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革命? - [科学家]

    2011-11-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70882770.html

    首先是几个问题:

    大家是否都感觉到微博上的营销号实在是太泛滥了?僵尸粉是否太猖獗了?营销号、僵尸粉以及以各种“微博营销专家”名头出现的实体人,这种寄生生态是怎样存在的?是否可以终结?

    微博这种网络传播新模式有多大的革新?它是否真的到了可以改变传统传播结构的程度了?

     

    这几个问题我想了很久,还没想清楚,不过如果我不写下来就会忘掉。所以乱写一气了。以下提到的微博均指新浪微博,因为我只玩过这个。

     

    两年多前,我去注册了推特。刚上去挺不习惯的,因为看不到每条推的转发数和评论数,也看不到其他人对这条推的评论,所以进入某个人的主页,就像走入了坟场,静悄悄的。我对某条推的评论也只有推主才看得到,他如果愿意回我,也就是我和他点对点的交流,别人既看不到,当然也就无法插嘴。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推特要这样做。

    后来我就上了新浪微博。这里显然很符合我和大多数中国网民的习惯,转发数、评论数赫然在目,点开评论看看别人是怎么喷的,插句嘴和评论中的某人吵两句,挺热闹。

    我没有想过新浪为什么这样做。

    现在我打算想想这个问题。现在新浪微博两年了,很多大牛们都在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微博打开了一个传播的新模式,微博在人和人之间划出了多大的信息鸿沟。

    我不太以为然,因为我觉得信息鸿沟或者“认知结界”随处可见,自有人类起,我们就在用各种东西制造鸿沟和结界。(我喜欢结界这个词,经常用它,因为鸿沟是看得见的,你可以通过工具或者学习而越过的,而结界是你看不见的,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是进不去)

    以微博划分的鸿沟并不比AndroidiOSmsnqqPESFIFA所划分的鸿沟更大,或者说十二星座、8090后、421家庭甚至于“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这些概念所割裂开的人群都比微博的力量强大。在对信息本义的改造上,微博更比不上腐文化的改造力更强。就算在微博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时事政治方面,它也并不比一本内参更有力。

    而且——我要说“而且”了——微博所制造的信息烟尘、沟通路障和认知幻象远比它所起到的推动作用更隐蔽、更可怕也更有麻醉性。

    先说说信息烟尘,这是个好词汇。北京最近天气不好,但气象局的检测数据不错,美国大使馆的检测数据却很糟糕,原因是他们一个检测的是PM10、一个检测的是PM2.5。信息烟尘就是信息中的PM2.5,极小的微粒混杂在空气中,形成雾霾,让你看不见真正的信息。如果你是一个关注了上千人的微博玩家(真的有这样的人),那你收获的信息烟尘一定很大,我都不敢正眼看你的时间线——那一定是一个充满了性灵小故事、情感小段子、隽永妙语、双关语俏皮话、萌猫图和美食照的世界——能奉献这么生机盎然的世界的,一定都是那些营销号。

    沟通路障不多说了。我实在是很佩服那些发明“软删除”、“延时发布”、同一地域IP不能访问等等技术手法的人,他们比任何一家网络公司都能更快地了解产品特性,并且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方案。

    认知幻象则是像我这样关注很少人的玩家容易出现的问题。我关注的都是我觉得有趣的人,但我同时就陷入这样一个疑问:我所看到的信息难道不都是我觉得有趣的人发出来的吗?我不就等于是在照镜子?不就是用自己已经认同的观点再次证明自己的正确性?并且——我要说“并且”了——还让我们以为我们和世界沟通得很好,让我们以为世界等同我们的想象?我关注的那三百个人就等于全世界?

    好吧,回过头来,推特为什么要那么做,而微博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所有人都没有评论数、转发数的显示,那么每一条推看上去都是一样的,没有热冷之分,所谓“所有的信息都是平等的”。你只会对信息内容感兴趣,不会对转发评论的冷热度感兴趣(这些也是附着在信息之上的烟尘)。你走进一个人的主页,和另外一个人的主页是一样的,都是坟场。你不会觉得说“靠,这儿怎么都没人评论的,没人气啊,走了”。

    在微博就不一样了。你在姚晨微博那里的感受和某个不知名微博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几万的转发、几千的评论在那儿摆着,你要不要点进去看看都有些什么评论?这就是所谓“但有些信息比另一些信息更平等”。有些粉丝把明星微博当成了聊天室,有些粉丝团也自然组织起来冲人气,在明星的某一条微博下面刷评论。其实他们不是机械地刷,他们就是在聊天,把微博评论当做聊天室用。一晚上可以冲上几万,这样此条微博会冲上首页。他们视此为乐趣和成就感。

    粉丝行为没什么好批判的,那么营销号和营销专家呢?如果所有地方都是坟场,第三方也看不到你某条微博被转上多少、评论多少,请问营销号怎么向人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反过来说,这也是微博上的营销号喜欢发布那些明显愚蠢的博的原因,他们喜欢被骂,骂上几千条他们会很有存在感。

    如果说技术架构、系统设置是法律,删号、禁言等各种管理手法是行政命令,那么微博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一个有漏洞的或者说有纵容倾向的法律体系下,不停地试图用行政命令解决问题——这和我们的国家倒是很相似。既然扶起摔倒的老人会被法院判输,那么不停地开会强调助人为乐又有什么用呢?既然系统设定是倾向于炒作更多的转发数、评论数,那么水军、营销号、僵尸粉又怎么可能杀得绝呢?

    所以这乱七八糟的一切就把一个元问题推到前台:技术是道德中立的吗?

    这个问题很大,可以一直讲到基因改造、克隆人甚至奥斯维辛去。Google、推特以推动信息的流动而获利,百度、微博以控制信息的流动而获利。都是技术发明,谁更有道德呢?谁又有资格来裁判这种道德呢?

    我想很多人都不会同意说微博在减缓信息的流动,但我真的觉得至少可以说它是在“让我们以为在加速”。拜上述的各种新发明所赐,很多原本应该得到关注的信息湮灭掉了。同时,还有大量的烟尘阻塞信息的通路、扭曲信息的本义。当然,同时也有很多在前微博时代没有耳闻过的信息在微博上散布出来了,可就是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怕。它似乎营造出一种新的(认知)幻象,让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想看到的信息,让我们以为我们看到的信息就是真实世界、就是世界的全部。一部分人认为世界大好,就是一小撮人在到处乱喷;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基本面已经完全坏掉了。他们天天在吵嘴,从这一点上讲,微博所割裂的人群还真挺大。

    真正的世界是怎样的呢?我没有能力做判断,但我认为:(新浪)微博不代表新人类——腾讯、网易、搜狐都会为我作证——微博只是一个还有着很大缺陷的传播工具,它所影响到的人群是极微小的(以人数而论)、很狭窄的(以社会属性而论)、有着极强选择性的人(以思维而论)。连网民这个人群都不能有什么样的影响力,更何况在网民中又能占到百分之几的博友呢?

    从创造力上讲,目前微博上传播的信息和方式,还让我看不到一点新意和能量。它远远不如ACG更有改造、变造和创造能力,所谓微小说、微电影都只是一个很浮夸的外壳。它自身并没有生产能力,仅仅是一个起哄平台,一个把已有内容搬上微博的壳而已。

    其实,它不正应该就只是一个平台、一个壳吗?大牛们所赞誉的那种新的传播格局,也正是我所说的麻醉性,千万别因为和自己观点相投的某条微博被转发上万就因此觉得世界已经改变了,那只是自我沉醉而已。

     

     

    谢谢以下这些文章,对我的想法有很大帮助:

    霍炬大师的《Google、百度和谷歌的那些事》

    以及

    不知名大师的《技术是道德中立的吗?》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丧尸地铁 2010-11-02
    河南之三 2005-11-02
    河南之二 2005-11-02
    河南之一 2005-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