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5月28日 - [存在感]

    2012-05-28

    地震

    文件丢失

    六种最高人类

    5510

     

    话说我梦到地震了,结果就真地震了。5月28日10时22分,河北省唐山市市辖区、滦县交界(北纬39.7度,东经118.5度)发生4.8级地震,震源深度8公里。

  •   师父被抓走了。
      我虽然头疼欲裂,但也清醒地明白这个现实。刚才跟黄风怪打得时候,完全是依靠激情在作战嘛,从技术上讲,我一点也打不过他,他一吹就是风沙漫天,我立刻就头晕脑胀。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蹲在地上想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去向十殿阎罗搬救兵吧。为什么不是其他神仙?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好了,既然有了决定,一切就好办了。
      我记得我跑了两趟,第一趟怎么回事我忘了,第二趟我还鬼鬼祟祟的,因为我知道前一趟我把守门的两个小妖给打死了。来搬救兵居然把恩主的手下给打死了,实在是乱来,可是他们的确太烦了嘛,手伸着要这要那,各种刁难,本来就头晕脑胀、心烦意乱,气上心头抽出棍子来噗噗两下。
      不过这下可就麻烦了。所以我得悄悄地进去,可还是被发现了。有趣的是,这拨小妖反而消停了,求我帮他们向阎罗要两颗仙丹,好救那两个死尸。
      好吧好吧,只要放我进去,一切好说。
      进得门来,突然想起,md,十殿阎罗啊,十个场所,迷宫一样,我上哪儿找去啊!只能走走看吧。
      推开宫殿大门,奇怪了。这里居然是格子间,十位阎君都在啊,他们合署办公了。
      “秦广王在哪里?”刚开口,远处一个OL站了起来,黑丝短裙,对我招了招手:“办事么?这边来。”秦广王,你也太现代了吧。。。。
      我走了过去,秦广王的办公桌前已经排了几个人了。一个中年猥琐男站在最后,穿着很不干净的横纹衬衣,几颗扣子都掉了,他旁边的凳子上摆着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我伸手去拿水瓶,想给自己找个座,那个猥琐男说话了:“喂!这是我的位置!”
      “你的?你不是坐着嘛?”
      “我的水也要坐一个位置!”
      我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气太不顺了:“尼玛你是谁啊?你太嚣张了吧!”
      猥琐男递过一个小碟子:“自己看!”
      碟子里放着一片小芭蕉扇,就像一块饼干那么大,很精致,“信不信我一扇子扇死你?!”
      牛魔王了不起啊!劳资越发来气了,一伸手直接把饼干拿起来吃了:“你扇啊!劳资一棍打死你!”
      好吧,开始打架。其实也没有多厉害,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嘛。旁边有人来劝架了,我抬头一看,是我的保险经纪人,你怎么在这儿啊?这儿是地狱啊?
      “我来推销保险嘛,你们不要打了好不好,有什么不好谈谈呢,打起来一团糟,生意都做不成了嘛。”
      我气哼哼地坐下,猥琐男拍我肩膀,“好啦,不打了,大家都是过路人。呐,拿着。”递给我一盒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一盒叉烧饭。
      叉烧其实还不错,吃着吃着,我就想起来了:“咦?秦广王呢?秦广王怎么不见了?我还找她办事呢?”
      秦广王去哪儿了呢?我不知道。

     

     

      因为我醒了。。。。

      

  •   我家很大,长方形、宽阔的房间有四五个,并排在一起,前面则是宽阔的平台将它们相连。每间房里都没有东西,只不过每个房间的右上角都设有一个马桶。虽然每间房都一样空空荡荡,但我清楚地知道每间房的不同用途。
      我在各个房间里游荡,从最后一间房出来,是一个房间大小的平台,也就是说,等于是一间没有四面墙和屋顶的房间,这里的右上角也有一个马桶。我盯着那个马桶看,心想:这个马桶有些奇怪哈,如果在这里便便,岂不是被人看到?然后我又想:其实每间房都有马桶是什么意思呢?有必要么?
      正在我想的时候,背后有人说话。我转头一看,背后是一个深渊,深渊之上的空中是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吊桥(有没有打过CS的aztec地图?比那个复杂就对了)。声音是从深渊底下传来的,是两个人在聊天,我仔细一听,是我的高中同学A和B在聊天,仿佛宿舍夜谈那种,高谈阔论,从妹子到中东政治不一而足。
      我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吊桥群,然后向下面喊:“A!你在干嘛?”下面,他们还在继续聊,没听到。我又努力地喊:“A!你听到我吗?”我身边一个人冷冷地说:“你这样,他们是听不到的。”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棒球外套的、戴着棒球帽的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我不理他,继续喊:“A!”
      他说:“如果你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你是喊不答应他们的。没有名字,就没有他们。”我觉得他很烦,就甩手向前走,他却一直在后面默默地跟着我。
      走过深渊吊桥群,与之相接的依然是地上的木板平台(所以我家整个就是大峡谷边上的度假旅馆就对了。。。。)。我讨厌这个人跟着我,猛地转身对他说:“别跟着我!”他站住了,冷冷地对我说:“名字!”
      我突然醒悟了:对啊,名字!我喊“A!”,他们会以为我在喊“哎!”,所以“A!你在干嘛?”就等于“哎!你在干嘛?”,没有具体指向嘛,怪不得他们不回答我。可是他们的名字呢?我拼命地想,A的确想不起来了,那B呢?我突然想起来了,B的名字叫范X(此处为作者隐去,梦中是想起来了的。。。。)。我对着棒球衫男人大喊:“我想起来了!范X!”
      棒球衫男人突然摸出一个什么东西,袭击了我的左眼。我左眼火辣辣地疼,我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逃命,在回廊之间奔跑。打通了急救电话(忘了是怎么打通的了,实在不行就用旁白交代吧。。。。),我坐在地上靠着栏杆喘气,急救医生就来了。
      医生是个中年妹子(好吧。。。。),她检查了我的眼睛,问:“没什么问题啊?你打什么电话啊?”我说我的确被人攻击了呀,可能是化学药剂吧,医生坚持说我眼睛没问题。正在争执,我看见棒球衫男人又冲过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七八个各种各样的人,都恶狠狠的,看样子又要对我不利。我爬起来,拉着医生就跑。
      一番追逐。
      棒球衫男人及其帮凶围住了我们,但他们没有阻拦我们,而是随着我们慢慢走,只是围绕在我们周围,用各种眼神盯着我。我贴在医生的耳朵边小声地说:“你是看不见他们的,对吧?”医生见我神态如此,也小声地回答我:“我的确什么也没看见,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明白了,他们是鬼!(《我的左眼见到鬼》?md,我申明,我没看过这部烂戏)此时,我们还在回廊群中慢慢地走,一双双手从回廊栏杆外向里面伸了进来,我很害怕,不过我看到这些手里都握着纸团,它们似乎想塞给我。
      有几只手成功了,我拿到纸团的一瞬间就明白了:纸团里写的都是现实,只要不忘记这些现实,我们就不会忘记我们身处的是现实,现实中是没有鬼的!那些手仿佛受到了鼓舞,更加踊跃地向我塞纸团,我的口袋、手里立刻都装满了,我一面不停地把纸团递给医生,让她收起来,一面不断接过纸团。
      此时场景已经到了峡谷底部,围着我们的各种人也越来越多。一个小男孩在他父亲的鼓励下,把一个纸团递给了我。我身上实在找不到地方放了,就把纸团捏在手里,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把纸团展开。
      纸团是一份旧报纸残片,上面是一条旧闻,某家火灾,两父子双双遇难,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当时就疯了(此处为作者的夸张。。。。),转身看着那两父子。他们笑盈盈地看着我。
      他们都死了多年了!他们也是鬼!那纸团到底还是不是现实?我还在不在现实?还是说有些现实可以证明现实不是现实?(虽然我是逻辑帝,但毕竟是在梦里,功力发挥不出来。。。。)
      我很害怕地问医生:“怎么办?我们可能出不去了?”医生很茫然地看着我:“是吗?出哪儿去?”听到她的这句回答,我意识到最后的现实也幻灭了,我缓缓地盯着医生,很痛苦地说:“医生,你暴露了。”
      医生很惊慌地问:“啊?是吗?怎么了?”随即,她看着我坚定的眼神,慢慢地,皮肤一点一点溃烂掉,露出她的原形——是一个秃顶中年男,当然是死去多年腐烂的样子。(我擦,这场戏叫做软妹制服控的幻灭吗???!!!)
      这样,我就彻底陷入鬼群当中了。我tm也无所谓了,既然如此,那就来嘛!我一个动作就是两根指头插进了那个小男孩的眼眶,然后一个手刀砍断他父亲的颈椎。来嘛!大不了劳资死给你们看嘛!
      之后连场动作戏。奇怪的是,我一开打,鬼怪们反而不怎么凶悍了,他们都围在周围,不太上前。
      突然,能见度降低了很多。我仔细一看,发现是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身处海底。
      既然是水,那么我就要走了!我在海底奋力一蹬,向上游去。鬼怪们也不再追赶,抬头望着我慢慢浮上去。
      视线扫过一层层船舱切面,原来我是在沉没多年的失事轮船里。一层层的船舱里有着各种不同的浮尸,非常恐怖。我一面心惊肉跳,一面想:原来那些鬼魂都是遇难的人。头顶上的光线越来越强,我想这场旅程终于要到头了,到底还是身处现实世界啊。
      哗啦一声水响,我冲出了水面,停在空中,低头看着水下的轮船影子,心里还是吓得不行。
      “卡!”岸边传来一声喊声。我转头一看,整个剧组的成员都在岸上忙着,几个人忙着操作威亚,导演很开心地对我喊:“不错!情绪很到位!”
      你mb!劳资原来在拍戏???
      我上了岸,一面很愤愤不平,一面还心有余悸,拿着大毛巾擦头,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四处看。大家都在忙啊。
      不远处的两个人大概是在拍丧尸戏吧,一个人拿着雷明登一枪就轰开了对方的头,然后那个稀烂的残骸里面又慢慢长出了一个头,小一点、但很新鲜的样子。(参见《MIB》。。。。)我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的表演,心想这特技还不错。长出新头的苦逼对着我的方向说:“XXX牌再生灵就是好!”(其实他台词内容我记不清,但就是在推销一件可以断肢再生的产品。。。。)然后,那人又开始用炸弹,就不赘述了,又是再生的戏码。
      他对着我的方向说广告词并不是对我说话,而像是对着镜头说,他们的表演形式不像是在现场演戏,而像是在现实中插入的广告。不知道大家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总之我明白了,我想:md,现实中还插广告,太烦了,什么烂剧情嘛,简直是坑爹。
      他们又用炸弹炸掉了对方的胳膊。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过去,看他背后有没有机关。站在断肢人的身边,我观察到,并没有机关,他的胳膊真的是自己长出来的!
      我擦!又来?果然,岸上的这些个剧组成员都缓缓地转过头盯着我,他们脸上渐渐浮现出尸斑。(好吧。。。。鬼片变丧尸片。。。。)
      我抢过那个丧尸手里的雷明登,直接就对他头上开了一枪,他的头立刻爆了。我的判断是对的,既然现在是现实,那么枪也是现实,那我就只能如此了。
      B级片还能怎样?就是杀杀杀嘛。杀丧尸的戏码不多说了。最后的boss当然是导演!场景是在木板走廊里。(所以搞了半天我还是在深渊边的度假旅馆。。。。)一场血腥厮杀之后,我搞定它了。
      然后我醒了。。。。


      这是3月1日凌晨3点40分做的梦。醒来之后,正在回忆,突然手机一响,吓了我一大跳,短信!md!是要吓死爹啊,还是要继续嵌套啊?
      短信内容公布如下:

      您好!急 需借 款吗?我们可以帮您!好借好还,全心助力您的发展。息·每年百分之十五,电:18273382738李总《请保存》

      这tm才是真正的现实!!!坑蒙拐骗外带语文不及格标点符号永远用不对的白痴们!

      有朋友肯定要问:“清穿呢?清穿在哪儿呢?”md,就不许我标题党一下吗?要看清穿去看电视啊!

  •   【致困师】
      原本指居住在冗余水道一带的部落巫师,因其能使人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而得名。他们的主要手法是将对方催眠,然后用索饵引诱出对方的精神线,再用凝神之锤捶打。受害者则会同时处于清醒和昏睡两种状态,永远不会睡着,也永远不会醒来,其痛苦超过所有酷刑,并且直到永远。
      融合纪元后期,一部分致困师服务于各军团,用他们的法术来逼供,致使许多人终身留下巨大的痛苦。融合纪元结束后,数理纪元开始,各军团一致通过将致困师视为不可饶恕的人,将其驱逐。冗余水道也被填埋,即现在的破表盆地一带。
      现在仍有致困师存在,但他们已经不再群居,相互之间也不再有组织联系、血脉联系和师承关系,他们都在地下活动,因为致困师仍然是非法的。

      【凝神之锤】
      致困师使用的主要法器。制作非常复杂,含有致困师本人的精神力。对于致困师来说非常宝贵,但对于其他种族却毫无用处。消灭致困师的主要办法就是毁灭凝神之锤,致困师会随着凝神之锤的毁灭而死亡。

      【散(4声)魂】
      指被致困师使用法术的人。他们除了会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之外(见【致困师】词条),两肋还会一直有戳刺感。这导致人会不自觉地挠自己的两肋,直到皮肤龟裂,生出鳞片。他们完全丧失自主的行为能力,但仍存有模糊的感知能力,知道自己在哪儿、在做什么,但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某种程度上,又会成为具有破坏力的种族。

      【赵主席鸟】
      一种生活在达吉平台雪线以上的生物,外形似鸟,叫声为“英思拉符迪”。最早发现它并为之定名的是英思拉人,奉其为种族的守护神。现在已经很难考证这种鸟为何被称为赵主席鸟,难道发现它的那位英思拉人姓赵?可是英思拉人的社会中并没有主席的设定。

      【光照日】
      在漫长的黑暗世纪中,突然出现阳光照射的那一天,具体日期已经不可考。但光照日的出现,使得人们开始觉悟到光明和自己的关系。光照日之后,黑暗世纪又持续了较短的一段时期便宣告结束。
      最早传播光照日信念的是洛伦森人,他们也因此受到迫害,据说残余的洛伦森人已经迁往地下的胫骨墓穴定居,他们也成为唯一没有看到黑暗离去、光明到来的种族。

      【结法意象】
      具体的象征形象已不可考,但普遍认为结法意象是崇圣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着古代奥义的再次降临。

     

      那啥,这就是我刚才做的梦。5点过才睡,结果就一直在迷迷糊糊中做梦,梦到的全是这样的词条。我不是说我梦到一本词典摆在面前之类,而是直接梦到词条。md,就像智子刷在脑海里的那个样子。
      与此同时,两肋像被人用指头戳一样,每当要睡着就觉得难受而一激灵醒来,然后周而复始。只好爬起来清醒一下。
      太难受了,是不是吃的感冒药里有致[敏感了敏感了][敏感了敏感了]剂啊。。。。

  •   这是我第一次跟团旅行,这次的旅行让我有了一个认识,那就是:绝对不要跟团!再好玩的地方,旅行团都可以把它变成垃圾。
      每天6点半起床,然后在大巴上滚一天,睡到发型乱成一团,然后下来睁着通红的眼睛照相,然后上车继续滚。真tm无聊。。。。
      不去旅游景点会死么?不去免税店会死么?不买包包会死么?不买毛绒玩具和塑料水杯会死么?不买木头雕刻和贝壳纪念品会死么?不出剪刀手会死么?不拍写真会死么?不吃团餐会死么?不让导游讲黄色笑话会死么?
      会的!他们真的会死的!
      于是我就郁闷了一路,我唯一的收获就是失败的教训,让我知道哪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哪些地方是不值得去的。
      那么,写下来吧,一个失败者的前车之鉴。

      首先,绝对不要跟团。
      自己去好了,自由行不是马上就要开了嘛。我个人觉得,台湾有两个地方值得待多少天都行——台北和垦丁。
      想想看,民国100年,有多少演出、展览、活动、电影可以看,为什么不呆在台北呢,为什么要去滚大巴呢?
      故宫需要一天吧,国父纪念堂、101需要一天吧,中正纪念堂、阳明山、大溪这些地方也需要用天来计算吧。别问我,我只分别待了1小时、45分钟和25分钟!tmd旅行团!
      逛逛街也需要好几天吧,找找那些小书店也需要好几天吧,就在街上看妹子也需要好几天吧。
      台北玩够了,就去垦丁。
      从台北火车站坐高铁直接就到高雄左营站,高铁票在7-11这些便利店都有卖,24小时卖。一个半小时到了左营,出站就有高雄的捷运(地铁),也有大巴直接到垦丁。
      垦丁应该住下来吧,住在垦丁大街的那些旅馆、民宿都不错。白天去看看海、晒晒太阳,晚上在垦丁大街上溜达溜达,吃吃宵夜、喝喝小酒。
      六福庄就是《海角七号》里的那个酒店,的确不错,不过比较偏僻,周围啥都没有。如果愿意在酒店里泡着倒也是好地方,不过晚上可没有什么街可逛,酒店里也没啥吃的。
      垦丁的几个景点其实也没啥意思,就是海岸、礁石嘛,逛逛无妨,不看也可。垦丁的重点就在于躺着。
      阿里山日月潭太鲁阁什么的都忽视吧,山山水水有什么好看的,作为四川人民的我,还有什么石头山是没有看过么。。。。高雄、花莲什么的也忽视吧,如果你有时间,去住几天无妨,不过作为景点实在没有看头。

      费用。
      说实话,台北并不贵,街头吃碗饭什么的也就几十块,很多“吃到饱”的店也就是三四百一个人,随便吃。旺德福请我吃了顿烧烤花了一千多,牛肉敞开供应啊,也就是人民币三百多嘛,还没有广州贵。
      住旅店只要不是上星的,便宜的一千多、贵点的两三千。全部除以4.3吧,看看多少人民币。南部就更便宜了。完全不用介意费用的问题。所以,我知道为什么香港人都喜欢去台湾玩了。

      上网和通讯。
      这个对我最重要了。大陆手机无论全球通还是动感地带,在台湾都可以漫游。动感地带发送KTTW到10086就开通了,全球通我不知道,自己问问吧。打电话完全没问题,费用也不算太贵,好像是打当地1.99一分钟,打回大陆3.99一分钟,短信0.3一条,记不清了,差不多就这样吧。但是我发短信回大陆老是有延迟和丢失的现象。
      手机上网怎么办?台湾几家电信运营商中只有台湾大哥大有预付费卡,其他的都是需要登记的月租卡。台湾大哥大的这种预付费卡很划算,分为1天、3天、5天三种,分别是100元、250元、350元(台币!),不限流量随便整,反正按天算,天数到了就over或者充值,而且里面还包含了一定量的通话时间。。。。这真是手机上网族的福音啊,有E5什么的就更赚到了,买一张这个卡,iPad、笔记本什么的也能随时随处用了。注意:台湾大哥大是WCDMA格式的,也就是联通那种,看看你自己的手机和E5的支持格式吧。
      街头也能找到上网的地方。全岛的7-11都有免费WiFi,SSD名字为7WiFi,搜到、登陆,打开一个网页会自动跳转到它的登陆页面,输入你的手机号(大陆手机为86139XXXXXXXX)注册,它立刻就发一条短信给你,里面有登陆密码。然后,用手机号和密码登陆一次,就可以上了,以后就不用登陆啦。满街都是7-11,以后看见招牌就奔过去吧,靠在街边偷信号。。。。喂!时不时也要进去买瓶水帮衬一下吧。
      远传电信跟其他的便利店也有类似的合作,不过其他便利店少,我就没有试。
      捷运站、火车站内也有免费WiFi,走哪儿都看看你的WiFi列表吧。
      国父纪念堂里也有。。。。SSD名叫做yatsen。。。。不过要去服务台登记个证件号才能拿到密码。
      在通化夜市吃宵夜的时候搜到很多WiFi热点,名字都很奇怪,没有设置密码,连上就能上网。我以为是谁家的,问了摊贩才知道,“是市政府设置的啦,市政府以后还要设置更多免费WiFi热点”。市政府真好。。。。

      其他。
      不能不说,和台湾的城市化相比,我们的城市真是垃圾,他们的生活便利程度实在让人很无语。7-11可以叫出租车,用传真电话打给出租车公司,选择你所在的店面,出租车就来店门口接你,多付10块钱给司机而已。便利店里有各种演出、表演的票出售。诸如此类,我是没有时间去探索了,只能寄希望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