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脑子坏掉了 - [逻辑帝]

    2010-06-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65985689.html

      直到现在才看了《禁闭岛》,因为之前网上的资源一直都是俄版,我可不想听迪卡普里奥弹舌头。看完之后,觉得不错,尤其是老马现在居然玩起视觉特效这些花活儿了,做得还不错,音乐和镜头也把气氛烘托得相当阴森,有点意思。

      片不错,不幸的是某人非要去查剧透,此乃看悬疑片大忌啊。。。。我忍住不看,也不听,片子过半,不也照样七七八八?全片看完,回味一下,老马不愧是老手,条理清楚,细节精到,处处留痕又处处不留痕。这才去豆瓣看看剧透评论如何,大跌眼镜,当真这部戏如此难懂?为何有这么多人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其实要搞懂主线很容易,一来跟着故事走,拿常识做前提。科幻、魔幻也有常识的!国内的玩意就是没有常识,以为科幻就飞了、魔幻就BiongBiong了、悬疑就一定有神秘组织只手遮天了。。。。搞到我一头包。二来是跟着导演走,导演/作者都是上帝视角,他们知道整个故事走向,他们放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有意义的,要么想搞乱你,要么想给你一点小甜头,只要细心分辨,无往不利。给特写一定有意义,不要以为是机位太紧;注意台词,大众脸突然话多,必然有诈。

      我是坚持主角是精神病人这一主线的。拉一遍可以找出五万个细节:

      主角怕水,一直头疼,心理很有问题(其实迪卡普里奥演得有点太紧了,完完全全就是精神病嘛,他要松一点,还就不好猜了)。

      主角走出船舱跟配角第一个照面:“你是我的新搭档?”如果他们是来联合办案,没理由船都要到岸了才认识。他们不是一起上船的?船到海中间空降一个?

      主角摸烟未果:“我记得我的烟是放在外套里了。”其实他根本不是外来者,当然没有烟。
      注意:若干时间之后,出现另一个情节,主配角淋雨浑身湿透,换衣服时,一员工说:“你们的烟已经湿掉不能抽了。”递上两包烟,Lucky Stick,该医院的指定品牌。。。。和配角在船上的烟一样。如果你要说老马是为了给这位大众脸员工多一句台词而设计这场戏的。。。。那我无话可说。

      狱警见面第一句话:“我从没见过联邦警察的徽章。”语带嘲笑。当然,那徽章就是主办方昨晚拿给主角让他过瘾的。

      配角拔枪两小时没拔出来,还说干了4年特工。。。。他是医生假扮的。

      主角召开全体员工大会,问问答答,被询问的护士无不窃笑。当然,你看着病人一本正经装警察找你问话,你也要笑。

      主角很突然地知道某位病人恐惧铅笔擦纸的声音,并以此逼供。因为主角本来就是这儿的病人。话说配角对此行为也并无好奇,因为他知道主角是病人了解这一切呀。。。。

      某大妈病人支开配角去倒水,在主角的笔记本上写下Run。因为大妈病人知道配角是医生,而主角是病人。病人当然要叫病人逃跑。。。。还用解释么。。。。

      主角强调他老婆是烧死的(或者说烟呛死的,随便),实际上他一直做梦,他老婆腹部血流如注。其实是他开枪打死的。结局部分有明示,一枪正中腹部。。。。

      火柴。
      主角跟配角讲故事背景,说他来岛上其实是为了找烧死自己老婆的纵火犯,“雷德斯点着了火柴,搞出了害死我妻子的火灾”。安排这句火柴台词有何意义?火柴很重要吗?Zippo就搞不出火灾?
      火柴第二次出现是在稍后不久,主角在院长的会客厅里见到所谓烧死他老婆的刀疤男雷德斯(当然是幻觉),刀疤男用火柴给主角点烟,特写镜头两万多个。
      火柴第三次出现,是在主角趁混乱潜入C栋大楼(其实是故意放他进去),在楼道里擦火柴照明。擦。。。。我就是在这里明了。
      如此符号化的东西,老马拿给迪卡普里奥一根一根地擦着玩,特写镜头又是两万多个,要是还不明白就真的只能去shi了。
      刀疤男是主角人格分裂的产物,火柴是他定义给刀疤男的。老婆是他自己开枪打死的,公寓的火灾是他自己划火柴放的,他非要想象成是刀疤男。擦火柴的时候他已经接近事情的真相了,也就是快要和刀疤男合体了。。。。
      话说回来,除了主角,其他人还真的都是用Zippo的。。。。

      主角终于火柴划完了,他找到的病人对他说了什么?“你不可能同时杀掉雷德斯并揭露真相。”当然,因为主角自己就是雷德斯——刀疤男。

      所有主角的幻想场景,对象都是不穿鞋的,所有的真实场景,对象都是穿鞋的。原因很简单,看结局部分,主角三个子女淹死后,他把女儿的鞋脱了。

      所以,山洞里的女医生,半夜说那么多话,没穿鞋,幻想的。天亮之后话很少催他走,穿了鞋,真实的。是我也要赶紧催他走,MD,院长说演场戏而已,没想到如此惊悚。。。。

      主角冲灯塔,打翻警卫,抢枪。警卫:“你该不会杀了我吧?”警卫的演技不错,警卫明知道自己的枪里没子弹。。。。

      灯塔大战,不说了。主线全面曝光。

      主角在床上醒来,床前护士正是所谓逃走又出现的女病人瑞秋,配合演戏嘛。

      最后,主角其实是明白过来了,可是他宁愿选择去死(或者是咔嚓掉,随便了),因为“你想当一个活着的怪物,还是做一个死去的好人?”

      至于,配角最后叫他“特德”,很简单,丫在这儿治了4年,一直自称Agent特德,大家都这么叫惯了。之前他们是怎么描述那个虚构的、逃走的女病人瑞秋的?——“在这家精神病院的四年中,她认为我们都是送货员、快递小弟、邮差,为了保持孩子还活着的错觉 她还创造了复杂的虚构场景,我们都成了她虚构场景的角色”。话说,瑞秋是虚构的,那其实这个瑞秋不就是特德自己嘛。瑞秋是4年,特德是4年,配角医生装特工也说自己是4年哦。。。。

      其实,这就是精神病医院里鹰派鸽派的两种治疗观点冲突。鹰派,德国教授、典狱长之类,认为精神病人嘛,治不好,拿过来切了就行了。鸽派,考利医生、配角医生,认为还是要和精神病人沟通,我们顺着他的思路走,最后让他看到事实真相,他说不定就好了呢。

      那么,结论是,鸽派的治疗方法其实是有效的。不过,让一个人去面对自己的真相,有时候他宁愿选择遗忘、变成白痴或者去死。

      如果一定要坚持主角是联邦特工上岛调查而被办了,不如我来虚拟一个场景:

      Agent A:报告局长,我局特工两名上岛调查至今未归。

      胡佛:此二人为何人?

      Agent A:一人名唤特德,为我局优秀干员,二战退役老兵,脑子有点问题,但一贯正直忠诚、敢打敢拼。另一人现已查出居然是岛上医生打入我局内部,隐藏4年,终于骗得特德前往,现已官复原职,任岛上精神科主治医生,每年还有带薪休假,西雅图人士。

      胡佛:我擦。。。。那医生可是庞统?来去自由这么牛逼。话说特德说自己是两年前才对那岛开始调查,那厮却隐藏了4年,这逻辑上有问题嘛。

      Agent A:这个。。。。逻辑的问题不要问我。

      胡佛:也罢,挂了就挂了,反正我局威武,Agent多如牛毛。下次再有岛,不必报我,只管流水价Agent派将过去,由得他们杀杀剐剐。君不见Lost到头一场梦,Heros半路被腰斩,Agent算得什么,你非说神秘组织,我只好万事皆休。



    上海报,迪卡普里奥还在划火柴哦。。。。所谓在黑暗中以莹莹之火洞见自己的人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旧书 2013-06-14
    果然有惊喜 2006-06-14

    评论

  • 我也配合你不寒而栗一下嘛。。。。
  • 昨天我就做了个跟《禁闭岛》相似的梦,情节曲折离奇,醒后居然能还原大部分情节,今天刚好又看到你这篇关于《禁闭岛》的影评……不寒而栗。
  • 昨天我就做了个跟《禁闭岛》相似的梦,情节曲折离奇,醒后居然能还原大部分情节,今天刚好又看到你这篇关于《禁闭岛》的影评……不寒而栗。
  • 好吧,我也看了豆瓣的影评,本来很好懂的一片子,瞬间就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