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愚蠢的客观性 - [好句子]

    2012-05-21

     

     

    愚蠢的客观性是我的敌人。——Pauline Kael

     

    她是《纽约客》的影评人,写了快40年的影评。她几乎是一个攻击手,除了攻击电影,还攻击(可怜的)《时代周刊》和《纽约时报》。

    她的著名言论有这些:

    《美国美人》——“那些教养良好的自由主义者难道看不出这个影片的每个情节都在拍他们的马屁吗?”

    《教父》——“垃圾能结出艺术之花的终极标本”

    《西区故事》——“蠢才们试图以高度的严肃性来吸引眼球”

    其实后一句话真的可以送给所有中国电影,中国电影坏就坏在这些非常努力的蠢货身上了。

    看过一篇访问,作者描写Pauline Kael和戈达尔对谈的场景,Kael越来越愤怒,最后对着戈达尔破口大骂:“变态!”然后拂袖而去。

    还记得Monk里有一集,Sharona的女儿参演一出戏剧,结果被某著名剧评人痛骂,其言辞简直可以让演员自杀了。Sharona不屈不挠地去和剧评人作斗争,最后发现剧评人当时离席杀人去了,根本没有看到她女儿的表演。

    说回正题,没法不喜欢这种调调——愚蠢的客观性是我的敌人。蠢货们总是要求所谓客观性,但他们自己也说不出客观性是什么,夸你就是客观性了?评论者就是应该和对象保持距离,恶毒尖刻,垃圾就是垃圾。

    混圈子,是中国评论界的通病。

  • 美国 - [好句子]

    2012-04-04

     

    大牛就是大牛,写个游记写到丧心病狂。让•鲍德里亚的《美国》一书中的好句子,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先抄下来再说。

     

     

    在这里,大街上独自思考、独自歌唱、独自吃饭、独自说话的人的数量难以置信。可是,他们并没有彼此叠加起来。恰恰相反,他们彼此扣除,而他们之间的相似性是不确定的。

    然而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孤独:大庭广众之下准备一餐饭的人的孤独。在一堵墙边,或在他的汽车引擎罩上,或沿着一个栅栏,独自一人。在这里,到处可见这种场面,这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场景。比贫穷更悲伤,比乞丐更悲伤的,是那个当众独自吃饭的人。没什么比这更与人或野兽的法则相抵触。因为动物总是彼此分享或者争夺食物为荣。那个独自进食的人已经死了(但独自喝酒的人却不是,为什么呢?)。

     

    电视揭露了自己的本质:它是另一个世界的视频,它事实上没有在和任何人说话,只是冷淡地传输着它的影像,却对自已传输的讯息漠不关心(我们很容易想像,人类消失以后,电视仍会继续运转)。总之,在美国,人们拒绝看到夜晚或休息时间的来临,也拒绝看到技术进程的中断。一切都必须时刻运转着,人类的人造力量必须不能松懈,自然循环的间歇必须被消除。

     

    迪士尼所面临的痛苦和失落正是我们大家现在努力追求达到的东西。

     

     

    他还说过另外的一句话:“只要有三个知识分子在场,我就选择逃走”。

  • 撂狠话(3) - [好句子]

    2011-08-15

    “吹鸡”以前做嘅野,我照做。你倾生意,我会以“办事人”身份同你搞,所有利益全部归你。一齐打返野,我唔要多,大家照分。下一届,我会全力支持你做“办事人”。

    如果你系都要挆支旗出嚟,这两年我乜叉都唔做,摞成个字头打你。我预两副棺材,一副你,一副我。

    一齐行,定系前面灯口落,你自己决定。

    ——《黑社会》

     

    这段话是阿乐和大D谈判的时候,阿乐说的。还是粤语的比较有气势,因为粤语词短,比较精炼、斩截,虽然阿乐是笑眯眯地说,但肃杀之气溢于言外。普通话说起来就比较长,比如下面的翻译:

     

    “吹鸡”以前做的事,我照做。你谈的生意,我会以“办事人”的身份替你搞定,所有利益全部归你。一起打回来的东西,我不多要,大家照分。下一届,我会全力支持你做“办事人”。

    如果你一定要另起炉灶,这两年我什么都不干,带整个帮会对付你。我会准备两副棺材,你一副,我一副。

    一起走,还是在前面红灯路口下车,你自己决定。

     

    普通话是广域工具,很多俗语、比喻、黑话和脏话都没法表达出来,是要差点气势哈。

    这段话是典型的阿乐风格,冷静、冷酷、威逼、利诱、全局意识,暴躁的大D在他面前完全发挥不出来,所以最后还是挂在他手上。

    任达华演得非常棒,我最喜欢的是他在《黑社会》、《PTU》中的表演,还有在《梁山伯与朱丽叶》里被捅了一刀的老大,就手抬起来指那几下,我就觉得值回票价了。

    当然,梁家辉也相当棒。他总是什么都可以演,暴躁的黑社会、文弱的知识分子、官员、商人、明星、小混混、小市民还有色迷迷的段皇爷,演什么就是什么。牛逼的。

    至于《黑社会》的评论,我就不说了,再多过誉之词也合适。

    顺便说一句,大D和吹鸡谈判的那个酒楼——“八点钟,有骨气”,在广州也有店,改名叫有福气,天河东路65号,那儿的骨头煲和芝士焗番薯很好吃。不过,每次去我都心有余悸,担心会碰上黑社会讲数。

  • 撂狠话(2) - [好句子]

    2011-07-11

      邪恶的敌人以他们的暴虐和专制让正义的人们感到四面楚歌。然而那些以博爱和善良的名义,引领弱小者穿越黑暗峡谷的勇士,必将得到神的护佑,因为他是他的同胞的真正的守护者和迷失孩童的挽救者。
      我将满怀仇恨和无比的愤怒,灭掉任何企图毒害和屠杀我的同胞的敌人。当我将复仇之火射向你的那一刻,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叫做耶和华。
      ——《低俗小说》

      其实,我觉得就最后一句最狠:当我将复仇之火射向你的那一刻,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叫做耶和华。  
      然后对方冷静地说:好吧,你知道我的名字叫做孙海英吗?

     


  • 撂狠话(1) - [好句子]

    2011-07-07

       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使你的愿望落空。
      ——查尔斯·蒙哥马利·伯恩斯(Charles Montgomery Burns),《辛普森一家》

      我记不清这句话是出自哪一集了。总之是荷马·辛普森搞砸了一件事情,他很恐惧地问伯恩斯先生:“你会炒掉我吗?”
      伯恩斯说:“不,不会,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使你的愿望落空。”
      额。。。。
      伯恩斯是春田核电站的老板,他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压榨员工。但实际上他是我在《辛普森一家》中除了巴特·辛普森之外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因为他的确个性鲜明。
      伯恩斯先生喜欢把双手手指对拢,呈金字塔形,《财富》杂志有一期的影响力专题这么说道:

      “扬斯顿州立大学(Youngstown State University)的斯蒂夫·埃利森通过研究发现,如果让两个人处在一间屋子里,影响力小的那位在倾听时往往寻求更多的目光接触(意思是:‘看见了吗?老板,你说的一切我都接受了’),而说话时往往不愿直视对方(意思是:‘我在表达自己的想法,对你并不构成威胁’)。另外一些研究也显示,影响力大的那位通常笑得很少,坐姿更为古怪,而且更习惯‘用两手手指做成尖塔形状的手势’。埃利森说,福尔摩斯和卡通电视剧《辛普森一家》(Simpsons)中的伯恩斯先生都经常做这种动作——显示自己居于主导地位。这种姿态在‘恰好与视线平行’时最有威力,他说,‘这样,你只好透过另一个人的手来观察对方。’”

      这是伯恩斯的招牌手势,就如同Dr.Evil喜欢把右手反过来小指放在嘴角一样,也是一种招牌手势——Dr.Evil喜欢的另一个手势是双手做V形,然后食指和中指同时弯曲,我不知道这个手势是不是Dr.Evil原创,但这个手势流传极广,据我所知,乔治·W·布什先生就很喜欢这个手势。关于手势似乎真是一个庞大的人文话题,下次再说。

      话扯远了。。。。伯恩斯那句话够狠吗?我觉得不错。

    伯恩斯只有四根手指哦

     

     

    不解释,据说《辛普森一家》在阿根廷很受欢迎。这是2010年10月20日冠军联赛对哥本哈根的时候,公主进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