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的怪胎世界 - [逻辑帝]

    2012-10-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223887199.html

     

    配图为一位设计师Chungkong的作品,可以想见三波有多重要。。。。

     

    作为一个童年的记忆里有着《全面回忆》深刻烙印的人,对现在的2012版《全面回忆》自然是有些不认同的。当然,我也不能确定,我小时候是不是真的看过《全面回忆》,也许那只是植入的记忆。

    但至少有几点,我对2012版《全面回忆》颇有微词:

    一、火星的设置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殖民地(澳大利亚)。

    二、主角每天通过“坠道”(The Fall)来往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

    三、三波妓女的出现时间和方式太过于平淡。

     

    我先谈谈菲利普·K·迪克,这样就能说清楚为什么这三个看似并不重要的小细节会毁掉这个《全面回忆》的架构。

    毫无疑问,菲利普·K·迪克是赛博朋克的光大之祖,他塑造了一种迷幻、虚无、专制的未来世界和美学标准,以至于出现了一个专有名词“迪克感”(Dickian)。“迪克感”贯穿在他的小说以及改编的电影里,包括著名的“回忆三部曲”——《全面回忆》、《少数派报告》、《记忆裂痕》,以及其他的《命运规划局》、《预知未来》等等,当然还有地标式的巨作《银翼杀手》。

    按照我的理解,“迪克感”有几个标志:对自我的不确定(包括对记忆和未来的怀疑),专制、高效、能控制个体未来的权力机构,颓废、破落、道德沦丧的社会场景,对种族歧视和人种进化(或者退化)的正反向的道德讨论。

    如果说阿西莫夫更喜欢观察技术和人的关系,那么菲利普可能更喜欢讨论人和人、人和自我的关系。

     

    说回《全面回忆》,原著小说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是一篇很短的文章,并没有什么炫目的场景,简单开始、突然结束,留下一大段空白。被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场景,都是导演保罗·范霍文在1990年给我们植入的。

    必须要提一下保罗·范霍文。在我的阅读经历中,从《机械战警》、《全面回忆》、《星河战队》乃至《脱衣舞娘》、《本能》,这位荷兰导演的片子似乎总像是吸了大麻之后搞出来的,迷幻诡异、精神亢奋、色彩鲜艳又肮脏,还带着点破坏狂和色情狂的倾向。三波妓女,就是他的杰作,当然还包括《机械战警》里腐蚀掉的人脸、《星河战队》里毫不在意的集体裸体。

    我觉得范霍文的这种气质非常好地从视觉上描述了“迪克感”。

     

    好吧,为什么之前说那三个细节不好?

    菲利普先塑造了一个不可达的世界——火星,主角奎德梦寐以求的地方,一个平庸的职员一辈子的理想。在原著小说中,第一句话就是,“他醒来——还在想火星”(HE AWOKED——and wanted Mars)。

    范霍文也继承了这种对不可达世界的描述,在1990版《全面回忆》中,瑞可公司(Rekall)的广告随处可见,反复强调主角的梦想——“你想去火星爬山?……那就来瑞可公司吧!”(Have you always wanted to climb the mountains of Mars...Then come to Rekall lncorporated

    对“不可达世界”的强烈梦想——以植入记忆完成梦想——梦想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冲突,只有完成了这个过程,才会产生对记忆和自我的深刻怀疑——这是《全面回忆》的重要主旨。主角奎德对自己的疑问也是逐步升级的:“我到底有没有去过火星?”、“我去过火星的那些记忆是不是真实的?”、“我现在的记忆是不是真实的?”、“我是豪瑟还是奎德?”、“我要做豪瑟还是做奎德?”

    2012版《全面回忆》的那些细节设置把这个反转给毁了。主角奎德住在殖民地(澳大利亚),上班在宗主国(大不列颠联邦),每天像通勤族一样来往两个世界。他对哪个世界有憧憬?他向往什么?他将去哪个世界查找自己的真实性?他将发现自己曾经属于哪个世界、而终将属于哪个世界?

    为什么奎德的居住地、工作方式和梦想世界的设置如此重要?因为世界对应着奎德的记忆,世界的真实性直接关系到他记忆的真实性。

    三波妓女的出现时间和出现地点也是如此。1990版《全面回忆》中,奎德在经历一大串自己无法判断真实性的惊险事件之后,打算真的去一趟火星找到答案。奎尔在火星看到的是罪犯、叛军和辐射怪胎的世界,流连色情酒吧的时候,这个三波妓女出现了,她给了奎德极大震撼,她是怪胎世界的典型代表,也成为了《全面回忆》标志性的符号。而2012版里,她居然就在奎德常去喝酒的酒吧旁边,毫无征兆、毫无意义、轻描淡写地出现,在故事还没有开始进入悬念的时候就像路人一样过了,这对奎德一点意义都没有。我相信很多观众也一定不觉得三个乳房有什么符号价值?

    范霍文的设计在这里就有绝对的意义了。包括那个肚子里长小人的怪胎在内,火星的确是一个罪恶感十足的怪胎世界,但,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奎尔在此才最终找到自己记忆的真实性。

    所以,真实和虚幻是一个痛苦的辨识过程,接受真实更加痛苦。瑞可公司描述的美好火星是虚假的,奎德在地球的平庸职员生活也是虚假的,真实的世界在那个肮脏、破旧、怪胎云集的火星,要接受吗?要和这些怪胎并肩战斗吗?还是接受科海根的建议,洗一次脑子回去好好生活?

    而且,奎德最后发现整个阴谋居然是自己和科海根一起设置的,真实的自己(豪瑟)居然是坏人,现在是要做真实的豪瑟还是做虚构的奎德?又应该怎么选择?

     

    当然,公平地说,2012版《全面回忆》对于没有1990版观看经历的人来说,还是很不错的片子。“坠道”的概念设计不错,场景设计也不错,只是追车戏对未来交通架构的描述有点老套了,《少数派报告》和《第五元素》都早用过这种轨道交通概念。

    至于男女主角爬出坠道厢体外壁的想法有点扯淡了,地球直径12742.02千米,坠道17分钟对穿,粗略一算厢体速度为44971千米每小时。这种速度还爬到外面去,皮会被整个撕下来吧?人都燃烧起来了吧?

    顺便说一句,现在的科幻电影总是在幻想中国,实在是看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