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强迫症]

    2013-02-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228597378.html

    手机写的,编辑不便。真希望blogbus能有apk

     

    小时候,除夕晚上院里的鞭炮声可以持续几个小时,对面坐着讲话都听不见,硝烟味会让人窒息。初一起来满地都是纸屑,走在上面,脚会陷进去,鞋子里灌满鞭炮纸屑。没见过雪的我,觉得雪就是这个感觉。

    那正是“厂”这个概念最自我膨胀的时代。“厂”里有医院、有食堂、有电影院、有文艺队、有游乐场、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职工大学),甚至有“军队”────民兵居然是一种职业,他们有各种枪,每天荷尔蒙高涨地训练。舅舅是民兵队长的孩子会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人们在“厂”里工作、吃饭、睡觉、洗澡、看电影、跳舞、谈恋爱、打群架,和医院的护士或者三车间的库管员结婚、生子。在“厂”里出生,在“厂”里死去。每个人,包括我,都没有想过“厂”以外的世界。我一直以为我会去计划科工作。

    后来,后来“厂”就没了。“年”这个怪兽还在,可“厂”这个怪兽已经倒地不起。远处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而“厂”静静地躺在这里的黑暗之中一言不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