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手Nexus 5 ! - [科学家]

    2013-11-05

    昨日入手了Nexus 5,狂拽炫酷屌炸天。关于参数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只说说自己的上手感受,不专业,勿喷。

    从Nexus One、Nexus S、Galaxy Nexus、Nexus 4到现在的Nexus 5,Google做手机越来越开窍了。Nexus 5被称作是有史以来最Google的手机,其实就是说Android4.4,也就是KitKat的功能改进。

    首先,KitKat没有启动器Launcher的概念了。搜索栏是不可以移除的,它会出现在每一屏的顶部。我清除了搜索应用数据之后发现:所有桌面上的图标和设置都消失了。我这才明白,搜索栏不是桌面上的widget,桌面才是搜索的附件,Google打算让你用所有功能都在搜索之上。

    这对于海外用户来说,简直爽到了,Google Now和语音搜索搭配,直接打通应用层,搜索、呼叫、短信、寻路,说一句话就搞定。我们墙内用户就只能看看天气啥的。。。。

    对了,4.3上通过改英文、激活、改回中文来激活Google Now的办法失效了,4.4的变麻烦了,过几天root了再来弄。

    其次,KitKat改动各种设置的归类,并出现了“Google设置”这个专门应用,几乎所有Google家的数据都在这里面进行管理。有过4.3及以前使用经验的人,可能还需要短时间适应一下,不然找东西找不到。

    还有,短信应用被环聊Hangouts吃掉了,在同一个应用里使用,短信则标为“SMS”。我们知道,环聊是和G+紧密相关的,所以G+的未来想想还真可怕,而短信的寿命则眼睁睁看得到了。海外版环聊还集成了Google Voice,电话的寿命也是可以预测的。

    这几个重大的改动,正如许多文章都说过的,解决Android碎片化的问题,把功能从系统里剥离成应用。但我的感觉,KitKat与4.3 JellyBean最大的变化,是在于Google提出了一个把手机变“软”的思路。手机不再是一台“硬”的机器,而是整个是“软”的应用集合。

    还有一些小的改动是,把widget设置界面从应用抽屉界面里拿掉,放到了桌面上,长按唤出。

    拨号菜单有所变化,上半部分其实也是留给搜索的,你输号码输到138XX,上面差不多就已经出你的联系人了。

    又加多了显示非联系人电话名称的功能,就是公共电话、常用社会电话号码库了,又要搞死一大批第三方应用。

    另外,Google很傲娇地把emoji表情单独拎出来做成了输入法。

    所以在任何文字输入界面和应用里,都可以输入emoji表情了。但老实讲,欧美人民的颜文字和东亚人民显然是两种审美,不然Line也不会搞到那么火。

    云打印功能是蛮有趣的。

    之所以不敢说有用、只能说有趣,是因为之前有用过chrome上的云打印功能,被墙坑死了。但是还没用过Nexus 5的,改天试试。

    还有一些UI方面的改善,KitKat显然小清新了很多,这几年Google一直在干这事。虽然我一听到果粉说苹果开创了扁平化我就笑了,不过我还是要说,Google在细节上还是不太注意。

    首先,整体UI清新化之后,很多自家应用都还没跟上这股风。比如这个,Google自家的“新闻与天气”,黑又硬,太不搭了。

    换用feedly的widget勉强好一点。

    而且,Google似乎没有考虑过,如果搜索栏不可以移除,那么它和其他widget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一屏上出现多个widget。竖的widget,上面也顶着。

    还有就是,通知栏透明化的结果是,wifi和数据连接的图标变成一律白色,失去了原来蓝色灰色分别标识Google服务连通性的功能,同时,图标内也没有数据上下行的箭头了。这两点让我很不爽。

    再来看看应用图标,我就只说Google自家的应用,各种乱。

    第一排好歹是扁平抽象化的,第二三排又有点拟物,是4.0之后的产物,第四排简直丑翻了,尤其是那个图库。底部dock上的四个图标也是风格各不一样。

    无语了。

    最后说说硬件。之前一直看谍照,觉得Nexus 5挺丑的,现在上手其实还蛮好看的,线条不错,做工也比以前精致很多(起码缝是对齐了的,胶是粘匀了的,该死的三棒!)。总的来说,做工赶得上iPhone的八成了。

    顺便附上两张刚出的官方bumper case的图,play里还没开卖,感觉样子还不错。

    对了,最后说一下,官方的无线充电座丑翻了,建议用诺基亚DT-900无线充电座,反正都是QI就对了,而且颜色也不错。

    关于Nexus 5支不支持移动4G的问题,可以查查频段。港版支持LTE的800、850、900、1800、2100、2600,美版我不清楚,可以去搜搜,或者看看这个小讨论

    明天去买KitKat吃!

  •  

    今天我们聊聊流行文化的话题。

    是这样,我今天看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抖森(Tom Hiddleston)昨天去了长城,而一名女粉丝则有幸被抖森背着上了长城。

    评论里一片口水滴答,粉丝们疯狂地夸抖森真有风度,也乐于称赞女po主的好运气和快要升天的表情。总的来说,抖森、女po主和围观粉丝们都皆大欢喜——我原以为抖森的粉丝都会比较疯狂呢。

    另外一件事也是昨天,几位快男去参加活动,白举纲和一位女粉丝互动,被要求做《可爱颂》的动作——就是那个:1 Deo Ha Gi 1 Eun,Gwi Yo Mi!2 Deo Ha Gi 2 Neun,Gwi Yo Mi!

    然后粉丝们就不太乐意了,嫉妒、吃醋,声称自己由“白菜”变“酸菜”了。当然,#白举纲快跪搓衣板#话题和“酸菜”话题只是一种玩笑说法,但的确也有不少粉丝对那位和白举纲互动的女粉丝语出不满,大致意思有这样几种:

    1、你算老几,你凭什么叫白举纲做这做那?

    2、那个女的也不看看自己长那样(穿成那样)也好意思做可爱颂?

    3、也就是我家小白那么好的人才会满足你这种无聊的要求。

    这让我想到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即情感投射的问题。多年前我写过一篇讨论偶像粉丝绑架关系的文章,以后有机会翻出来发发。那时候我大概认为粉丝和偶像是像绑架一样:我爱你,我在你身上投放我所有的情感,所以你必须给出相应的回报。

    最常见的粉丝花痴话语是这样的:“请你坚定脚步走下去,就算走的跌跌撞撞也永远不会偏离你的梦想。这样的你是难得的珍宝。这样的你是最让人崇拜与向往的。所以,不要疑惑,不要变成你讨厌的样子。做你自己,爱你的人永远都会挺你。加油!”

    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你讨厌的样子”其实是我们讨厌的样子——所以我们才喜欢你这个样子啊,“做你自己”其实是我们希望你代替我们做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经常做不到自己。在这样的绑架关系里,粉丝和偶像是一对一的权利和义务。

    但现在的粉丝显然开始有变化了,粉丝除了对偶像主张权利之外,还对其他粉丝主张权利——你有什么资格喜欢他。

    我个人认为这是由社交网络制造的社群分裂所造成的,社交网络实际上并没有弥合人际交往,而是在加剧人群分裂,这个话题很大,以后再说了。

    总之,前社交网络时期的粉丝状况是,找到相同爱好的人比较困难,所以一旦有沟通就会有很强的认同感:我终于找到和我一样的人了!

    而后社交网络时期的粉丝状况是,我早就有一大群爱好相同的朋友在频繁地沟通、交换大量的资讯,我们才是真正的粉丝,而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和我们一样?

    当然,这一切都是青春偶像的粉丝群体里发生比较多,teenager,你懂的。

    我想到了以下这个场景:

    2006年2月3日,圣·芭芭拉国际电影节给乔治·克鲁尼颁发“现代大师”奖,就在老乔手握奖杯在台上诉说身为一个电影人是如何荣幸和责任重大时,他手中的奖杯底座突然脱落。老乔的反应很快,当即怒摔奖杯:“要是彼特·杰克逊,你们也会这样对他吗?!”

    老乔的粉丝会觉得老乔真有范儿,够幽默够机智,而胖子的粉丝也不以为忤,不会觉得老乔冒犯了自己的偶像。

    试想一下,如果是华晨宇和欧豪呢?欧豪怒摔奖杯:“要是华晨宇,你们也会这样对他吗?!”这下完蛋了。当晚就会贴吧圣战吧。

    所以,偶像和粉丝才真是永远的CP呢。

    最后顺便发几张图,丁日和艾薇儿也上长城了。为啥这几天这么多欧美明星上长城的?

     

     艾薇儿这个是gif,点开可以看到动图,有点二。。。

  • 有人说坏太平洋太肤浅了。我说对,应该这样拍:

     

    每个机甲亮相先各打一架,展示特性和必杀技。

    机甲交叉组合再各打一架,体现互补性和国民性。

    机甲全线进攻打一架,评出最佳11人。

    某机甲冒进,被怪兽KO,打一架。

    怪兽进化,机甲全线溃退打一架,混乱中拯救平民。

    失败主义情绪弥漫,某机甲叛逃,机甲vs机甲,打一架。

    主角光环暗淡,自暴自弃,精神导师vs主角打一架。

    试炼成功,发现最已阵,打一架。

    反攻开始,清扫杂兵,略得小胜,打一架。

    boss从天而降,各种机甲轮番上去打一架。

    若干机甲损坏,我来组成头部,打一架。

    男配角上去垫底,打一架。

    精神导师为救女主角挂点,打一架。

    主角小宇宙爆发,做出超限动作,所有人张大嘴巴看着,打一架。

     

    好吧,不想写了。。。。别跟我说什么深刻,不打够两百架的机甲电影都很肤浅!

     

    #我的输入法打机甲会出脊甲这是另外一个肤浅的故事#

  • 比起这篇文章,我做这张图倒是花了更多心思。有时候觉得读图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不仅可以读到表象也可以读到背后的隐藏信息。比如,这张图的主观视角是谁呢?是谁在浏览甄嬛的微博?ta收到了一条谁发来的私信?

     

     

    控制信息,就是控制后宫

    在宫斗剧中,观众是上帝视角,所有角色的行为和情绪都置于观众的注视之下。角色之间的倾轧基于他们所掌握的信息,而观众的乐趣则在于看着一个懵然无知的人自取灭亡,或者一个谨慎聪慧的人步步为营。

     

    年羹尧是清宫戏的剧情地标,围绕着他的兴起和倒掉可以铺陈出跌宕起伏的戏剧性情节。《甄嬛传》的观众可能需要更多的耐心,要一直看到第四十集,年督才最终被拿下。在此之前,他只出镜过一次,短短十来分钟的戏只展示出他庞大的野心和与之极不相称的政治嗅觉,他更多的形象是通过后宫诸人的议论以及和他妹妹华妃的行为来体现的。

    如果把《甄嬛传》分做上下两部,那么上部是以符号化的年羹尧为斗争对象,而下部则围绕一位更加符号化的纯元皇后展开。这位从未出镜的前皇后已经死去多年,却依然活在后宫的记忆中,甚至还否定了甄嬛本人的存在价值。当甄嬛明白这一点后,她和现任皇后的斗争实际上演化成了她和纯元的斗争,“去纯元化”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谁能成为后宫真正的精神领袖。

    甄嬛的作战方针并非一味诉诸肉体消灭,这一点她和华妃有着明显的区别,甄嬛更乐于使用思维擦除,显然,她更懂得如何同影子作战。

    宣传手段、传播技巧、意识操纵、信息控制,这是在后宫之战中笑到最后的必要策略。

    信息即权力。

     

    中国观众喜欢看悲剧人格的电视剧,因为他们在生活中也喜欢自我悲剧化,谁觉得自己惨,谁就有道德优势。

     

    所有宫斗剧的女主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都不愿引起皇帝的注意,而热切盼望和自己的真爱平静过一生。

    不过,恰恰因为她们的低调或者叛逆,她们就刚好被皇帝看上了——宫斗剧中的皇帝可算是审美趣味最贫瘠的悲剧性角色。

    有了这样的设定,女主角就背靠着先天的道德优势和宿命论,此后她的行为都可以用“这都是你们逼我的”、“这都是命”为免责前提(老实说,每个中国妇女一生中必定说过这两句话,尽管有时候是以非常文艺的形式出现)。我国观众特别喜欢看悲剧人格的电视剧,因为他们在现实中也喜欢自我悲剧化,谁(觉得自己)惨,谁就有道德优势。

    当然,甄嬛不会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中无法自拔,她得战斗,她得对得起黏在沙发上的那些观众。第一集刚出场,安陵容被夏冬春羞辱的时候,甄嬛就适时出手了。

    “只怕传了出去,坏了姐姐贤良的名声”,这是甄嬛击退夏春秋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我们可以发现,越是刺刀见红的杀局里,“名声”或者说道德评价就越是重要。皇后是整个后宫最具道德范式的人物,她自己也正囿于这样的形象而束手缚脚,而华妃是急于上位的第二号人物,她则更愿意以肉眼可见的力量来确立自己的权威,所以她当着甄嬛和沈眉庄的面打残了夏春秋,向皇后以及后宫诸人传递一个信息:霸道比王道更实际。

    甄嬛收到了这个信息,但她更愿意在两个极端之间徘徊,做一个中间偏右的人。她托病不出,远离是非,但她就因此没有作为吗?显然不是。她在此期间整肃了身边人,建立起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一个太医的三股心腹势力——这在后宫斗争中简直不亚于拥有了打得出去、收得回来的执行尖兵。

    即使在76集这样庞大的长度里,甄嬛的工作效率也是相当高的,她在第一集给人留下了不可小觑的深刻印象,在第三集里,便建立了自己的攻守同盟。剩下来的工作无非就是静观其变,等待果子成熟落地的那一天。

    后宫戏最具民俗化的一点是,它始终都用一条非常古老的黑暗法则来提醒我们:“再与世无争的小女子都一定有坏人想来害她”。与之伴随的是一条同样非常古老的光明法则:“不计回报的善举总会得到好报”。这是中国式人性最复杂、最纠结也是最阴暗的一面,它是厚黑学的粉红版本,它和曾国藩、胡雪岩故事的畅销理出同源。

     

    华妃的结局是早已注定,她和她的哥哥一样,缺乏梳理信息和阅读信息的能力,又过于张狂,犯了中国式博弈的大忌。

     

    毫无疑问,在皇后、华妃和甄嬛的对峙当中,华妃的信息搜集手段最为落后。她的手下都和她一样沉不住气,传递给她的信息都是洋洋自得的臆想,导致她步步误判形势,而她最信赖的曹贵人也变成了双料间谍,在这栋行将倾颓的大厦踢上了最后一脚。

    曹贵人是个非常有趣的角色。她由华妃提携,成长为华妃的得力助手,却因为女儿温宜公主被华妃虐待而心存不满。这种情绪被甄嬛知悉,并数次晓以利弊,曹贵人经过衡量,最终倒向甄嬛一方,以其整理的黑材料扳倒华妃。

    很多观众不喜欢这种叛徒角色,最终曹贵人被皇帝、太后暗中下药毒死也映照出观众的道德倾向,而华妃则因其悲惨结局而被赋予了一定的同情分。但在后宫倾轧中,无所谓正义与非正义一方,电视观众只是在看戏,个人好恶对剧情毫无影响,正如同现实中的普通百姓,高层的任何波动也不过是街谈巷议、传说故事而已。

    落到技术层面,华妃的结局是早已注定,她和她的哥哥一样,缺乏梳理信息和阅读信息的能力,又过于张狂,犯了中国式博弈的大忌。华妃使用数十年的欢宜香早早被皇帝、太后下了麝香,致其无法生育,太医院集体对华妃隐瞒实情,华妃居然对此一无所知,由此也可见其信息网络的致命缺陷,同时也反衬出甄嬛在太医中伸出触须的重要性。

    华妃唯一一次的亮点是在“惊鸿舞”一节,她用曹贵人作为传播者,把甄嬛架上台面,甄嬛对“惊鸿舞”的价值内涵一无所知,因此陷入绝境。华妃是力量的崇拜者,这是她唯一一次利用对手的信息缺陷而发动的致命攻势。

    比较华妃的两个对手。皇后自然是信息掌握最全面的,她了解宫中派系的历史,深知以皇帝、太后为代表的高层对华妃的看法,也了解端妃、敬妃、齐妃的倾向。她对少壮派的甄嬛、沈眉庄、安陵容以及淳、欣、富察、余氏等人都有深入了解,甚至于“皇上离了清凉殿,冒雨去了碧桐书院”这样的细节都能在第一时间传递到皇后耳中。在丰富的信息基础上,皇后采取忍让华妃的长久之计,同时分化甄嬛同盟,将安陵容纳为己用,而安陵容又陆续在甄嬛和沈眉庄之间扩大了嫌隙。

    对甄嬛来说,她在早期韬光养晦,甚至宁愿牺牲眼前利益换得暗自发展。宫女余氏冒认“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而获宠,甄嬛心照,却绝口不提,即使在自己获宠之后,甄嬛也从未向皇帝提起过,她的判断是把最致命的武器留在最需要的时候使用。最终,甄嬛让余氏嚣张了6集,在余氏失势之后才一举发动,致使余氏以欺君而被赐死。

    甄嬛的策略可以用她自己的话来概括:“他们不知道我会什么、不会什么,否则岂不更放心大胆算计我”。

     

    纯元皇后已经否定了甄嬛的存在价值,甄嬛面临着身份确认的困境,由莞贵人到熹贵妃的转变,也就是“去纯元化”的过程。

     

    扳倒华妃之后,甄嬛直接和皇后形成了对垒。和与华妃的斗争相比,甄嬛现在面对的是更复杂的局面,因为她面对的还有一个影子——纯元皇后。

    甄嬛对宫廷内斗的历史一无所知,而皇后却了如指掌,并立刻发动了第一波攻势,让甄嬛误穿纯元皇后的旧衣而受罚。

    纯元皇后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可以这么说,她是一种价值观和精神的代表,是最高权力所向往的完美形象,她的诗句、舞蹈、爱好等细节已经高度符号化,成为不可触碰的象征,她虽然死去多年、也从来未出镜过,在剧中依然是后宫的精神领袖。

    现皇后虽然是害死了姐姐纯元皇后的元凶,却巧妙地以纯元皇后的代理人身份出现,她打压甄嬛,强化了纯元的地位,但客观效果却是宣示了自己的合法性——皇后在提到纯元的时候,句句都要说到姐姐和自己如何亲密无间,效果十分显著。

    在此之前,甄嬛在纯元皇后的问题上已经吃了好几次亏。初入宫选秀女,甄嬛便是因为和纯元长得相似博得皇帝欢心;倚梅园一节,冒认诗句,那也是纯元皇后的爱诗;惊鸿舞一节,纯元皇后的影响力达到极致;皇帝赐给甄嬛诸多礼物,无不是因为甄嬛和纯元有着相近的能力和趣味。

    遗憾的是,甄嬛居然一直没有在纯元皇后的信息细节上下功夫。直到陷入绝境,甄嬛才意识到,纯元皇后已经否定了甄嬛的存在价值:皇帝喜欢她不过是把她当做纯元的替代品,仆人忠心耿耿不过是因为受了纯元的恩惠而报恩。

    在这场斗争中,诉诸肉体消灭毫无意义,就算皇后就此死去,甄嬛也无法解决纯元给她造成的困境。这实际上给所有电视观众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你被认为是某人的复制品,那你是继承其精神,而成为代理人,还是切割其精神,塑造一个新的自我?

    甄嬛的选择比起我们来说,更加容易也更加戏剧化。在经历了产女、出家、恋爱等诸多狗血情节之后,她以四阿哥生母的身份重回后宫,莞贵人变成了熹贵妃。这是冒认,比余氏冒认诗句更为严重,但这是御准的漂白,皇后无可奈何,后宫诸人议论纷纷,都无关大局。莞贵人是纯元的替代品,并犯下了冒犯纯元的弥天大罪,但熹贵妃可不是,熹贵妃是一个全新的人,为皇裔含辛茹苦多年。

    至此,甄嬛唯一的缺陷已经补齐,她的身份困境圆满解决,现在应该时时警醒自己的是后宫诸人:要忘记莞贵人,重新认识熹贵妃。而观众也已经明瞭,这场后宫斗争结局已定。

     

    信息对等,是宫斗剧里最重要的一个元素。在封建王朝的体制下,某种程度上,皇帝可算是掌握真实信息最少的人,但他却又是裁判者。

     

    在宫斗剧中,观众是上帝视角,所有角色的行为和情绪都置于观众的注视之下。角色之间的倾轧基于他们所掌握的信息,而观众的乐趣则在于看着一个懵然无知的人自取灭亡,或者一个谨慎聪慧的人步步为营。

    信息对等,是宫斗剧里最重要的一个元素。从皇后、华妃到甄嬛,她们的角力都基于对各自信息的判断,即使是端妃这样恶疾缠身从不出门的人,也善于掌握宫中近况。从这一点上讲,后宫的生存技巧不是知道得越少越好,而是知道得越多越好。

    后宫的信息来源中,皇帝、太后等最高权力发布的谕旨和公开表露的好恶,可视作是官方渠道。可惜,官方渠道往往语焉不详或者有意保持沉默,以至于揣摩上意成为一门高端技术,而小道消息、或者说谣言,则甚嚣尘上。

    有些消息来自后宫和前朝的通讯管道,比如华妃的信息来自她哥哥年羹尧,甄嬛的信息来自温太医和她家庭的来往,这些信息在某些情况下可视作谣言,某些情况下却也可得到证实。

    有些信息甚至成为少数人掌握的专利,比如皇帝对年羹尧的看法和最后处理年羹尧的手段,都只有甄嬛知悉并亲身参与,这不是一篇《郑伯克段于鄢》可以说尽的。

    而更有些信息,本身以武器的形式出现。甄嬛扶持华妃复位,本身就用传递信息来达到与之相反的目的。

    官方对谣言的处理,也处于纠结之中,在宫中闹鬼事件中,有人反对做法事,因为“一做岂不是更坐定了谣言”,但皇后回答:“只求大家心安”。在这样的信息迷雾中,就算是最高权力代表的皇帝也并非全能全知。实际上,皇帝的信源单一、价值趋同,他以权力压制而得来的信息很多是片面单向的。甄嬛在皇帝弥留之际,告知所有真相,导致皇帝气急驾崩,算是一个有趣的注解。

    至于传达信息,皇帝也未见得做得有效。就比如雍正,高阳说雍正从其父那里获得了一种讲逻辑的教育,而“圣祖之理,小半得之于宋明理学,大半来自利玛窦、汤若望等传教士”。在曾静案中,雍正与叛逆重犯文字往来、引经据典、雄才激辩、修订成书,力图以此厘清谣言,但他的官方信息传播终究挡不住街头巷尾的口耳相传。

    在给信息传播打上思想钢印的过程中,官方信息和舆论力量相辅相成。在曾静案的末期,雍正动员殿试中榜进士对曾静和吕留良的叛逆言论进行批判,史景迁将之称为“其武库中最具威力的思想武器”。在《甄嬛传》中的雍正也号召全体馆员写诗批判钱名世,甄嬛的父亲甄远道因为拒绝而被下狱。

    信息的获取和传递,是一件复杂的系统工程。在封建王朝的体制下,某种程度上,皇帝可算是掌握真实信息最少的人,但他却又是裁判者。无论是面对《甄嬛传》中的后宫争斗,还是现实的历史,雍正都只能哀叹人心浇漓、撒手而去。

    而留下的四阿哥弘历,踌躇满志,却也不想33年后依然要面对一个席卷大半个中国的信息与谣言的迷局、一场宣传与传播之战。

  • 凌晨的7仔 - [存在感]

    2013-07-24


    摄影师Yuko Azuma,by iPhone5(下部我做了裁切)

    半夜去7仔买烟,进门就看到街对面卤水档的小哥也在,还是那件花格子衬衣。

    他焦虑得很,忙着对地上喊:“走啦走啦!”地上蹲着条妹纸,很高的松糕鞋,白衣短裙,焦黄的头发把脸遮住了,只看得见手在拼命地刷iPhone,一屏一屏的字被刷得飞速地跑。

    “走啦!”小哥终于忍不住踢了她一脚。妹纸愤怒地站起来,瞪了他两秒钟,跑了。

    小哥涨红了脸,嘴里骂着潮州话,拎着胶袋,跟出去。

    7仔的小哥收回目光,转头对我说:“十五块半,唔该。”

    他和他们一样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