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豚疫看来没什么大碍,就算有什么,成都人终究是成都人,戴上口罩麻将还是要打的。

      我已经收到好几条笑话了,一条是这样的:
      你想休假吗?
      你想带薪休假吗?
      你想带薪休假而不动用年休假吗?
      兄弟姐妹们,现在机会来了!只需打的到省医院传染病隔离病区,勇闯数关,与中国首例H1N1亲切会晤,成功者即可享受至少连续七天的带薪休假。休假期间食宿全包,更有专业人士全程服务,享受省级待遇。更多惊喜请咨询省疾控中心或拨打24小时服务热线120。

      另外一条是这样的: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灾区人民。
      今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疫区人民。
      去年在外面躲地震,今年在家里躲流感。
      去年没事不要呆在房里,今年没事不要到外面晃。
      ——成都,一个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一周年,很多人都很激动。网络上新闻的标题大致是“地震一周年将至 各路明星蜂拥入川”,而一位朋友的msn签名大概意思是“一周年,明星名人不要来做秀”,第二天,他的签名改成了:“看谁还敢来!”
      《南京!南京!》还没冷,现在大家又有话题了。想感动别人的把自己给感动了,跑去挖深度的发现自己最有深度,想装B的结果就变成B了。

      快女将出,广电总局有禁令,放在这个时候还挺特别合适:
      禁止抱头痛哭、禁止泪流满面、禁止狂呼乱叫;不得喧宾夺主、不得喋喋不休、不得胡乱调侃。

      一个朋友的的msn签名是: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

      我跟他说,不如武侯祠的攻心联更有力量: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成都的楹联,我最喜欢两副,除了赵藩的攻心联,还有就是望江楼的一副,不是望江楼的天下第二长联,而是薛涛井旁一个偏院门上的: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

      坐在望江楼喝喝茶,编编笑话挺好的。

     

      (提出豚疫一词的宁同学对本帖亦有贡献)

  • 我很好奇 - [存在感]

    2009-03-09

      从餐馆吃了饭出来,正一边按手机一边走,三个女人拦住了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OK,我从来不介意女人拦住我问我事情,并且我自己也是一个在城市里每天都充满了疑问的人。
      比如,我们家楼下的街道上经常可以看见有人蹲在那儿,面前用粉笔写着几行字,大致上是我身上没钱了我只要两块钱坐车等等。大家都见过吧?他们是旅行者还是实习大学生,他们成绩好不好,为什么随身带着学生证,这些问题我都没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他们在哪儿搞的粉笔呢?
      我了解这个城市,在我站的地方——也就是他们写下粉笔字的地方,方圆一公里以内都没有一家文具店。而且你知道,现在的文具店你可以买到很漂亮的橡皮擦和涂改液以及韩国的各种彩色水性笔,但你买不到粉笔。
      这儿是CBD,这儿是国际化大都市,这儿是国际化大都市的CBD,这就意味着你可以吃到很贵的菜、喝到很贵的咖啡,这儿的茶餐厅都用LED屏幕写菜名,这儿的文具店就卖这种LED屏幕,这儿的书店是用来喝咖啡的。我可以保证,你在这块地方走上两个小时,你买不到一盒粉笔。好吧,你走的更远,你买到了。然后你走回来,在这儿蹲下来,展示你的硬笔书法?你精力真好。
      话说回来,那天那三个女人问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我很高兴地以为她们要跟我聊聊粉笔的事情,结果她们的下一句话是:“你可以请我们吃饭么?我们很饿了。”
      上回我在街上遇到有人打算让我请她们吃饭,是半年前,也是两个还是三个女的。我长得很像随时准备请人吃饭的样子么?
      上次我问那些女的需不需要帮忙报警,她们走掉了,这次这三条女的也一样走掉了。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求助警察的,只要她们愿意回答我几个好奇的问题。
      比如,我就很想知道如果对方真的请你们吃饭,你们真的吃么?他坚决就不给你们钱,就请你们吃饭,那彼此岂不是要浪费很多时间?如果下一个、下下一个也是这样,你们岂不是要撑死?另外,这条街的餐馆真的很烂,你们天天在这儿吃,不觉得倒胃口么?

  •   场景一:古庙。
      我牵着一个小孩转身离开,背后的古庙被重重的栅栏封死了,熊熊火焰从殿顶升起。

      场景二:平原。
      我和一女子(不记得是谁了)纵马飞奔,背后是一群面目不清的黑衣人在紧紧追赶。我和那女子分路逃走,我对着她的方向喊:“快去洛阳阳阳阳阳阳阳”。

      场景三:洛阳。
      客栈里一群人正围坐在炕上聊天,咣当一声,我推开门大踏步走了进来,“郭子仪!别聊了,做大事了做大事了!”被打断了兴致的众人恼怒地拔出剑来,将我团团围住,我却不怕,只看着仍盘腿坐在炕上的那个衣衫破旧的男人,说:“郭子仪!你跟我走,我带你见个人!”

      场景四:我高中的操场。
      一群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踢足球。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操场旁边的塑胶跑道上,一个小孩背对着我们默默地站着,他穿着一身盔甲,背后两个玄黑的大字:“更始”。
      郭子仪何等聪明的人,一瞥之下便对我说:“是时候该我们登场了,我这就去办,给他找个上好的婆家。”

  • 电视梦 - [存在感]

    2009-01-21

      看完阿仙奴再看曼联,已经4点半了,有点支持不住了,于是晕了过去。。。。
      然后,我梦见我去一家幼儿园当老师,一进班级的门,一群小朋友呼啦啦冲过来吵个不停。他们全部穿着英超的小队服,曼联仔冲在最前面,拼命地打车仔,把车仔打哭了。可是曼联仔一激动就会跌倒摔断骨头,所有小朋友们又叫他“玻璃仔”。
      几十件小队服就围着我叽叽喳喳,争先恐后地给我解说战况,每个人的外号,打小报告,还不断地相互殴打。。。。
      我晕了过去,其实是醒了过来。。。。
      原来是没关电视。。。。

  • 边个甘寸? - [存在感]

    2009-01-14

      由于种种原因,居然在9点过就起了床。办完事之后快11点了,跟朋友在上渡路上找吃的。
      社会贤达人士称这叫做Brunch,而我只想找个茶餐厅可以饮茶抽烟吃东西。终于被我看到了表……叔。
      关于表叔和表哥的纠缠,不多说了,反正都是还不错的茶餐厅。
      点了B餐,五香肉丁公仔面+奄列+奶茶,22蚊。。。。已经是香港价了。五香肉丁居然是冻的一坨,明显是挖一坨扔在公仔面上,都不炒开,不敬业。奄列不够嫩,奶茶还行。
      朋友点的是咸鱼鸡粒炒饭,据他说还不错,还有一例炸猪皮炖萝卜,有趣。我试了一下,口感有趣,味道一般。
      现在的茶餐厅似乎都喜欢玩装修、玩概念了,这个表叔装修得比表哥更后现代,黑白色调,全场wi-fi。服务员小妹用电子笔在电子黑板上写“今日特供:手撕盐焗鸡饭,冻饮+2蚊”。
      拗造型的餐厅估计也就靠着滨江东,才这么寸。