没有解释说他们因为害怕受到迫害而要逃走,而是说因为总头目给了他们一个非常优惠的偷渡价格,所以他们就去了,到死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他们。虽然我知道在福建偷渡非常盛行,但我还是不能理解一个可以喝得起茅台的大学教授,既不知道自己要被迫害,又为何要举家偷渡(一个老人,一个老婆,两个未成年儿子和自己),这个就非常玄妙了。。。。

      至于这个总头目为什么要亲手去杀人。。。。迪弗忘了解释了,连他是变态杀手,从杀人中可以得到快感都没有说。

      派出所警察是很热血的,他为了抓住坏蛋所以自己也伪装成偷渡客上了船,到了美国抢了一把枪,然后。。。。好吧,这个我收货。。。。我再不收货就没货了。。。。

      除此之外,就是小细节了,真假倒无所谓,只是有点像饭里的沙子,不能吃得痛快。。。。

      有中国人把后羿作为自己的守护神么?再退一步,中国人有习惯每个人确定自己的守护神么?

      有中国人遇到麻烦的时候会向真武大帝祈祷么?那个龟蛇合体的玄天上帝?

      中国人会把茅台像外国人喝威士忌那样,随手倒在杯子里喝着玩么?

      脾胃失调这个词,我在书里遭遇太多次了,不是所有的身体不适在中医里都叫做脾胃失调。。。。

      我想说什么呢?迪弗是我非常喜欢的犯罪/推理小说家,他的《人骨拼图》非常棒,《空椅子》不错,《第十二张牌》很好,我觉得他写每一本书肯定都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书中所展现出来的知识真是翔实到满坑满谷。但是《石猴子》不好,他一定也查阅了大量的中国民俗、文化、生活、社会形态的东西,但在中国人看来,还是很糟。

      林肯·莱姆在此书中表现得也非常不好,他的CSI特技没有得到长足的发挥,可惜了。。。。我就是来看他的呀,不是为了看福州大学教授的全武行啊。。。。

     

     

      对了,有一个是翻译的问题,和迪弗无关。“你现在已经不在堪萨斯了”,这句话指的不是堪萨斯在内战中曾经很惨烈,所以逃离堪萨斯就是好运气,而是指《绿野仙踪》里的多萝西(就是桃乐丝啦)被旋风刮到了OZ国,北方女巫对她说的话。

    分享到:

    评论

  • 逢于陌路,此处相见。亦是缘分!
  • 我也受不了这本。而且一大早就猜出那小子就是蛇头。
    不止是瘫子莱姆的那个行当,《恶魔的泪珠》里面涉及的笔迹学也很受用啊。
  • 噗~这种剧情看完还睡得着咩……
  • 这么给力的剧透令我很兴奋!我要去买本来看!管他什么逻辑,哥哥就爱热闹!
  • 等你读完《诗人》再讨论
  • 之前看新福尔摩斯第二集,破一个中国走私集团的案子,也看得我十分纠结。

    还有FRINGE,记得里面一群中国偷渡客从船上逃下来的时候,都是穿着差不多民国时期的粗布衣服死在了2009年的纽约沙滩上。

    MS很多欧美作家编剧对中国大陆还是有一种让人十分不晓得该说啥子的YY。然后可能各位读者看了以后还可以继续把这种YY延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