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种游戏看穿推理小说 - [逻辑帝]

    2012-12-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226594041.html

    貌似没有发过这篇,反正也好久没写博,发上来充充数:



    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绳子都消失了,那么第一个蹲在角落里哭出声来的一定不是水手,而是推理小说家。

    想想看,绳子可以用来干什么?绳索可以绑住凶器,杀人后让凶器从密室里消失不见;绳索可以吊住被害人的尸体,制造被害人跳楼自杀的假相;绳索可以连接扳机和门把手,让被害人一开门就被自己打死;绳索和人偶甚至是衣服架子一起,可以制造凶手的在场证明或不在场证明;绳索和蜡烛、腐蚀性液体搭配在一起就是一个定时装置。甚至是只要出现,绳索本身就有了价值——第一个进入现场的警察和读者都会这么想:绳子!凶案!——然后他们就至少要浪费掉三个章节去研究那堆绳子。

    这么说显然有点偏颇,因为很多推理小说家并不钟爱绳索,比如约翰·迪克逊·卡尔肯定会跳出来说:“白痴!推理小说家最忠实的朋友是镜子!镜子!”我向卡尔表示歉意,我只是想谈论工具的话题。

    推理小说家的工作就是想尽办法来侮辱读者的智商,关键是选择什么工具。

    绳索、镜子、冰、盐、动物,助燃剂、炸药、毒药、安眠药和麻醉剂,刀子、枪、平底锅、可以自动收电线的吸尘器……这些都是本格派推理小说家,尤其密室爱好者的最爱。把物质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做成一件无人猜透的艺术品,无疑是工业时代最具智力的创举。就像岛田庄司说的那样:我的密室其实都是声光电组成的美术品。如果你喜欢玩数独,这些小说当然会给你几天几夜的脑力激荡。这种游戏的要点是,每一个数字(线索)都有它唯一应该存在的位置。

    对于社会派来说,使用的工具又有所不同了,他们最喜欢的工具是人性。童年阴影、离异家庭、非婚生子、人伦悲剧,人格分裂、生理缺陷,团体共守的秘密、人际关系的排异,甚至是羡慕嫉妒恨,所有这些都可以构成迷局。这也可以理解为社会派对本格派的反动,后工业时代的末世废墟中唯一可供玩味只有人性。这有点像玩连连看,你要找到一片纷纭色彩中有关联的两个点(人),它们(他们)的任务就是隐藏自己不让你看出这种联系。

    横沟正史和京极夏彦肯定在击掌相庆,因为我还没有说到变格派,字数就够了。他们这伙人玩的是另一种东西,一种介乎物质和人性之间、似乎存在但又难以触摸的东西。宗教和科学、偏执信仰和狂热心态、精神病、催眠术、心理暗示、心灵感应、精神力量、神迹、超自然、结界、外星人……这是最难解开的谜,因为很难实证,而且这完全是靠大量的知识来掩埋谜底。这就像玩小强填字,如果你知识不够,那就只能用Google,如果你还打得开的话。

    无论推理小说家们使用什么样的工具来隐藏真相,但我相信江户川柯南的那句话“真相只有一个”,只要你留心细节、逻辑、本质、花招,观察作者给了谁过多或者重要的镜头,注意作者想表达什么思想和给了谁情感倾向,把推理小说家逼到墙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正如雷蒙德·钱德勒说的那样:“世界上最容易被侦破的谋杀案就是有人机关算尽、自以为万无一失而犯下的谋杀案。让他们真正伤脑筋的是案发前两分钟才动念头犯下的谋杀案。”而我们知道,后一种谋杀案你只能在监控视频里看到,推理小说家是不写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