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因看见了上海地铁波澜壮阔的壮丽图景而晕倒 - [存在感]

    2006-03-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868.html

    上海地铁只有两种状况:挤得上去,或者挤不上去。
    总归都是挤。
    偶只在很多年以前不幸参加一次春运而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次偶不得已连人带行李从火车窗户里翻了进去。现在面对上海地铁,偶无比愤怒:地铁凭什么不开窗户呢?
    不幸地把人约在了早上的高峰期,不幸地早上一起来就感觉自己身患重疾、头疼欲裂,不幸的偶于是幸运地见到了上海地铁波澜壮阔的壮丽图景。偶身体不舒服,于是不敢吃早饭,怕会吐在采访对象的身上,后来英明地发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面对一浪一浪的人挤进车厢,偶很可能就会吐在他们身上。
    偶一直跟朋友们描述广州街头巷尾的齐眉棍和钩镰枪团队,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魔幻场景啊。那么在上海地铁,每列地铁到站,专门负责把乘客露在门外的屁股推进车门的工作人员呢?这些兢兢业业的推屁股员和每列车厢窗户里投射出来的挤压变形的脸孔又构成了一种多么伟大的魔幻场景啊。
    被种种肉体挤压在一起,有那么一阵,偶在一种绝望的情绪下晕了过去,也许醒来之后他们都会“biu”地一声消失。



    附一章,偶妹妹的坐地铁技术谈:
    2005-3-11
    地铁

        偶跟哥哥说偶每天坐地铁的景况,哥哥说那八是地铁,是地狱。偶觉得实在太不吉利了,不吉利不吉利。虽然偶一度被挤压到感觉再多10秒钟脊椎就会断掉,偶还是不太能接受“通往地狱的列车”这样的想象。毕竟....想象力是创造恐怖片的全部力量。
        那天偶的脊椎真的差点断掉了。偶站在靠门那里,背靠着座椅扶手,偶就是差点命丧在那擦的光洁瞠亮的铁制扶手下!我当时不得不掂起脚尖,因为可以利用收腹来适应环境给我的生存空间。这个环境教会我们各种各样的生存方法,所以人类,得以不断的进步.   
        偶最近都米有抢到位子。因为总是只能站在茫茫人群之后,虽然偶出发都是在终点站的。娟娟已经坐位子坐出了心得。从她的描述中我学会很重要一点,说看到两个人只有一边有个空位,你八能去坐那里,因为可能差零点几秒就会铩羽而归,你必须坐到那两人之间,pp一挤把那人挤到空位上去,你才真正成功了。八用八好意思,因为他一定会滑过去,而且大家都是在看也不看的只管把pp往下放,所以这个行为根本就已经是很文雅的了。    
        偶觉得偶真的有点虚弱...偶最近开始八惜在站里等上半个小时,悠闲的欣赏king零匡啷的拥挤声,车门一遍一遍合不上的呻吟声,等着高峰时段的过去。可即使这样,偶回家都比以前早很些.搏晒命!
        昨天遇到一个高级智商的阿姨,在大家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到上海马戏城站的时候号召大家用力顶住门,即使是自动开关的门,也会在巨大的摩擦力的作用下无法打开,这样外面的人也就无法失去理智的往里面涌。车门只开了一条小缝就又重新关上了,大家不由得对智商阿姨投以感恩的眼光。紧接着没想到由于别的车门没有顺利合上导致这边的门又再度自动打开,门里门外再度一阵骚动,所幸在阿姨的继续领导下再度化险为夷。
        连座位上的我都惊出一身冷汗。我说,这是唯一没有听到吵架的早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