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国和幕末(四) - [逻辑帝]

    2011-05-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30148786.html

    有朋友问,既然看时代小说,怎么可以错过山冈庄八?

    我这次就讲讲山冈庄八吧。

    山冈庄八的名气自然也是非常大,以至于他的《德川家康》引进中国的时候还掀起了一股热潮,众多媒体追捧,众多商界大佬纷纷表示,不看这本书就不要做生意了。大凡一本书被冠以“商场上的孙子兵法”或者“看××,学商道”之类的热血话语的时候,我就很警惕,不过没看过,不敢置喙。

    一直没机会看,这次既然又开始看时代小说,那么就拜读一下山庄冈八吧。

    开始看的是《丰臣秀吉》。

    开篇从尾张的流民作乱开始讲起,一个叫日吉丸的小孩跟他们混在一起——众所周知,这就是未来的太阁大人了。在这一章里,山冈庄八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描写日吉丸和他的童年玩伴如何绞尽脑汁想从流民那里搞到一块马肉来吃,马肉吃完,这一章结束。

    好吧,我觉得还行,也许是庄八殿想要从当时的艰苦生活写起,来衬托太阁大人从小就有的坚韧和狡黠吧。

    接下来是,日吉丸因为被继父种种误解和排斥,所以去了邻镇做工坊的小厮。这一部分也还行,太阁大人从小苦命,他小时候各种落魄也是好看的。

    然后是,日吉丸遇到了蜂须贺,把蜂须贺骗得团团转,这一段其实我觉得骗术一点也不精彩,不过想想小六那个脑子,也许就是这些傻乎乎的招儿他也会掉坑里吧。所以,过。

    日吉丸在蜂须贺正胜那儿苦练两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蜂须贺家的鲁莽汉没有一个能胜过他的”。看到这儿,我开始有点心里打鼓。太阁不至于如此吧,好吧,或许这样也行,认了。

    我就一直耐着性子,好,日吉丸改名藤吉郎,终于要出发去维护世界和平了。他首先去稻叶山城城下町卖针,被一个武士认为是敌国密探,于是开始争执。猜猜这个武士是谁?他,就是,明智十兵卫光秀!

    说实话,我真的吓了一跳。主角出得太突然啊,出得一点都不庄严啊,就像街头大妈吵架一样就出来了啊。

    吵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最后明智光秀是这么说的:“嘘!有一事相求,前面不远处有位姑娘来买针,名叫阿春,十七岁,你把她……带到骏河去,作为你的旅伴……可以吗?”

    啊?这是什么情节?穿越文?男主角就一定要有艳遇么?

    然后,藤吉郎就决定去了……

    我勒个去!

    街上遇到吵架的人,让你带个女的扮成夫妻去敌国,你就去了。谁啊?谁跟谁啊?

    然后,庄八殿花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藤吉郎没有接触过女人,于是就被迷住,一路上指哪儿打哪儿。从美浓走去尾张,过了三河,在头陀山城堡,投靠了城主松下嘉平次之纲,藤吉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我不知道阿春知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我也没看到阿春做了什么间谍任务,她上门之时假装递了一封明智光秀的信给松下之纲(那只是一页白纸),然后就努力说服松下之纲他俩是有用之才,把他俩留下做了仆人。此后N年,她一直在做饭。

    藤吉郎在这儿待得挺投入,集中精力参与了和阿春旧情人的争风吃醋活动——阿春的旧情人居然会路上走着走着就走进这座城堡来投靠,这也算是有缘了……

    他俩,就,真的,一直在这儿,当佣人,当了N年!主要的内容就是做饭吃饭喂马互相说话……这就是间谍?!

    我看到这儿,决定去搜搜我是不是看到伪书了。不幸的是,这是真的!这真是山冈庄八的手笔!

    不信你去当当或者新浪试读,这好几个章节他们直接删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么一句话:“没想到,他却在此处邂逅为朝仓义景担当密探的女子阿春。藤吉郎改变了自己的计划……”

    这倒轻巧。

    我也得改变我的计划了。

    我去下了《织田信长》来看。这也是山冈庄八的巨著啊。

    结果是,一样的,各种扯淡!织田信长和他的三个老婆的故事就把我给击退了……

    评论山冈庄八离不开这样几句话:“日本文坛巨擘山冈庄八,以文学化的传奇之笔……文笔轻快,情节跌宕,读来让人心潮澎湃……”我现在知道这几句话什么意思了。

    我不排斥戏说,也不排斥戏剧化和文学化,不排斥作者的虚拟情节和合理想象,不过作者到底要表达什么,总应该比读者更清楚吧。多一个阿春无所谓,但哪有莫名其妙让丰臣秀吉和阿春去一个山上当若干年佣人,让读者等着他们迷途知返的啊。从开始到结束,乃至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合理性、没有一丝推动力,这个情节是怎么自己长脚走到那儿去的啊?

    另外,附上一段摘抄,这就是两位伟大的间谍在执行伟大的间谍任务过程中做的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你们受得了,那我就认了。

     

    “喂!阿春!”

    “什么事?阿春阿春的……”

    “你是不是叫阿春?”

    “找阿春有什么事,快说!”

    “不,没什么事,脚累了想让你揉揉,算了。”

    “就这点事呀。”

    ……

    “老是阿春阿春地叫,阿春都被你叫小了。刚开始时你还浑身打颤呢,可是……”

    “伟大的老婆殿下,不愿意听丈夫叫吗?”

    “什么是女人,三天就清楚,逞威风自我满足的是你。我的丈夫这么有出息,就让我一生陪伴在你身边吧。”

    “好了,这就是女人吗?我之所以阿春阿春地喊,是因为你的名字叫阿春嘛。”

    “哎,讨厌鬼,又三个阿春连在一起。”

    “到了夏天,你就不会陪在我身边了,到那时我不知多寂寞呢!”

    “一开始就应该有心理准备,这是不言自明的约束。”

    “约束是约束,但人与人之间的邂逅是非常奇妙的事。”

    “别说了,再说下去阿春要哭啦。”

    “阿春……”

    “哎。”

    “看!那边有座寺庙……”

    “好,肚子也饿了,我们在树荫下吃饭吧。”

    ……

    “阿春!”

    “这次只叫了一个‘阿春’。”

    “我要尽情地叫,阿春,阿春,阿春……”

    “哎,哎,哎……”

    “哎呀,你哭啦?”

    “没有,怎么会呢?我这是……我是个死过一两次的女人,我还准备死第三次、第四次……”

    “阿春!”

    “我这不是在答应吗?”

    “我绝不打搅你。进骏府后你打算怎么办?住在哪儿?我只想知道这一点也不行吗?”

    “不行。你这样问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虽然我们有严格的规定……但……这不像藤吉郎先生呀。”

     

    我知道这是在讲爱情,可我想说,真的不太接受得来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对话、这样的情节。

    太阁大人,你是演韩剧出身的么?

    而且,这样的直接引语成排成排地出现,看得人好累啊。

    庄八殿的书,我是不会再看了,还是留给商业精英去看吧。

     

     

    随便配张图吧:

    太阁大人的电影我没见过,他的大河剧倒还有几套,这套是1996年的大河剧《秀吉》。你别说,竹中直人还真是符合我心中秀吉的样子。

    另外,大河剧《利家与松》也算是跟丰臣秀吉有极大关系。怎么说犬千代也是藤吉郎在织田家唯一的好友,松跟宁宁也是闺蜜,前田利家和松的婚事都是秀吉和宁宁撮合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冻酸奶威武 2010-05-25
    如来 2007-05-25
    北京1 2006-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