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 Men - [强迫症]

    2010-01-16

      我其实一直很后悔没有从事广告业。
      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进过一家4A公司呆过几天,主要工作是负责观察创意总监的眼色,然后尽量自然地把提案板递上去。那时候我的主要精力是在研究门禁打卡系统,完全没有去了解前台姐姐的短裙的觉悟,以至于后来被莫名其妙炒掉之后才后悔莫及。
      不过,那短短的一段时间还是给我了一些启示的。比如当时我们做过一个楼盘的全案,你知道,基本上就是奢华、尊贵、传世这一类的形容词。后来他们就卖得很好。到现在恐怕有十来年了,有一次我偶然路过那里,我的感觉就像是上帝之城。是的,就是那部巴西电影。如果,过几天那里全部喷上拆字,我也不会感到惊奇。于是,我就学到了一样东西:广告业是多么的神奇,谁也不会想到那堆灰扑扑摇摇欲坠的废墟以前是奢华、尊贵并可以传世的。
      广告业是继传媒业之后的第二大骗子行业。不,这不是侮辱,说它是骗子行业,是因为我尊重从业者的智商。以下我提到的这些才真正是侮辱。
      托广州有线的福,每次我想在节目的间隙看看香港的广告的时候,广州有线都尽量自然地插入他们的广告,不过他们从来不观察我的眼色。
      其中一个是卖房子的。他们是这么做的:弄了俩野模,找了一个也许从什么机关第四幼儿园找来的孩子,然后一家三口就智力堪忧地在青山绿水间欢天喜地地蹦跶。当然,青山绿水都是PS上去的,像素不超过320×240。最关键的是,他们弄了几只鹤的图片在屏幕上划过,那几只鹤图片的边儿完全没抠干净,或许他们没有预料到绿屏配绿图片是一场灾难?总之,那几只鹤带着毛茸茸的绿边,配着凄厉的叫声,歪歪扭扭地从屏幕左上方挤出来,一头栽进屏幕右下方代表着湖的一片蓝色当中,就像老版《仙鹤神针》一样。然后,一个亲切得几乎要伸出手来拍着你肩膀的男中音说:“我们不卖房子,我们出售的是健康与生命。”
      真惨。
      另外一个广告是在路上看来的。好几个街道的显著位置都有这个广告,这次他们使用的图片像素要好得多,画面精致。一个中年男人在隆重地打高尔夫球,如果他那个姿势不是等于在说:“嗨,你看我在打高尔夫球哦”,那么就一定是在给骨质疏松药物打广告。好吧,高尔夫球,所以……房产广告。
      你答对了。
      高尔夫球是从来不打广告的,高尔夫球从来都是给房产打广告的。这个广告叫做“我在亚洲的一生”,这句话用很猥琐的字体写在画面的一个角落里。
      我在亚洲的一生?我在亚洲度过一生?我怎么觉得还是很惨呢?我在西朝鲜度过一生还不够?我还要在中南朝鲜、中西朝鲜、东南朝鲜、西南朝鲜挨个度过我的一生?带着我的高尔夫球棍和钙尔奇D?
      你看,广告业果然是骗子行业吧。他们居然可以骗到另一个伟大的骗子行业——房地产业的钱。
      我们再打开电视吧。一个孩子(又是孩子!)在努力地喝奶粉溶液,画外音告诉我们这种奶粉比其他奶粉多4倍DHA。不,不是沙特阿拉伯宰赫兰国际机场,而是从鱼类的眼睛里提炼的一种脂肪,会使人变聪明。然后这个孩子喝了四倍鱼类眼睛脂肪之后,干了什么呢?他跑去剪了一个恐龙的纸片,用手电筒照着吓唬同学。当然,那个被吓唬的同学(是个小胖子,明显是暗喻从小吃麦当劳长大的)很配合地和另一个面目模糊的被吓同学抱在了一起。
      我想所有的家长看到这儿都会跑去超市给自己的儿子买手电筒……对不起,奶粉。
      还有一家人,他们喜欢彼此捏对方的脸蛋,然后说:“挺滋润的吧”,对方回答:“是挺滋润的”。其中包括一个穿着毛线背心的老年男性,一个穿着毛线背心的老年女性,一个穿着休闲服的中年男性,一个穿着休闲服的中年女性,一个特别活泼但从来不挨打的孩子(你有没有发现,广告里的孩子都特别活泼但从不挨打?)。
      核心家庭。这个核心家庭共用一款擦脸油,最大的乐趣就是互相捏脸。老爷子捏小孩子的脸,问答。儿子捏媳妇(或者是女婿捏女儿)的脸,问答。老妈子捏小孩子的脸,问答。媳妇捏小孩子的脸,问答。诸如此类。
      好,现在出题。已知:1、上回合被捏的在此回合没有被捏;2、穿毛线背心的没有被问过话;3、穿休闲服的在此回合没有捏过人;4、问话的是女性。问:小孩子捏过几个人?
      时间到。答案是:小孩子从没捏过任何人的脸!一直在被捏,从未被超越。你呀,当然滋润了好多年啦,你捏都捏了好多年啦。
      丢。你知道我最想做的是什么?我想把导演的台本拿过来给他重新排列组合一下:
      老年男性捏中年女性的脸,“挺滋润的吧”,“是挺滋润的”。中年男性捏老年女性的脸,“挺滋润的吧”,“是挺滋润的”。
      小孩子呢?算啦,少儿不宜。

  •   这是我第几次说到师奶的话题了?不记得了。(大概有三次

      可见这个种族对我们世界的重要性。

      师奶[敏感词]推理小说不是师奶写的推理小说,师奶吸血鬼小说也不是师奶变成吸血鬼的小说。挺复杂。

      是这么回事。看宫部美雪的《火车》,很棒。坏人还真是隐藏得深,不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是被师奶挖掘出来的。

      话说这个师奶在理发店里做了头发很愉悦地出来,看见事主的房子附近有一年轻靓丽的女子在逡巡,于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正是师奶的伟大本性所在: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就上前去询问:“你找谁么?”

      女子就很慌张地离开。师奶很奋勇地紧追不放:“你是谁?”(这正是师奶的伟大本性之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但就是奋勇地紧追不放)女子走掉了。

      但师奶也因此大有收获,她立刻返回理发店,和另一群师奶就此话题消磨了一个下午。

      所以,当不抱希望的侦探来到此地时,他走进理发店并留下照片的举动简直就是圣明。师奶向其指出5年前的某个下午(师奶连日期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怎么回事,细节翔实、描述生动,连当事人的心理活动,师奶都准备了好几种推断方案。

      坏人从此惶惶不可终日。

      我看过很多推理小说,永远都是科学家和苦大仇深的侦探在勤勤恳恳,这些小说家们有一个重大缺陷,那就是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只要你在世界上生存,你的一生就至少会遇到一个师奶,你只能期盼你没有做坏事,否则你必被识破。

      你的心理活动必被看穿,你的长相必被牢牢记住,你跟一个师奶打过照面,两小时后就会有三千多人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她们一定会非常乐于向侦探提供线索,你完了。

  • Fay  说
    关于阿童木,你不是有一套什么反俄狄浦斯情结的理论么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没有形成问题,光是我的想法。就是说,我觉得东方的神话传统中是没有俄狄浦斯情结的,母系的概念在东方是很强烈的,类似沉香救母的故事层出不穷,唯一一个弑父的就是哪咤,完全是非主流。而阿童木是个奇怪的形态,他没有母亲,茶水和他的关系很奇怪,也很幽怨
    Fay  说
    我想知道美国人是不是又会弄出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东西来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茶水是一个父母合体的角色,自己又完全处于被社会遗忘的角落,把自己的满腔幽怨和痴恋搞了阿童木出来,而阿童木后来就完全变成反社会人格。我从小看阿童木就一直觉得他很惨,他虽然肢体上很强大,但故事处处都让他很惨,没有人理解他,他就像被社会抛弃一样。这完全都是茶水搞的事。可是茶水又无法帮助他,还要靠他来救茶水。所以我觉得阿童木的整个故事是一个很惨的悲剧。
    Fay  说
    他处于不断被抛弃的过程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其实我觉得阿童木虽然有着机器人故事的通用套路,但跟阿西莫夫等人的机器人故事不一样。西方的机器人故事一般都是讲人VS机器人,东方的机器人故事实际上是讲母亲VS父亲。你看《我,机器人》里的那个机器人桑尼,他和阿童木完全不一样。虽然都是单亲家庭,但人家桑尼在考虑人类生死的大命题,阿童木总在幽怨没有家庭温暖。
    Fay  说
    西方人最喜欢人性与反人性的斗争。还是个人英雄主义嘛,美国人认为超人之流都是天生被造出来拯救社会的。他们不用开动员大会,讲国家大义,就看看电影。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每次我看到阿童木没电了,被人大卸八块就觉得很惨,可是我机器人里面那个桑尼卸成渣我都觉得很酷。我觉得是手冢一直在阿童木故事中注入一种家庭伦理悲剧元素。
    Fay  说
    这是典型的东方思维,就像李安那类家庭伦理剧。我觉得美国人是理解不了的。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说起来,哪咤还真没有弑父,光是想了想,最后自杀完事。桑尼可是把父亲杀死了的,虽然是间接。
    Fay  说
    我们的传统故事似乎没有弑父的?一般都是老爹不知是谁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父亲基本都是不存在或者模糊的。孙猴子一个亲戚都没有,全是朋友,他师父老是想赶走他
    Fay  说
    唐僧也是捡来的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哪咤的故事很惨烈,剔骨还父、割肉还母,就算断绝父子关系了。然后太乙真人用藕重塑了他,似乎又变成他父亲了。
    Fay  说
    哪咤的故事本来就是这样,贪玩的孩子被大义凛然的父亲灭了,并且没有给哪咤一个合理的解释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最后成了同事哇,真是莫名其妙
    Fay  说
    况且他杀的还是个妖孽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他杀的也是同事哇,比他爹的官稍微大一点,类似总监吧
    Fay  说
    他杀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天官呢,只是天官的儿子,算红二代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所以哇,他的上位简直是莫名其妙,上头搞不定他,干脆把他招聘进来
    Fay  说
    应该是,塑造哪吒的时候就给了他神仙转世,天赋异禀的造化,李天王只是被寄养家庭,他总得被神仙收回去的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但是李靖完全莫名其妙嘛,陈塘关总兵,因为抚养哪咤有功,也升仙了?可是他没有功哇,他把哪咤逼死了哇
    Fay  说
    是啊,李靖才是最莫名其妙的,难道为了褒奖他大义灭亲?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不知道嘛,反正他几个儿子都挺有出息的,俩儿子在给观音当打手
    Fay  说
    我觉得是一地方公安局长,收养了某大人物的孩子,这孩子异于常人,能力无穷,一天把腐败的高一级贪官的儿子杀了,公安局长莫办法,送官办理,结果查明身世,皆大欢喜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搞了半天是办公室政治啊
    Fay  说
    是啊,美国人对这种故事是一点不感兴趣的,他们会对红孩儿的故事感兴趣。一个原本自由自在的山寇,被强行洗脑,变成体制内的打手,这种内心的纠结,失忆后的反思,对自由生活的向往,美国人最喜欢
    土耳其人再现江湖!  说
    美国黑帮啊

  • 11月 - [强迫症]

    2008-11-27

    11月真是疯狂,12本书,7张碟,一部30集的电视剧,1次电影,3次生日……

    《硬汉》、《证人》、《桃花运》,各位谁能鉴定一下?

     

  • 性技术化 - [强迫症]

    2008-10-21

    其实,每天深夜里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些怪力乱神、他好我也好的性药广告和每本精美的时尚杂志后半本一定会出现的有采访有感叹有失败案例有专家解读的性技巧传授文章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性的技术化吗?只不过两者的受众群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