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先生上回在深圳喝到工业酒精了,回广州写完这篇博客后就哑了。

    没有关系,明天又是另一天哈。新不新就不晓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