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杂 - [强迫症]

    2008-04-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9372569.html

      关于王千源女士,我理解就是,王根本没有参与到那次活动当中,只是当天突然一下就在现场激动地冒出来了,然后大家被震惊了。这完全可以想象,王刚到杜克,很有可能还没有混入华人组织的领导核心,但她的性格驱使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我花了两个通宵来研究王的资料,我自我感觉应该比较全面吧。那么她的性格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看看几年前的青岛日报,是如何描述王的,那时候她应该是学生们的楷模,报道描述她是一个立志要从政的人,有着自己独立的意识和远大的抱负。如果我是那位记者,我应该很高兴面对王这样的受访对象,王的经历很富故事性,言谈引经据典,每句话都可以拿出来作小标题,她给我省了不少力。因此,王在出国前应该是作为素质教育的典范来塑造的。
      接下来,我看到一些王的高中同学的回忆(百度的青岛二中吧几乎被爆掉了)。在这些回忆中,我看到的是一个亢奋(我本来想用癫狂的)的学生干部。有一个事情比较有趣,他们曾经组织了一个虚拟联合国的课外活动,王热衷于在谈判和斗争中展示自己的技术手腕,和其他“国家代表”达成一些“政治协议”。当然,她成功了。同学们描述她是,“我觉得她是成大事的人”。我深度怀疑,她在杜克的这次表现,很有可能是她认为现在正在进行虚拟联合国的课外活动。
      除此之外,王在杜克的朋友们没有一个对她进行过正面描述。所有的描述集合在一起,勾画出一个幻想狂的形象。有人说她在演讲中的手势是极力模仿外国政治人物的演讲手势,她有很多这样的录像资料,每天研究他们的语言风格、音节停顿和手势。据说,她热衷于向人透露她的性经历,如何飞掉那些不堪的男伴,而事后证明那些男伴甚至不认识她,杜克的那些人现在把这形容为 fxxk around。为什么一个女生会不无炫耀地展示自己的虚构的性经历呢?我愿意把这归结为文化休克(cultural shock),一种试图融入当地文化的努力,尽管她想融入的只是一个自我想象的当地文化。
      她的自我想象还不止性经历这么简单。杜克的很多人指证,王曾经炫耀过她父亲的领导干部身份,后来被证明是虚构的;她的韩国经历被证明是虚构的;她还有很多在中国参加不同政见活动的惊险故事,当然也是虚构的(不同政见组织会接受一个中学生?8X8的时候她应该还是液体吧?)。
      好了,不管怎么样,事件已经出了,然后王就有了那篇著名的公开信。在我看来,那不过是新概念作文的水平,脑子一团浆糊,不知所谓,堆砌词藻,有点古文版知音的意思。接下来,她登上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自由[敏感词]电台等等等等。我很悲哀地想象,一个从小立志成为政治家并不懈为之努力的孩子,脑子里充满了种种自我想象,从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现实世界,在那次事件后遭遇了一片辱骂,然后呢,她发现那么多的西方媒体居然排着队要来约她的采访。在她的简单逻辑里,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她会认为自己是“被选中”的,被历史命运所推动站到了一个重大节点上,而她一定会相信自己是一个希腊悲剧式的人物。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很多人喜欢把自己悲剧化,以此证明自己是对的。
      所以,她会在采访中说,她代表了绝大部分中国青年的想法。她还耸人听闻地透露,她从不能透露来源的渠道获知,她已经上了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她的父母正在遭受迫害、处于逃亡当中。到这里,我基本可以界定她有着某种被害妄想。接下来,她聘请了律师,准备起诉杜克大学华人学生学者联合会,要试图解散这个团体。
      她行为充满了幼稚和简单化的举动,这全都基于冲动和想象的思维层面,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西方媒体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文章写得很漂亮,塑造出一个向往自由世界的少年英雄形象。如果王是想黑下来,那么她也干得挺漂亮。不过,我更愿意把她想象成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孩子,这个小孩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根本不了解媒体,也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她甚至不考虑自己亲人的处境……她现在已经贴上了一个别人所需要的标签,她的想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她已经在一个被设定好的轨道里开始运行了,糟糕的是刹车在别人脚下。
      实际上,这不就是我们天天所见的那些小孩的状况吗?只不过,他们没有王惹出的事情那么大而已。他们天天抱怨不被理解,深信别人应该为他们而运转,从来没有接触过底层生活,却莫名其妙怀抱着怨气,进入社会的时候带着满脑子的幻想,遇到挫折和误解的时候就开始指责制度。
      当然可以指责制度,比如我现在就要开始指责我们的教育制度。我感到很悲哀的就是我们的教育制度,我以前曾和朋友讨论过,为何我们的教育里如此缺乏通识教育,所有事情回到常识都可以解决,但偏偏我们的学生们缺乏常识去理解世界,而实际上你接受的专业教育又是落伍和狭隘的,不能帮助你解决很多问题。那你该怎么办?就像王这样,体制内培养出来的模范,实际上任何现实操作能力都没有,一但出国就立刻被震晕,然后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只能说她亲手把自己给毁了,性格决定命运,但我又不能怪她,因为她只是一个工具。
      我讨厌她,是因为她很愚蠢,而我又无法证明她是真愚蠢还是假愚蠢。我同情她,但我相信她一定会觉得我才需要同情。事情就是这么复杂,可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我们的世界就是由复杂组成的,他们总觉得这个世界一定有一个开关,只要拧一下它,所有问题就一下解决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回复发条:是很狂躁,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体力了.以后还是就在发条这小狂一下就好.那样真累啊,一口气发完评论狂后,看见8!8里左边一栏全是我的评论,自己跟做了贼似的心惊胆战.强烈建议你们把最新评论栏煽了.免的我下次发狂后,自己看了都怕.....................................
  • 她可能是看希特勒的演讲视频,看多了。如果你们去看下希特勒的演讲视频。是不是很像啊!只不过王1000显得幼稚一点。
  • 她可能是看希特勒的演讲视频,看多了。如果你们去看下希特勒的演讲视频。是不是很像啊!只不过王1000显得幼稚一点。
  • 典型的活在象牙塔里的人
    不过她的某些想法绝对不简单
    看看她接收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的视频吧
    她否认网上流传的那封父母的道歉信是真的
    如果她真的在乎父母的安全的话 无论是否是父母所写 她都应该承认
    她的话里有意把她的父母也彻底卷入这件事 这样网友有可能把攻击对象更多的朝向她的父母 给西方媒体造成一种家人也被迫害的印象
  • 王同学绝对有领袖的潜质,完全具备庞勒说的领袖人物特质。把人生杜撰得不仅别人相信,就连自己也会信以为真。哦!领袖啊,一定要是偏执的人群中最偏执的那个。
  • 还是要说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名字叫什么我忘了,回头找出来。
    杀人犯利用了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年轻人,编造自己的老爸是丘吉尔或者蒙哥马利,他是间谍们的头号追踪人物,让所有人以为他有被害妄想症,让所有人以为意外都是妄想症造成的,结果一切都是排练好的表演。
    看完事件分析之后,我当然也不相信王1000有那么大本事,自导自演一出戏,不过事实也证明,当已经有人开始利用这种现象的时候,我们还刚刚为出现这种现象讨论半天。
  • 我也是被迫百了一下才晓得。
  • 遭了,我完全不晓得这件事情到底是啥子事情。只好马上谷一下,迅速更新。哎,这年头,每分钟都不得安宁。
  • 你写人物命运为主导的事件会很好看~~~
  • 基本同意发条的分析.
    的确是还处于校园学生会政治系统的惯性力里,扔出国后,却分不清力场变了,她还照原戏码唱.又碰都这么一个乱势,国外正愁没事让他们乱,国内又嫌骂的不过瘾,她的政治瘾发的还真不是时候.
    估计,等这阵乱过去,她也真的是绝对从上错的轨道上下不来了,估计,美国又得多政治庇护一个被害妄想狂.很想知道,十年后,她会如何.

    PS:好象不久前看一篇文章,某专家又在忧虑我国青年对政治越来越冷漠,估计,经这么一闹腾,庄稼会觉得,还是冷漠点好啊..........
    回复蓬蓬嚓说:
    听说蓬蓬嚓在董妈的地盘里展示了一点躁狂?
    2008-04-20 04: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