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在别处和人谈论超女现象,现转到这里 - [逻辑帝]

    2005-09-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930.html

    因为没有原文,无法还原语境,只能将就了:





    对于两位哲人的对谈录,我想说几句个人看法:

    一、关于中国所谓的中产阶级浅薄无聊到用五万人民币去购买手机卡的问题。

    我觉得首先是谁是中产阶级的问题,其次是什么是中产阶级的浅薄无聊的问题,接下来是五万或五十万买手机卡是否体现中产阶级无聊的问题,最后是中产阶级有没有权利浅薄无聊的问题,或者不是中产阶级还有没有权利浅薄无聊的问题。

    但我不打算讨论,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最后会演变成五万或五十万应不应该捐献给希望工程的问题,这不是我擅长的。

    我也用手机投了15票给李宇春。当然,以我的资本比起中产阶级的五十万,等而下之,不提也罢。

    二、关于“有些朋友,因为我发表了一下非玉米的不同意见,居然就恶语相向”的问题

    亲爱的猫哥,我宁愿相信这是那些朋友的个人体质问题,他们在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改造上还不够彻底。

    成熟的玉米,如我,不是对你的个人小癖好表示了极大的尊重么?

    这种霸道和匪夷所思的"你不支持我支持的你就是我的敌人"的逻辑,在某些人身上永远存在,只是平时他们没有机会表达出来。超女,一项并不伤筋动骨的娱乐活动,正好给他们发泄的机会,过后无非说句“看超女嘛,粉丝嘛,是这样的,你还记仇啊”,你能拿他怎样?

    三、关于女性主义和民主制度的问题。

    猫哥,我很为你的身体健康担忧。作为一个多年的损友,我十分惋惜而又幸灾乐祸地看到你正在一步步滑向公共知识分子的深渊。

    如朱大可老师、李银河老师、喻国明老师,已经从社会文化心态、性别审美意识和女性独立、新闻传播效应等方面详尽地阐述了超女的伟大意义所在。他们之所以可以不断作冷静状的分析,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玩,不会玩。

    我从来不愿意把一次很有意义的娱乐活动提升到女性主义和民主制度的层面上,如果非要说中国人有什么劣根性,我宁愿说上层次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想想看,中国有多久没有出现好玩的事情了?中国电视有多久没有出现好玩的节目了?我只想说,除了超女,你上哪儿去找那么好玩的事情给我?拜托,难道你又叫我去泡吧?

    四、关于奔三奔四的疯狂和自己的生活真的那么无所谓吗的问题。

    很简单。对这个现象迷惑不解,是因为你觉得你的生活很有所谓,所以你选择不参与;他们参与,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生活无所谓,或者觉得自己生活可以一两个月无所谓。都很OK啦,爱干嘛干嘛,我不觉得到香港去追人山人海演唱会和给超女投手机票有什么区别。

    如果再深入探讨下去,真的可以放纵自己生活无所谓吗?我觉得又会演变成希望工程的问题,请参见第一个问题。

    五、关于毁灭性的集体癫狂闹剧的问题。

    我觉得有必要提请大家注意一下短信、网络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移动通信增值业务,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即时性的娱乐活动,而网络则可以最大限度不负责任地发表观点。

    如你所知,猫哥,短信、彩铃、彩信、可拍照手机等增值业务在东亚国家受追捧的程度和欧美国家是大不一样的。你大可以从文化考量上来分析这件事情,如鬼佬那样粗糙的心灵如何能承受短信那曲径通幽的暧昧之轻?

    短信投票,集体癫狂,崔健唱:“只要我有笔,谁都拦不住我!”,如今是“只要我有手机,谁都拦不住我”。一机在手,何等快意恩仇?猫哥,你难道就永远羞涩如初,始终不肯放下架子?

    六、关于统一民族国家的自省能力问题。

    恩,这个问题有点大,我试着呱唧一下。

    首先,猫哥,我正告你,中国真的适合作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一个没有宗教信仰以世俗文化为行为逻辑的人群,除了统一国家,还有什么能够为他们提供精神支柱?

    其次,自省能力。猫哥你不是在自省么?如我这样有内涵的知识分子更是日三省乎己。既然是从小做起集体去改正自新,那就让我们共勉吧。

    第三,我觉得我呱唧的有点失败,所以不呱唧了,反正这个问题也与超女无关。戒骄戒躁戒宏大叙事,爱生活爱靓颖更爱李宇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