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存在感]

    2005-12-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900.html

    乱,是世界的唯一特性。所以即使这样乱,我也接受了。
    事情是这样的,某活动邀请我们参加,所以早些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确认电话,此后我一直在等待他们承诺的资料。
    一天,一个自称组委会的人打电话找到我,其目的仅仅是告诉我坐地铁到华强北地铁站然后给他打电话,并且坚决拒绝透露他的名字,“叫我吴先生好了”。这一刻开始,我知道乱法则开始起作用了。
    后来又有一天,另一位自称组委会的人打电话找到我,询问我要单人间还是双人间。我说单人间好了,我和照相佬一人一间吧。他说,不可以哦,我们只负责一个人的。那么,我说,那就要双人间吧,我和照相佬住一起就ok了。他说,也不可以哦。我问,那你问我要双人间还是单人间干什么?他想了想没有回答我。
    我继续问,那么我和照相佬住双人间,是不是我付房间的那一半费用就可以了?他想了想,说,我请示一下上级。我很惊讶,我很久没有听到请示上级这种说法了,难道深圳实行军管了?
    又过了几天,自称组委会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你可以跟你的照相佬住一间屋了,我说ok谢谢。
    然后,12月4号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邀请函,要求登记资料什么,可是这封邀请函上面注明要求12月2号之前寄回给组委会,否则不予发放证件。我于是按上面的电话——那又是另外的一堆人和电话,叫做刘小姐和王先生——打过去咨询,电话那边的人告诉我没问题,ok。
    终于到了开展的那一天,那天上午一位自称组委会的李小姐打电话询问我什么时候到,到了之后我于是跟这位李小姐联系。做好了布展工作之后,我问李小姐哪里报道,李小姐说,噢,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我于是打电话找一位黄小姐,黄小姐告诉我,你们媒体应该找杨小姐的,我可以给你她的电话。我于是打电话找杨小姐,杨小姐说你到哪儿哪儿来吧。好,我于是往杨小姐指示的地方走去。
    亲们,也许你们会问,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最初那位吴先生联系呢?因为吴先生的手机停机了啊。
    乱法则还在继续。在杨小姐指示的地方杨小姐并没有出现,值得庆幸的是一位董小姐接待了我。报道毕,我问董小姐房间怎么安排,董小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没有人告诉我你们要住宿啊??
    是你们的吴先生帮我安排好这一切的啊?
    我们没有吴先生啊?!我们是一直跟你们单位的吴先生联系的啊!
    这个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有逻辑地阐明事情的经过。我告诉董小姐,吴先生一直不肯告诉我他的姓名,董小姐说,真可怕。最后,董小姐决定帮我搞定。她给了我她的电话,“叫我董小姐好了”,我相信了她。
    下午的会议中,我正在观赏记者和保安打架,神奇的吴先生打来了电话:你们是要住宿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想到了几个重要的问题:一、你们组委会的为什么不认识你呢?二、你的手机停机了么?
    哦,他们是新来的,所以不认识我,而手机的问题吴先生没有回答。然后,吴先生说他来搞定,让我开完会打电话给他。
    会议完了,我打电话给董小姐。董小姐说,咦,我们的小吴不是帮你们搞定么,你跟他联系好了。我再次冷静地告诉她,是的,会议中途吴先生跟我联系上了,他是这么承诺的,可是现在,他手机关机了。
    董小姐也很郁闷,于是建议我可以跟一位杨先生联系,我告诉她,我真的不想跟再跟任何人联系了,并且友好地咨询吕先生和他们的关系。董小姐说,哦,他是新来的,所以我们不认识他。最后,董小姐建议我在原处等她的电话。
    可能是董小姐找到了吴先生,或者是吴先生找到了杨先生,或者是董小姐找到了杨先生,又或者先生小姐们相互找到了一起或者别的什么。总之半个小时后,吴先生用他那部神奇的手机打通我的电话,告诉我他会来接我。
    再半个小时后之后,吴先生终于以物质形态出现在我面前。他很高兴地告诉我,房间已经没有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在另外的地方安排了房间给二位。
    晚上,我们住在锦绣中华的招待所里,和衣而睡。我脑子一直在转:吴先生、刘小姐、王先生、杨小姐、杨先生、董小姐、黄小姐、李小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电影 2009-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