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武侠的梦 - [存在感]

    2010-11-30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当时就挣扎着醒来,想着如果不记下来,再昏迷过去就一定会忘掉的,所以拿起手机拼命地记下来。md,在半梦半醒之间要移动手指还真是困难。。。。以下为整理后的版本:

     

      在这个梦里,我的身份设定是一个杀手,场景大致是日式和泰式的混合,竹木建筑,整个色调偏灰,但也有突然跳脱的鲜艳颜色,类似赤穗四十七那种调调。

     

      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因为不忍杀某个人(好像是妇孺什么的)而被组织拷打。他们把灯泡塞在我嘴里,然后打脸。嘴里的皮肤全被割成一片一片的,血都汪在嘴里,实在受不了了,我就瞅机会逃走了。然后就是追杀戏。

      在建筑群之间攀爬,各种攀缘、荡索。我最擅长的就是荡索,有一次假装失手摔下悬崖,落下时抓住另外一条绳索荡开,藏匿在绝壁的一个豁口里,以为这样可以骗过追杀者,没想到还是被锲而不舍地发现了。接下来是荡索跳到峡谷河流上的摩托艇上,又是一场追逐。

      第三幕是逃入了村落。我三天没吃东西,实在是饿得手脚无力,躲在一户人家院里,墙根有一大堆脏衣服,我就藏在里面。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眼前的黑暗突然被揭开,两个全身黑色的人抓住了我。我被套上了头套,不知有多久,也不知被带到了哪里。突然,头套被去掉,眼前是一个很大的榻榻米房间,一圈黑色的人或坐或立地散布四周。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人,穿着五四青年装,他不是我原来那个组织的头目,是另外一个组织抓住了我。
      我于是对他说:“I`m murderer,give me some food,I can do everything for you”(原文如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对日本人说英文。。。。)说话的感觉特别清晰,嘴里破碎的皮肤搅拌着半凝固的血块,说话非常艰难。

      他要求看看我的实力。第一次是拳脚,我失败了,第二次是十文字枪,依然失败了。我是用刀的,武器架后面的墙壁上有三套刀挂成品字型,我选了上面一套和左下一套的两把打刀(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是把记得的细节写下来。。。。)。然后要求吃东西,之后我就赢了。

      之后我就被这个组织收留,专门执行脏任务。这一幕非常短,没有什么记忆了,如果是张艺谋,肯定就用画外音带过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听见外面喧闹起来,突然一个人就逃进了我的房间,一照面却是我的女儿。我逃走之时,就把她交给一个朋友藏了起来,没想到组织最后还是找到了她。我现在的组织成员挡住了追杀者,僵持一阵之后他们退走了。
      第二天,我路过现组织头目的房间,听见他和人讨论说,那家组织的势力很大,为了我得罪他们不值得。我于是推门进去说,我可以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会为难。他们同意了。

      我和女儿上路。在路上遇到了一队官家车队,就和他们混在一起走。在某处,前方突然出现了拦路的人,我知道我被现在的组织出卖了,他们把我离开的路线透露给了追杀者。我担心拼杀起来,官家队伍会知道我身份,这样就腹背受敌了,于是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之后是漫长的逃跑和追杀。

      接下来是大戏了。
      我拼命逃去一个村庄,路边放着一顶轿子,很矮小,我瞟了一眼,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含义。高耸的院墙挡在面前,我拉着女儿的手,把她甩上墙,然后自己纵身上去,在建筑顶上不断跳跃攀爬。等爬上村庄最高的塔楼,却发现整个村庄里早有驻扎的武士,却是那支路上遇到的官家车队。他们也知道了我的身份,有人爬上来,被我杀了两个,他们不再上楼只是不停地射箭。女儿只有一把弓,却没有箭,我于是接住射来的箭,交给女儿,她箭法很好,我们暂时无虞。
      我发现官家武士开始排列阵型,打头的都拿着巨大的木槌,他们打算围拢来摧毁塔楼的支撑。他们已经攻进了塔楼的底层,我感觉到一阵阵的震动和木头柱子破碎的声音。无法可想只好做最后一搏,我掉头向下扑下去,一层一层连续劈开楼板,一直坠落到底层(独孤九剑的破剑式有没有看过有没有看过有没有看过!)。
      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我只有一刀的机会,可面前有三个人,于是一刀穿透第一个人的脖颈,从右侧脖子杀入,左侧杀出,向下一拐,捅进第二个人的左胸,刀刃割在肋骨上咔咔作响,再一使劲,穿透他,捅进第三个人的喉结,最后这一下,已经完全没力,但好在喉结是要害,我只听得咔嚓一声,以为是刀尖断了,但看见第三个人的眼睛正视着我,他眼里凶狠的光芒渐渐的就黯淡下去了。血突然就喷出来,三个人的伤口向着无数个方向喷出来,还混杂着气泡和粘稠的血块,实在蔚为壮观。(各位大导各位武指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啊。。。。)

      人太多,我杀了很多,但终究还是很难打开局面。我就看到有一个个子矮矮的蒙面青年武士在远处指挥若定,要搞定他才有活路。杀过去,劫持了他,官家武士一下就安静了。慢慢退出院子,劫持青年武士逃到了僻静之处,我放了他,准备和女儿离去。他却突然揭开头套,原来是个女的。。。。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她是官家的公主,那顶轿子是女式的,所以矮小。
      之后的情节我忘了,大概没有激情戏,有我会记得的。。。。

      镜头一转就是数年之后,我已经藏身于普通人之中。带着女儿上街,道路两边都是高大的银杏树,满树都是金黄的叶子,道路上也铺满了金黄的落叶。我惊异地发现道路两旁、树下全是新建的木头架子,上面设有悬索,就像秋千一样。很多小孩在上面荡来荡去,就像我当年逃走时的荡索那样。女儿闹着要去玩,说你去一定最厉害呀,我什么也没说,拉着她走了。

     

     

    以前我还做过这样的梦:

    做了个飞天遁地的梦    电视梦    梦魇    又一个怪梦    貌似春梦       

  • 一? - [存在感]

    2010-08-08

    博客大巴现在出新功能了?

    刚发了一条博,里面有艳[威武的blogbus的神圣过滤器]照一词,我以为是过不了的。结果它并没有用女中音提醒我:你的博里有敏感词哦,如果你不敏感词,那我们就要敏感词了哦。。。。

    就这么就发了。。。。

    然而,敏感词变成了***

    还好,比以前让我去猜女中音的心思要稍稍好一点点。。。。

  • 无冕之王 - [存在感]

    2010-07-12

     

     

    人请起来不走,鬼撵起来飞快。。。。

    四川话这么说那些好的不学、光学坏的人。荷兰就是这样。

    昨晚要是小白不来那一下,就要拖入点球了,简直就是败坏荷兰的名声。世界杯史上只有两次决赛拖入点球,两次都是黑塔利亚搞的。黑塔利亚的确是最坏的榜样,耍死狗夺四次冠,谁都眼红。

    说实话,现在的荷兰实在是太烂了,后卫跟屎一样,打法太简单粗糙了,白白浪费了佩西哥。

    不过,好在无冕之王的称号保住了,我们继续努力。。。。


    大叔,别在西班牙混了,巴萨都撵你出门了。。。。照拂一下你家荷兰吧

     

     

  • 罗本: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斯内德:我不爱笑。

    罗本:伯纳乌。

    斯内德: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