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镭射厅 - [逻辑帝]

    2006-11-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7286816.html

    今天晚上明珠台放了汤姆·汉克斯的《荒岛余生》,我又重看了一遍。
    我已经不记得我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看的这部片子,只是看到汉克斯重返人类社会之后拿着打火机打火的场景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个时候Goth笑了一下。
    Goth什么时候跟我看过这个片子?
    是的,还有病人。在汉克斯对着排球叫着Wilson,他还发表过言论。
    那么,肯定还有小弟。砖家呢?也许有。
    小团体的看片,可能算是我经历的第二种有趣的看片方式。第一种要算是镭射厅。
    在我开始大规模看片的高中时代,我大量的逃学时间都在镭射厅消磨——那些伟大、坚强、铺天盖地的镭射厅啊,我在里面看了大量的莫名其妙的美国B级片,无外乎枪战、砍人、飞车、爆炸之类的。史蒂芬·席格和尚格云顿正火得很,迈克尔·J·福克斯和克里斯汀·史莱特也还红,女演员里面黛咪·摩尔的魅力显然没有莎朗·斯通大,前者只跟道格拉斯来了一次性骚扰,后者则把道格拉斯搞得欲仙欲死。
    镭射厅还给了我启蒙式的教育。《本能》不用说了,我记得最清楚是一部讲述诅咒水晶的片子,有人把古董水晶买回家,一到夜里,魔鬼就从水晶里跳出来强奸女主人。而那时候,镭射厅都放的是LD,一种大如黑胶唱片的光盘,非常清晰,脸上戴着狰狞橡胶面具的男演员和女演员均毫发必现。
    而镭射厅和电影院的本质不同是,镭射厅能够让你更入戏,替换掉你的人生。从伸手不见五指的镭射厅里走出来,掀开厚厚的棉布门帘,外面的世界立刻汹涌地扑了上来。当灿烂的阳光刺伤眼睛的时候,我往往都有些不知所措。那种时空转换的茫然感,不是现在的电影院所能给予的——现在的电影院出于人文关怀都设置了通道灯,往往不够黑,大多都设在Mall里,出来电梯、楼层的一通转换,你早就没了感觉,而且现在坐在电影院里往往都忙着嘲笑,而不是入戏。
    让我拥有最强烈的一次这种时空失衡的感觉是《傀儡主人》,一部讲述外星生命控制人类的科幻片。很多年以后,我看到了一篇小说,我立刻想起这肯定是那部《傀儡主人》的原著小说,作者是让所有科幻迷如雷贯耳的罗伯特·海因莱因,星云奖和雨果奖的双料得主。至于演员,我只记得一位老头,后来我在《陆军野战医院》里看到了他的年轻时代。
    但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我拉开门帘的那一刻。之前,我非常紧张,为了人类的命运而捏紧了小拳头,而那一道阳光之后,我站在镭射厅外手足无措。拉着蜂窝煤的三轮车在散场的人群里穿过,街对面是卖伪日韩文具的一家小店,它旁边是一家“海什大包”,包子店再过去就是我的伟大的学校,我看着它的围墙,不知道接下来的半个下午该干什么。
    我们之后的人们可能不太能理解镭射厅这种东西,他们看片可以买碟、网上下载,再不用在小巷里按门铃钻黑屋子,没有从黑暗一下子暴露在光明之下的感觉,也没有在墙根上排成一排尿尿的体验。说起来,镭射厅还真是一个挺男性意味的娱乐方式。
    去年我回学校的时候,镭射厅那一片都变成了小区,每家住户的客厅里也许都摆着一台DVD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纽约纽约 200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