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看悬疑片? - [逻辑帝]

    2012-03-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95515279.html

     

     

     

    我基本上可以腆着脸说,看电影过程中那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已经离我而去了——凡是有一点点悬疑元素的电影,我都不自觉地在20分钟内看出它的用心险恶。

    归纳起来,要看看导演或者编剧在搞些什么鬼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其实,就是模式问题。

     

    比如,最常见的悬疑模式就是“猜猜谁是坏人”,几个人在你面前晃,谁是坏人/凶手,就这样。你大可以直接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你,就是你,戏份最多的你,就是凶手,就这样。

    因为很简单,花了大价钱请一个腕儿来演好人,又花了大价钱请一个腕儿来演坏人,你能不让他的戏份多一些么?——就好像你花钱买了红彤彤的樱桃回来做蛋糕,无论奶油多么糟糕,你都一定会把樱桃摆在蛋糕顶上的一样。

    《锅匠》就是这样一部典型的片子,加里·奥德曼演好人,科林·费斯演……大家都盼着腕儿之间有对手戏,擦出火花对不?那不就完了。剩下那几个,士兵是个傻大个,锅匠是个矮子,乞丐一开头就在匈牙利挂了,那不就剩裁缝科林·费斯身光颈靓,大飙演技。你说,他飚那么多演技,最后他不是坏人,他只是来考皇家演艺学院的,观众答应不?

    其实,勒·卡雷的原著隐藏得相当深,因为他是写小说啊,没有片酬问题啊……而且他也不需要考虑时间长度的问题,也不需要考虑读者记不记得住人的问题(小说读者随时可以翻到书前面去应证一下伏笔)。电影还真是悲催,花了钱的腕儿一定得用够,就算有钱可劲造,那也得给够戏份,只有120分钟要是戏份少了观众可能都不记得坏人前面到底哪里出过场……

    不过有的小说里把这个问题处理过头之后也很怪。艾勒里·奎因的推理小说我就不喜欢,他就喜欢玩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突然跳出来自承凶手的把戏,比如《希腊棺材之谜》。所有人都有嫌疑,最后奎因说,好吧,其实前面第59页出场的那个巡警,对,就是那个进凶案现场说了句我擦之后就消失了整本书的那个家伙,他就是凶手,至于原因嘛,等我细细讲来……我擦!

    《龙纹身的女孩》中的坏人也是戏份原则的典型例子。值得一提的是,这片里还体现了另外一个原则:对好人好的一般都是坏人,对好人坏的则不一定是坏人,他很可能是因为有着伤心的过去——这个原则还真是让人伤心。《龙纹身》里还有两个猜点是,死去的女孩到哪儿去了,和家族不相往来的女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两个猜点单独放能把人猜死,放一起简直能把人郁闷死:一个人凭空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另一个人突然远走他乡四十年不相往来谁都再也没有见过她,你说呢?除了是一个人之外还能干嘛,剩下就是看导演怎么解释她俩合体的事情了。

     

    第二种悬疑模式是身份,随之而来的就是“我是谁?”、“我在哪儿?”等等问题。

    我看《源代码》的时候,几分钟之内就猜到他已经挂了,再几分钟猜到他死在阿富汗,身体则冻在冷藏设备里,等到军装妹子出现,这剧透就大了,就是军方项目嘛,把死人(活死人?)冻起来利用他的脑电波、思维、精神什么的嘛。

    其实我蛮喜欢粗眉毛的,不过他这部戏实在是太没意思了。开场戏完毕,他就出现在密闭空间里,这个空间此后也出现多次,仔细一看你就知道这是直升飞机的机舱。他可以去到现实,8分钟后(是8分钟么我记不清了)总是回到直升飞机机舱,如此反复,他出现幻听,和飞机坠毁声音有关,他在阿富汗当兵,你说他除了是在阿富汗因飞机坠毁挂掉还能有别的解释吗?而且,粗眉毛后面居然开始发冷,两条粗眉毛上都凝满了霜,那他肯定是真身冻起来的啊。

    其实也很简单,身份模式就是“倒装”。他是活的,那他就是死的;他周围都是鬼,那他自己就是鬼。然后这两种身份的倒装还必须有着互相的情节渗透,类似真身冻在冷库里,那么思维空间里的他就会觉得冷这样的设计。像《小岛惊魂》、《第六感》这样的片子都是这样,他看别人是鬼,那他本人就一定是鬼,然后最后来个颠覆,导演一定觉得观众会哇哇地叫出声来。

    你拿这种倒装思维再去看看《禁闭岛》,觉得好理解吗?而且《禁闭岛》(猛击这里)里还有很多细节,几乎就要用粗体字写着“TIPS!”了。

    顺便说一句,《盗梦空间》也是典型的身份倒装,不过丝毫没有悬疑,诺兰之前的《记忆碎片》还算悬疑味道不错。

     

    第三种悬疑模式是逃脱。最典型的就是丧尸片,几乎所有的丧尸正剧都是逃脱模式,其结构就是“留在这儿比较好,还是逃走比较好?(逃去那个传说中的避难所比较好?)”所以,这也可以称作是“避难所”模式。废话!所有的丧尸片里都一定是留在这儿比较好,不过你要是留在这儿不动,那观众看什么呢?

    所以,他们就一定逃脱了……然后就死在避难所了。我在这里所说的“这儿”、“那儿”、“避难所”不一定指物理上的空间,有可能是精神上的、信仰上的或者科幻范畴的维度、空间等等,而“死”和“活”也不一定指生物意义的死活,有可能是精神上的、信……明白了吧。就是这个结构。现在每次看到一帮人在那儿煞有介事地讨论要不要逃走呢避难所是不是真的存在呢,我就觉得烦,赶紧上路吧,特别是你,你还带着小孩,你不逃走政治上都不正确。

    《神秘村》、《异次元杀阵》也是类似的模式。一个划定的区域,区域外是什么不知道,然后一帮人基于一种神秘原因在里面,然后就ESC吧。总之,传说外面好,那就一定坏,传说外面去不得,那外面就一定桃红柳绿,总是有谁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阻止大家知道外面的真相。

    《异次元杀阵》还有一个也是很老土的原则,活到最后的一定不是聪明人!有儿童的话,优先存活,其次是残障人士,尤其是智力障碍人士,孤独症患者再加分(唐氏综合症倒扣分!),然后是女人,最后是男人。

    种族很重要,如果黑人女性,那一定配白人男性,如果白人男性,那一定配黑人女性,没理由让一男一女俩黑人都给灭了,那编剧完蛋了,政治不正确了哦。

    职业很重要,如果是文职,一般死得快,如果是体力工人,可以活得久一点,如果是退役军人,越南(现在比较流行伊拉克、阿富汗啦)回来的,而且没有伤心的过去,恭喜你,你很有可能打通关。

    性格也很重要,不要欺负同行的女人哦,你会死的,不要对女主角太好哦,你会为她献身死的,不要太搞笑,搞笑角色会死的。

    如果你是文职贱男,白种人,打老婆,抢着对女主角献殷勤,自私刻薄,讨厌小孩,小动物不喜欢你,算了,你赶紧另开一部片吧……

     

    说到政治正确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说说第四种模式了,后启示录。后启示录简单地说,就是“世界完蛋了,现在怎么办?”

    《艾利之书》里,艾利一直要去西方,他带着一本书,不给人看,所有坏人都要来抢这本书,想拥有书的巨大力量统治世界。这个猜点可以说完全没有。不给人看,那这本书一定是白纸哦——事实上,我猜错了,答案揭晓:不是白纸,是盲文……

    后来他的书被抢了,可坏人也悲剧了,没人看得懂盲文。最终艾利还是来到西方某神秘领域,对人说,我是艾利,我带来了书。人家问,书呢?艾利说,拿纸来记,我背给你。好吧,艾利是丹泽尔·华盛顿演的,猜点是:这本书是什么?

    废话!当然是《圣经》啦!所以丹泽尔·华盛顿张嘴就说:“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救赎式的旅程,统治世界的巨大力量,人类的文明薪火,难道是《悲伤逆流成河》啊!?

    最最重要的是,黑人!如果是白人+《圣经》,这事就完全政治不正确了。我都能想象编剧的苦逼脸——“会被骂WAR种族主义吧……”

    所以,后启示录模式也很好猜,你就往圣经的各种路数上走,然后加点种族大同、政治正确的作料就对了。

    《人类之子》(猛击这里)里,人类丧失了生育能力,世界大乱,然后男主角要送一个女人出城。看到这儿,都不用猜了,如果我是男主角,我会这么想:一、我很牛逼,我牛逼到冒着生命危险一定要送一个女人出城。二、女的。三、全人类都无法生育了。

    还需要继续么?

    那女的肯定怀孕了啊!不就是耶稣诞生打救世界嘛!——那女的后来在牲口棚里给男主角吐露真相。牲口棚!你妹哦!

    随后的戏码就是如何把“耶稣”从罗马士兵的魔爪里救出去了。

    后启示录模式还有一个经常出现的原则,就是循环因果。就是有一个预言,最终预言的实现是因为预言的起因。如果有预言说你一定要去一件事,而你不想做这件事,因此你逃避了,那么你逃避的这些行为最终就一定导致你去做那件事——这特么就叫做命中有时终须有对不对?

    《少数派报告》、《十二只猴子》都是这样的结构。我怎么会杀人?我特么都不认识他,跟他无冤无仇,我干嘛要杀他?不行,我要逃走。

    好吧,你完蛋了……你特么一定会七拐八拐最后拐到他面前去一枪毙了他。《暗花》也是这样的故事。你看,这其实跟基督教和佛教的因果论有关系,基督教不是也从释迦牟尼那儿学到了不少理论嘛。

     

    说这么多,我想大概也就是这几种模式,或许还有,不过我还没总结出来。套用这些模式,基本上可以猜出剧情走向。

    另外还有一些小原则,比如上面说到过的种族啊、职业啊、年龄啊、性别啊。加上这些原则,就可以确定一些人物的命运。

    其实还可以说说观影过程中的细节。

    比如物体的使用,对着某个小物体猛拍特写,其中必然有诈!《超级8》里反复咏叹主角的项链,是死去的母亲留给他的,代表着他一个无法释怀的心结(写下这样的描述我真是都要吐了),然后苦逼外星人滞留地球一直想要回家,是靠吸收金属物体来做飞船的。

    所以?

    所以,这项链一定会在全片结尾最高潮的时候被苦逼外星人吸去做飞船飞向浩渺的星空!项链划过夜空慢镜头,音乐起,苦逼观众和苦逼主角和苦逼外星人都一起放飞心灵了。

    比如镜头的使用。第一人称镜头一定代表主角的视角,不一定是真实的,第三人称镜头是观众视角,如果不是真实存在的,那就把导演拖出来打——玩FPS游戏的人还能被骗吗?好好的跟随镜头,突然就减缓了,主角在前面背对镜头产生犹豫,那就一定有东西要跳出来了——因为镜头太紧,跳出来吓不到人!

    比如影像风格。过去与现在、闪回和闪前(坑爹的JJ发明了闪前这个鸟玩意)、虚幻与真实、不同维度之间的场景都会有不同的影像风格,要么是色调,要么是曝光度、对比度,要么是重力、时间等物理定律不同,要么是一些细节物体的代表性,要么就是最白痴的黑白彩色、画面柔化和四角遮幅,总是看得出来的。

    还有什么呢?暂时想不到了,以后想到了再说。眼下这些够用了,剧情走向、人物命运、物体细节、时间轴全部都拼一起,还猜不出来怎么回事么?

    最不济,你看看进度条嘛,进度条还没过半,现在就跳得厉害的能是坏人吗?那剩下的演什么?放片尾曲么?

     

     

    以下这些是我随便想到的比较有悬疑元素的片子,百看不厌,它们已经不再靠悬疑打动人了,即使你知道怎么回事,你也会为编剧和导演的细致匠心所吸引。(芬奇君有三部哦,不愧是我的偶像)

    《波恩的身份》第一集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迈克尔·克莱顿》

    《十二宫》

    《搏击俱乐部》

    《心理游戏》

    分享到:

    评论

  • 解说让我瞬间不想看《源代码》和《龙纹身的女孩》了。
    不过~~~~又有点想去证实看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