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之一 - [存在感]

    2005-11-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919.html

    到河南的第一晚跟人吵架,却不是跟河南人。
    站在郑州的二七广场,朋友发来短信:“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你要把我们的城市那样贬低”,我完全惊呆了,短信是说不清楚的,于是打电话过去问是不是认真的,答是,于是开始辩白。
    开始还心平气和,后来就情绪激动,最后是难以控制地爆发。
    很多年没有吵过架了吧,记忆中只有高中时在寝室吃饭的法定辩论时间才会吵得直想砸东西。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对不起他,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得起如何跟那座城市联系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我如何来解释我贬低那座城市的行为。这朋友帮了我很多忙,成为我值得骄傲的重要部分,我惶恐地觉得他这一质问让我处于一种忘恩负义的怀疑当中。
    那篇文章不是我写的,但我并不想用这样一个回答来解决争吵,我感到的是非常魔幻的场景:友情怎么和城市扯上关系,怎么会质疑我的动机——我会先验地去贬低一座城市,而且如此拙劣?
    所有技术性的辩白都是无力的,辩论本来就是无意义的行为,不然我何以叫这个名字。
    我从来不在任何场合掩饰我对那座城市的热爱,以至于有另外的朋友认为我站错了队,而这种热爱在一篇有争议的文章的前提下一夜之间就变得殊为可疑,或许我真的身处一种预设立场之下暗度陈仓地对那座城市进行了贬低而不自知?
    谁知道,反正我问心无愧。
    山鸡说,那是一座魔幻都市。我现在就在魔幻的语境里和朋友为这座魔幻城市争吵不休。我们的城市和城市人是不是热烈期望着表扬?哪怕一点点残酷的真实都不行?就算这些在当代中国的疯狂城市化、城市人急剧膨胀的城市荣誉感的背景下都可以接受,但我和朋友的友谊又是如何因城市的藏否而陪斩的?
    这个魔幻故事的结尾是,我们无趣地挂了电话,朋友说不会再当我是朋友。二七塔响起了东方红的报时音乐,手机没钱了,让广州的朋友帮忙充值,朋友回短信:天亮再说。
    天亮还早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微博革命? 2011-11-02
    丧尸地铁 2010-11-02
    河南之三 2005-11-02
    河南之二 2005-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