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粉丝的情感投射 - [强迫症]

    2013-10-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236105391.html

     

    今天我们聊聊流行文化的话题。

    是这样,我今天看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抖森(Tom Hiddleston)昨天去了长城,而一名女粉丝则有幸被抖森背着上了长城。

    评论里一片口水滴答,粉丝们疯狂地夸抖森真有风度,也乐于称赞女po主的好运气和快要升天的表情。总的来说,抖森、女po主和围观粉丝们都皆大欢喜——我原以为抖森的粉丝都会比较疯狂呢。

    另外一件事也是昨天,几位快男去参加活动,白举纲和一位女粉丝互动,被要求做《可爱颂》的动作——就是那个:1 Deo Ha Gi 1 Eun,Gwi Yo Mi!2 Deo Ha Gi 2 Neun,Gwi Yo Mi!

    然后粉丝们就不太乐意了,嫉妒、吃醋,声称自己由“白菜”变“酸菜”了。当然,#白举纲快跪搓衣板#话题和“酸菜”话题只是一种玩笑说法,但的确也有不少粉丝对那位和白举纲互动的女粉丝语出不满,大致意思有这样几种:

    1、你算老几,你凭什么叫白举纲做这做那?

    2、那个女的也不看看自己长那样(穿成那样)也好意思做可爱颂?

    3、也就是我家小白那么好的人才会满足你这种无聊的要求。

    这让我想到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即情感投射的问题。多年前我写过一篇讨论偶像粉丝绑架关系的文章,以后有机会翻出来发发。那时候我大概认为粉丝和偶像是像绑架一样:我爱你,我在你身上投放我所有的情感,所以你必须给出相应的回报。

    最常见的粉丝花痴话语是这样的:“请你坚定脚步走下去,就算走的跌跌撞撞也永远不会偏离你的梦想。这样的你是难得的珍宝。这样的你是最让人崇拜与向往的。所以,不要疑惑,不要变成你讨厌的样子。做你自己,爱你的人永远都会挺你。加油!”

    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你讨厌的样子”其实是我们讨厌的样子——所以我们才喜欢你这个样子啊,“做你自己”其实是我们希望你代替我们做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经常做不到自己。在这样的绑架关系里,粉丝和偶像是一对一的权利和义务。

    但现在的粉丝显然开始有变化了,粉丝除了对偶像主张权利之外,还对其他粉丝主张权利——你有什么资格喜欢他。

    我个人认为这是由社交网络制造的社群分裂所造成的,社交网络实际上并没有弥合人际交往,而是在加剧人群分裂,这个话题很大,以后再说了。

    总之,前社交网络时期的粉丝状况是,找到相同爱好的人比较困难,所以一旦有沟通就会有很强的认同感:我终于找到和我一样的人了!

    而后社交网络时期的粉丝状况是,我早就有一大群爱好相同的朋友在频繁地沟通、交换大量的资讯,我们才是真正的粉丝,而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和我们一样?

    当然,这一切都是青春偶像的粉丝群体里发生比较多,teenager,你懂的。

    我想到了以下这个场景:

    2006年2月3日,圣·芭芭拉国际电影节给乔治·克鲁尼颁发“现代大师”奖,就在老乔手握奖杯在台上诉说身为一个电影人是如何荣幸和责任重大时,他手中的奖杯底座突然脱落。老乔的反应很快,当即怒摔奖杯:“要是彼特·杰克逊,你们也会这样对他吗?!”

    老乔的粉丝会觉得老乔真有范儿,够幽默够机智,而胖子的粉丝也不以为忤,不会觉得老乔冒犯了自己的偶像。

    试想一下,如果是华晨宇和欧豪呢?欧豪怒摔奖杯:“要是华晨宇,你们也会这样对他吗?!”这下完蛋了。当晚就会贴吧圣战吧。

    所以,偶像和粉丝才真是永远的CP呢。

    最后顺便发几张图,丁日和艾薇儿也上长城了。为啥这几天这么多欧美明星上长城的?

     

     艾薇儿这个是gif,点开可以看到动图,有点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常满和满记 2008-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