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穿、鬼魂、丧尸、逻辑、冷笑话、符号学、B级片、多重嵌套的大型梦 - [存在感]

    2011-03-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bill-logs/107236854.html

      我家很大,长方形、宽阔的房间有四五个,并排在一起,前面则是宽阔的平台将它们相连。每间房里都没有东西,只不过每个房间的右上角都设有一个马桶。虽然每间房都一样空空荡荡,但我清楚地知道每间房的不同用途。
      我在各个房间里游荡,从最后一间房出来,是一个房间大小的平台,也就是说,等于是一间没有四面墙和屋顶的房间,这里的右上角也有一个马桶。我盯着那个马桶看,心想:这个马桶有些奇怪哈,如果在这里便便,岂不是被人看到?然后我又想:其实每间房都有马桶是什么意思呢?有必要么?
      正在我想的时候,背后有人说话。我转头一看,背后是一个深渊,深渊之上的空中是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吊桥(有没有打过CS的aztec地图?比那个复杂就对了)。声音是从深渊底下传来的,是两个人在聊天,我仔细一听,是我的高中同学A和B在聊天,仿佛宿舍夜谈那种,高谈阔论,从妹子到中东政治不一而足。
      我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吊桥群,然后向下面喊:“A!你在干嘛?”下面,他们还在继续聊,没听到。我又努力地喊:“A!你听到我吗?”我身边一个人冷冷地说:“你这样,他们是听不到的。”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棒球外套的、戴着棒球帽的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我不理他,继续喊:“A!”
      他说:“如果你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你是喊不答应他们的。没有名字,就没有他们。”我觉得他很烦,就甩手向前走,他却一直在后面默默地跟着我。
      走过深渊吊桥群,与之相接的依然是地上的木板平台(所以我家整个就是大峡谷边上的度假旅馆就对了。。。。)。我讨厌这个人跟着我,猛地转身对他说:“别跟着我!”他站住了,冷冷地对我说:“名字!”
      我突然醒悟了:对啊,名字!我喊“A!”,他们会以为我在喊“哎!”,所以“A!你在干嘛?”就等于“哎!你在干嘛?”,没有具体指向嘛,怪不得他们不回答我。可是他们的名字呢?我拼命地想,A的确想不起来了,那B呢?我突然想起来了,B的名字叫范X(此处为作者隐去,梦中是想起来了的。。。。)。我对着棒球衫男人大喊:“我想起来了!范X!”
      棒球衫男人突然摸出一个什么东西,袭击了我的左眼。我左眼火辣辣地疼,我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逃命,在回廊之间奔跑。打通了急救电话(忘了是怎么打通的了,实在不行就用旁白交代吧。。。。),我坐在地上靠着栏杆喘气,急救医生就来了。
      医生是个中年妹子(好吧。。。。),她检查了我的眼睛,问:“没什么问题啊?你打什么电话啊?”我说我的确被人攻击了呀,可能是化学药剂吧,医生坚持说我眼睛没问题。正在争执,我看见棒球衫男人又冲过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七八个各种各样的人,都恶狠狠的,看样子又要对我不利。我爬起来,拉着医生就跑。
      一番追逐。
      棒球衫男人及其帮凶围住了我们,但他们没有阻拦我们,而是随着我们慢慢走,只是围绕在我们周围,用各种眼神盯着我。我贴在医生的耳朵边小声地说:“你是看不见他们的,对吧?”医生见我神态如此,也小声地回答我:“我的确什么也没看见,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明白了,他们是鬼!(《我的左眼见到鬼》?md,我申明,我没看过这部烂戏)此时,我们还在回廊群中慢慢地走,一双双手从回廊栏杆外向里面伸了进来,我很害怕,不过我看到这些手里都握着纸团,它们似乎想塞给我。
      有几只手成功了,我拿到纸团的一瞬间就明白了:纸团里写的都是现实,只要不忘记这些现实,我们就不会忘记我们身处的是现实,现实中是没有鬼的!那些手仿佛受到了鼓舞,更加踊跃地向我塞纸团,我的口袋、手里立刻都装满了,我一面不停地把纸团递给医生,让她收起来,一面不断接过纸团。
      此时场景已经到了峡谷底部,围着我们的各种人也越来越多。一个小男孩在他父亲的鼓励下,把一个纸团递给了我。我身上实在找不到地方放了,就把纸团捏在手里,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把纸团展开。
      纸团是一份旧报纸残片,上面是一条旧闻,某家火灾,两父子双双遇难,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当时就疯了(此处为作者的夸张。。。。),转身看着那两父子。他们笑盈盈地看着我。
      他们都死了多年了!他们也是鬼!那纸团到底还是不是现实?我还在不在现实?还是说有些现实可以证明现实不是现实?(虽然我是逻辑帝,但毕竟是在梦里,功力发挥不出来。。。。)
      我很害怕地问医生:“怎么办?我们可能出不去了?”医生很茫然地看着我:“是吗?出哪儿去?”听到她的这句回答,我意识到最后的现实也幻灭了,我缓缓地盯着医生,很痛苦地说:“医生,你暴露了。”
      医生很惊慌地问:“啊?是吗?怎么了?”随即,她看着我坚定的眼神,慢慢地,皮肤一点一点溃烂掉,露出她的原形——是一个秃顶中年男,当然是死去多年腐烂的样子。(我擦,这场戏叫做软妹制服控的幻灭吗???!!!)
      这样,我就彻底陷入鬼群当中了。我tm也无所谓了,既然如此,那就来嘛!我一个动作就是两根指头插进了那个小男孩的眼眶,然后一个手刀砍断他父亲的颈椎。来嘛!大不了劳资死给你们看嘛!
      之后连场动作戏。奇怪的是,我一开打,鬼怪们反而不怎么凶悍了,他们都围在周围,不太上前。
      突然,能见度降低了很多。我仔细一看,发现是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身处海底。
      既然是水,那么我就要走了!我在海底奋力一蹬,向上游去。鬼怪们也不再追赶,抬头望着我慢慢浮上去。
      视线扫过一层层船舱切面,原来我是在沉没多年的失事轮船里。一层层的船舱里有着各种不同的浮尸,非常恐怖。我一面心惊肉跳,一面想:原来那些鬼魂都是遇难的人。头顶上的光线越来越强,我想这场旅程终于要到头了,到底还是身处现实世界啊。
      哗啦一声水响,我冲出了水面,停在空中,低头看着水下的轮船影子,心里还是吓得不行。
      “卡!”岸边传来一声喊声。我转头一看,整个剧组的成员都在岸上忙着,几个人忙着操作威亚,导演很开心地对我喊:“不错!情绪很到位!”
      你mb!劳资原来在拍戏???
      我上了岸,一面很愤愤不平,一面还心有余悸,拿着大毛巾擦头,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四处看。大家都在忙啊。
      不远处的两个人大概是在拍丧尸戏吧,一个人拿着雷明登一枪就轰开了对方的头,然后那个稀烂的残骸里面又慢慢长出了一个头,小一点、但很新鲜的样子。(参见《MIB》。。。。)我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的表演,心想这特技还不错。长出新头的苦逼对着我的方向说:“XXX牌再生灵就是好!”(其实他台词内容我记不清,但就是在推销一件可以断肢再生的产品。。。。)然后,那人又开始用炸弹,就不赘述了,又是再生的戏码。
      他对着我的方向说广告词并不是对我说话,而像是对着镜头说,他们的表演形式不像是在现场演戏,而像是在现实中插入的广告。不知道大家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总之我明白了,我想:md,现实中还插广告,太烦了,什么烂剧情嘛,简直是坑爹。
      他们又用炸弹炸掉了对方的胳膊。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过去,看他背后有没有机关。站在断肢人的身边,我观察到,并没有机关,他的胳膊真的是自己长出来的!
      我擦!又来?果然,岸上的这些个剧组成员都缓缓地转过头盯着我,他们脸上渐渐浮现出尸斑。(好吧。。。。鬼片变丧尸片。。。。)
      我抢过那个丧尸手里的雷明登,直接就对他头上开了一枪,他的头立刻爆了。我的判断是对的,既然现在是现实,那么枪也是现实,那我就只能如此了。
      B级片还能怎样?就是杀杀杀嘛。杀丧尸的戏码不多说了。最后的boss当然是导演!场景是在木板走廊里。(所以搞了半天我还是在深渊边的度假旅馆。。。。)一场血腥厮杀之后,我搞定它了。
      然后我醒了。。。。


      这是3月1日凌晨3点40分做的梦。醒来之后,正在回忆,突然手机一响,吓了我一大跳,短信!md!是要吓死爹啊,还是要继续嵌套啊?
      短信内容公布如下:

      您好!急 需借 款吗?我们可以帮您!好借好还,全心助力您的发展。息·每年百分之十五,电:18273382738李总《请保存》

      这tm才是真正的现实!!!坑蒙拐骗外带语文不及格标点符号永远用不对的白痴们!

      有朋友肯定要问:“清穿呢?清穿在哪儿呢?”md,就不许我标题党一下吗?要看清穿去看电视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编剧粽,我森森的崇拜了你。。。。
  • 陈老师,我崇拜你。。。。
  • 陈老师为毛不怀型一把,写个短篇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