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战”与义和团 - [强迫症]

    2012-0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89656226.html

    本来还写了写对“韩战”的看法,觉得没写好,一直在修修改改没发,现在看到了方舟子的这条微博,我觉得没有必要发了,这场辩论已经毫无意义。

    原微博已经删除了,这个截屏是来自新浪微博的@Vladd,谢谢。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如果之前方的质疑或许还只是偏执和武断,那还在讨论范围之内,持不同观点者可以各自争论,甚至骂架也都无妨。而如今,我显然已经看到了一个狂热的煽动者、一个疯狂撕咬的街头大妈、一个以下我将要讲到的形象。

    我想引用一段文字来类比一下这种毫无证据的疯狂煽动行为的恶果,因为这种行为和恶果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从中国人的心态中走开。

     

     

    义和团组织最初的行为模式是其成员应该有特别强烈的爱国之心,这样神灵才能附体,赋予其超自然的力量,从而刀枪不入……他们不敢袭击“洋鬼子”,首选目标是“二鬼子”,即中国的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因为生计受到轮船和铁路的威胁,船夫和车夫,以及对外国怀恨在心的人,大批加入了义和团。1899年粮食歉收,据说是外国人使得天不降雨,因此许多农民也加入了义和团……义和团的几个山东领导人已经到达,正在寻求发展新的成员。他们开始操练,但反响很小,所有品行端正的人们都强烈地反对他们的行为,他们只好转向城市最贫困的部分,那里是乞丐、暴徒和流氓的聚集地,只要有利可图,这些人随时准备做无法无天的事情……

    和平生活着的人们,买卖嫁娶,大家一起和睦工作,可是,突然发生了变故。人命如草芥,盲目的狂暴控制着人们的心灵,导致流血、燃烧和仇恨。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什么呢?

    外国人的干涉给中国带来众所周知的耻辱这是真实的,但这不足以解释上面提出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一个常常把此类事情留给官员们思考的国家。

    对外国人的普遍蔑视和仇恨也是真实的,教会人数的稳步增长,引起了人们的普遍仇视。事实上,在中国,并不存在宗教狂热,信奉一神教的人很少,但如果提议用新的崇拜目标去取代人们所信奉的众神,就会引发宗教狂热。

    ……

    起先,义和团超人的力量似乎主要依靠催眠术。为了使人信服,某个狂热的追随者故作怪异,装神弄鬼,扭曲夸大,知道痉挛昏厥倒地为止。有时,他还要嘟囔些谁也听不懂的话,发出些奇怪的声音,说这是已经附体的神灵昭示。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是一个地道的货真价实的义和团。迷信和模仿也对中国人敏感的神经质性情起到了作用,许多人倒下,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会倒下,他们身边的伙伴倒下过。

    ……

    据说,贫民区里已经没有一个乞丐了,所有的人都参加了义和团。许多渴望刺激的青少年加入到义和团的行列里,使其队伍迅速膨胀……说到义和团,理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没有人赞成义和团的奋斗目标,但是,很多人对他们超自然的神奇力量却深信不疑,人们害怕了。

    墙上贴着的布告,人们传阅的传单,都在讲述外国人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从输入鸦片到攫取中国的港口,包括在井里投毒,以及残害儿童等等,许多人甚至认为接触外国的东西都非常危险。据说外国的纽扣是施了魔法的,能迷惑人,否则为什么能燃烧呢?在我们家的厨房里,我们的厨师把纽扣从罩衣上割下来,放在火上燃烧,而其他人则惊慌失措地看着。

     

     

    这段文字挺长,但我觉得很有必要看看,它来自《奉天三十年》,是一位苏格兰医生兼传教士杜格尔德·克里斯蒂在华生活经历的自述。这两章叫做“走上歧途的爱国主义”和“疯狂的1900年”,在此之后,则是大段大段令人战栗、不忍目睹的血腥描写——义和团对所有跟外国有关系的人和物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清除。然后呢?41天后,和义和团一起并肩战斗的清军调转枪口,“杀掉每一个能够找到的义和团”。

    历史总是这样,最简单的事情却往往走上了最复杂的道路。义和团们杀掉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大部分外国人都有消息渠道和逃走方式),他们一点也不觉得残忍和痛心,最后杀他们的也是中国人(清军),他们也不觉得残忍和痛心。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到义和团式的煽动力和蛊惑性在一百多年后的中国依然有着强烈的存在感。虚虚实实、剪裁过滤的资讯,毫无根据、但颇具想象空间的臆测,再用普通民众最憎恶的外壳包裹一下,对怀着“朴素情感”的民众有着极强的诱惑力,所谓“民心可用”。

    而我毫不讳言地说,绝大部分民众丝毫不具备独立搜集资讯、探求真相的能力和耐心,他们更喜欢跟从自己的动物本能,撕咬和咒骂,憎恶和恨。作为个体的时候怯懦,混迹人群的时候蛮横。他们跟从这一场风波的心态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总之有人倒霉我就很高兴。

    很多反韩派都认为韩寒是民粹主义、反智主义,但韩寒的脑残粉和猪队友除了说蠢话和骂大街之外,其实并无什么危害(他们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而这些自持理性、科学的反韩派却采取这种极其恶劣的手法,利用民众对政府管制的不满情绪来栽污对手,完全是最下流的政治操弄手法。

    义和拳大师兄是干什么的?谣言、催眠术、煽动仇恨、组建受害者同盟。谁才是民粹的代理人?到底是韩寒?还是方舟子?

    这场辩论就算谁赢了又怎样?然后还不是被调转枪口,“杀掉每一个能够找到的义和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