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直在等我最怪奇的梦出现 - [存在感]

    2011-03-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12744208.html

      师父被抓走了。
      我虽然头疼欲裂,但也清醒地明白这个现实。刚才跟黄风怪打得时候,完全是依靠激情在作战嘛,从技术上讲,我一点也打不过他,他一吹就是风沙漫天,我立刻就头晕脑胀。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蹲在地上想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去向十殿阎罗搬救兵吧。为什么不是其他神仙?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好了,既然有了决定,一切就好办了。
      我记得我跑了两趟,第一趟怎么回事我忘了,第二趟我还鬼鬼祟祟的,因为我知道前一趟我把守门的两个小妖给打死了。来搬救兵居然把恩主的手下给打死了,实在是乱来,可是他们的确太烦了嘛,手伸着要这要那,各种刁难,本来就头晕脑胀、心烦意乱,气上心头抽出棍子来噗噗两下。
      不过这下可就麻烦了。所以我得悄悄地进去,可还是被发现了。有趣的是,这拨小妖反而消停了,求我帮他们向阎罗要两颗仙丹,好救那两个死尸。
      好吧好吧,只要放我进去,一切好说。
      进得门来,突然想起,md,十殿阎罗啊,十个场所,迷宫一样,我上哪儿找去啊!只能走走看吧。
      推开宫殿大门,奇怪了。这里居然是格子间,十位阎君都在啊,他们合署办公了。
      “秦广王在哪里?”刚开口,远处一个OL站了起来,黑丝短裙,对我招了招手:“办事么?这边来。”秦广王,你也太现代了吧。。。。
      我走了过去,秦广王的办公桌前已经排了几个人了。一个中年猥琐男站在最后,穿着很不干净的横纹衬衣,几颗扣子都掉了,他旁边的凳子上摆着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我伸手去拿水瓶,想给自己找个座,那个猥琐男说话了:“喂!这是我的位置!”
      “你的?你不是坐着嘛?”
      “我的水也要坐一个位置!”
      我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气太不顺了:“尼玛你是谁啊?你太嚣张了吧!”
      猥琐男递过一个小碟子:“自己看!”
      碟子里放着一片小芭蕉扇,就像一块饼干那么大,很精致,“信不信我一扇子扇死你?!”
      牛魔王了不起啊!劳资越发来气了,一伸手直接把饼干拿起来吃了:“你扇啊!劳资一棍打死你!”
      好吧,开始打架。其实也没有多厉害,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嘛。旁边有人来劝架了,我抬头一看,是我的保险经纪人,你怎么在这儿啊?这儿是地狱啊?
      “我来推销保险嘛,你们不要打了好不好,有什么不好谈谈呢,打起来一团糟,生意都做不成了嘛。”
      我气哼哼地坐下,猥琐男拍我肩膀,“好啦,不打了,大家都是过路人。呐,拿着。”递给我一盒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一盒叉烧饭。
      叉烧其实还不错,吃着吃着,我就想起来了:“咦?秦广王呢?秦广王怎么不见了?我还找她办事呢?”
      秦广王去哪儿了呢?我不知道。

     

     

      因为我醒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意识固化 2012-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