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渡 - [存在感]

    2005-11-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905.html

    当边防警察叔叔让我在一张“阻止出境单”上签名的时候,我真的是万念俱灰,如果不是考虑到治安拘留的问题,我真想和他大吵一架。
    第一个电话打给公关公司的MM:你们去吧,我去不了了——她完全可以从话筒里听出我的语气沮丧到可以拧出水来。
    她说你可不可以找个旅行社带你过来啊,我们在香港等你啊。
    对哦,于是第二个电话打给成都的朋友,让她在广州帮我找个旅行社带我。
    十分钟后,得到一个电话号码,于是打过去。
    邱生啊,我系边个边个0既朋友,唔该帮帮手,我今日必须要过去。
    你在哪里?——邱生说话很简洁。
    东站啊。
    那你到二楼乜乜地方来,我等你。
    ok,我立刻从四楼跑下二楼,二楼还在装修哦,一间商铺都没有。
    再打电话:邱生啊,我冇睇见乜乜地方哦,你系边啊?
    我0系罗湖口岸。——邱生说话还是这么简洁。
    罗湖?深圳?东站?广州?
    思考了10秒钟,我跑下一楼去买广深铁路票。
    一个小时后,偶出现在罗湖口岸,再次打电话。
    邱生,我到了。
    你把姓名、通行证号报给我。
    ……
    一个小时后再跟你联系,这附近有些餐馆,你可以自己解决午餐。
    ……
    接下来我坐在一家茶餐厅里饮冻鸳鸯,等我的气死海鲜意粉。未几,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打进来,却并非邱生。
    你系咪乜乜?
    我系哦。
    你依家0系边啊?
    我0系一楼哦。
    0甘你即刻返来二楼7号门。
    气死海鲜意粉也不要了,冻鸳鸯一口喝干走人。
    找人,缴证,交钱,被领到一间小屋子里:在这等吧。
    屋子只有三条凳,几个人在吃盒饭,几个人拖着蛇皮袋目光闪烁,几个人蹲在地上神情呆滞。
    我立刻有一种悲壮的感觉,咋这像偷渡捏?
    如果武警叔叔用AK47扫射咋办捏?我又不会游泳哎,界河咋办?
    朋友回短信安慰我:不用担心游泳的问题,在掉进界河之前就被AK47扫过了。
    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回来的时候没人带我回得么?要是陀枪师姐拉我去赤柱坐监怎么办?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深圳这边是个漂亮警察妹妹,香港那边则是个长得很像林家栋、名字很像刘建明的阿sir,他们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