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啥都知道分子 - [强迫症]

    2006-04-26

    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讨论超女了,知道分子们纷纷跳出来说话。可是为什么又是李银河呢?李老师具备着一种跨领域的超能力,无论什么话题但凡你不知道找谁发言就找她,她准能给你说上500个字。但谣传李老师接受采访要收费的,好像是每次访问两三百(我记不清了),那么李老师出不出发票呢?
    这种啥都知道分子还有几位,比如张颐武,比如朱大可,比如陈晓明,实在不行王鲁湘也能对付。前几年曾经比较流行何祚庥,如今不行了,现而今最火的是陈丹青,啥话题他都能跟你战死街头。
    他们在媒体上出现的头衔,有使用“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北大中文系教授”等具体说法的,显得咋咋唬唬挺没劲;比较通用的是“社会学家”、“文化学者”、“文化批评家”,有点冷眼看世间的意思;最偷懒的说法是“知名学者”,典型是Google缺失状态下编的稿。
    我们曾经设想,应该把啥都知道分子都集中起来,关在写字楼里一人一个格子一部电话朝九晚五,全国媒体有啥问题要问,打统一的总机,“如果你要找李银河,请拨1;如果你要找张颐武,请拨2……”,各媒体各有各的帐号密码,月底统一结账,就像从CFP下载图片一样。还可以开放短信业务,“中国移动用户请编写问题发送……中国联通用户请发送……小灵通用户请发送……”
    省得你满世界找他们。
  • 无畏地跳进了那片肮脏的颜色在玻璃粉碎的瞬间听见有一个人在嘈杂的声音下面轻轻地吁气这只能让我的心情变得更糟
  • 专业人士 - [强迫症]

    2006-02-13

    我一向很景仰专业人士的,而去年香港迪士尼乐园的专业程度给我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
    他们专业到什么程度?早早准备好行程表、细则等等,其中的条款细到乐园地图、香港地图,每种场合使用的语言,在哪种场合可以得到哪些信息,其他的信息可以从哪些渠道得到,写明他们负责的款项,帮你预估你如有需要则要支付的数额,如果服从安排的行程须知,如果自由活动的行程建议,那几天的天气情况、空气污染指数以及相关的着装参考和防晒油的SPF指数,甚至还很贴心地在房间分配上用括弧注明(一人一间)。最后是,给有需要的人士配备已充值的香港SIM卡,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有打完。
    由于我自己的签证问题没有在广州过关,所以自行前往,事后同事告诉我,迪士尼朋友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诚致歉意,表示如果自己的工作能够再细心一点就好了。我无语。
    这是贴心和细心的专业,另外还有一种专业我不知道该怎么命名。
    此后,我就固定收到迪士尼的新闻稿,从中可以看见迪士尼过新年了,过春节了,过情人节了,然后开会了:

    香港迪士尼乐园就有关香港国际主题乐园董事局季度会议的响应 
    由香港迪士尼乐园执行副总裁及行政总裁安明智发出
    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
    香港国际主题乐园董事局今天举行季度会议。一如过往的董事局会议,我们就乐园整体业务的最新情况向政府董事局成员作出汇报,并回顾了一系列双方共同关心的课题,包括乐园在圣诞及农历新年假期的业务情况。双方在会议中进行了很有用的讨论,我们并感谢政府方面在会议中提供的意见。 

    全文完了,看明白了么?我反正没看明白。好像就是迪士尼向香港政府报告了一下业绩,然后觉得有必要向媒体通报,然后具体内容呢又不便于说出来。我个人觉得可以这样翻译:

    香港国际主题乐园董事局今天举行季度会议。和以往的董事局会议不一样的,唐司长一来就指出:你们这样做是不对滴,不能太霸道,得罪了内地旅客,大家唔使捞了。我们辩解:票不是已经退了嘛,人太多闭园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嘛。唐司长很不爽:人那么多,也没见政府得什么好处,倒是大屿山的人天天来政府投诉你们放烟花污染空气了。我们就把乐园整体业务的最新情况向司长作出汇报,上面很清晰地指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政府是和我们共同盈利滴。唐司长态度有所缓和,回顾了一系列双方共同关心的课题,说你们乐园在圣诞及农历新年假期的业务情况还是令人欣慰的,要是内地也像香港那么多公众假期,那大家都好过了。后来双方在会议中讨论如何在上海迪士尼建成之前捞回成本,虽然没有结果,不过这都是很有用的讨论。
    唐司长最后补充,以后政府人员进入园区检查也必须可以着制服,不许让他们脱衣摘帽。我们感谢政府方面在会议中提供的意见,并说,其实有一个员工通道可以提供给政府人员使用嘛,方便又快捷,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 学习型人才 - [强迫症]

    2006-01-10

    上网,W同学发来一条信息:昨天S同学在网上问了我1000个问题。

    是的,S同学是这样的。每次遇到,她总有问不完的问题,上到神州六号飞行速度,下到鲜花盔甲的主人,所有只要能构成设问的事物她都感兴趣。和福娃陛下不同的是,S同学不喜欢反问,她是真的孜孜不倦地求知,直到把对方问哭,江湖人称人神共愤的小S。

     

    一次典型的S型设问是这样的(缩略版):

    为啥那部电影要叫头文字D?

    (有关娱乐文化的回答)

    那么这应该叫做直译对吧?

    (有关语言对译的回答)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有关自我修养的回答)

    为什么我在网上查了都查不到呢? 

    (有关IT技术的回答)

    它这种名字到底要表达什么呢?

    (有关能指与所指的回答)

    那它为什么不取一个让大家都懂的名字呢?

    (有关新闻炒作的回答)

    它的名字就一定要忠于原著么?

    (有关改编的解构与建构的回答)

    那为什么我看到好多电影都打有字幕:根据XXX小说改编呢?

    (不讨论了哈,我要睡觉了)

    你怎么没有孜孜以求的冶学态度呢?

    (我是白吃,我要睡觉了)

    切~~~~

     

    结果就是这样,在S同学的1000个问题的凌厉攻势之下,最后你始终都是被鄙视的人。S同学的说法是,我是学习型人才,你们比google人性化多了,干嘛不问?而W同学十分苦闷地总结,你的回答就是她的下一个问题。

    据说,S同学昨晚只纯洁滴问了W同学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是单反啊?

    我知道,这意味着你将从仿生学开始讲起。

  • 香港闹了几天,我天天看亚视的现场直播。
    前几天韩国农民还在警察划定的示威区,只爆发了一些小冲突,警察用胡椒喷雾和警棍,噗噗噗噗~~~~~
    昨天还有集体跳海,维多利亚湾,扑通扑通~~~~~
    亚视说今天下午4点爆发大规模冲突,警方出动了高压水龙、催泪瓦斯和装甲车

    刚才插播警务署长的讲话,让香港市民全部离开湾仔区,警方要重新控制湾仔
    湾仔和铜锣湾都禁入啦。
    我的第一想法是,湾仔之虎现在在干什么呢?新义安又在干什么呢?场子都歇菜了,好多兄弟要养啊。
    记得天林叔拎住裤头对姜大卫说:那就打喽,如果整条街都没有代客泊车会怎样?
    一辆车都没有就不怎样喽,香港黑社会哪有韩国农民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